新年繁华录

年纪越来越大,敢做的事却越来越少,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肆无忌惮了。


一直很想记录了今年春节的情况,发现很多东西值得记录,但是很多东西却又难以表达自己的言语与感受。

你们知道的,我如果找不到好的契机是懒得动笔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1,假以时日


寒假翻了几十页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看的我一脸懵逼,最后总结一个道理——

我看不懂。


寒假一个半月,过得很惬意,所有的东西都抛之脑后,所有事置之身外。上学期的目标攒三千块钱也已经达成,但没买相机,原因挺多的。


其中一个,我老妈在我攒钱的时候就跟我说了,挣的钱不要全部花完,不管挣多少,慢慢攒起来,以后,总有急用的时候。


正是如此,我开始攒钱了。我不知道自己攒钱为了什么,似乎是,反正我家给我的钱够,然后我也在兼职,所以攒着吧。


就像小时候玩游戏那样,我收集卡片,玻璃珠,魔法卡等等这些,我喜欢么?


还行,没有也行,有也行,也不是多执着。正如我大一时候对我自己的感受那样,欲求不是很多,所以做事的动力也不太够。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攒钱的数字越来越多,心里越来越踏实。


我不知道我在等什么,但是目前就这样也挺好,不乱花钱,多挣钱攒钱。

图片发自简书App


2,四海江湖

回家以后,朋友也会偶尔过来找我玩。我们现在玩得也简单,玩刺激战场的,玩王者荣耀的,拿我电脑打英雄联盟的。


我妈怪我不把水果拿上去给他们吃,结果我返校的时候还剩半箱那新疆梨。


不知道为什么,今年朋友们都急着过来拜年。每次他们说要来我家拜年,我多半不在家,因为我去亲戚家了……


不过得朗初三就来了,民民同志也是那天下午。我穿着拖鞋从楼下下来,拿吃的放桌上,倒水给他们,我爷爷跟我一起陪客人吃东西。


后来,干脆我们几个建个群,约好时间一起过来拜年,吃饭。我们家,订在初九中午,下午去民民同志家。


那天我爸去我表姐家了,我表爷爷过来拜年,跟我朋友们坐一桌,我跟我爷爷招呼客人,老妈在厨房做菜。


其实我觉得,我还小,招呼客人喝酒吃菜这些,我虽然看的多,但让我一个人,我可能不太行。但也还好,表爷爷不喝酒,小表叔也不喝,我给他们倒王老吉,给我朋友们倒酒。老妈给我们每个人抓了一把瓜子,让我们多吃菜,别光顾着说话。


吃完,表爷爷跟我爷爷做门外晒太阳,我们几个在楼上一起开黑,叫上我那个小表叔(比我大一岁,在山西读书)。


突然觉得,一年聚一次已经是奢侈了。我们几个,辽宁一个,南京一个,南昌三个,我在新乡,原来以前书里说的“四海江湖”,是这么深切。今年大三,读大学的第三个春节,2019年。


今年,我没有向朋友们要跨年照片,前几年的我还留着。

照片我自己拍的也少了,觉得没多大必要了,也没拍照兴趣了。


总以为我们离江湖很远,其实,正如“剑未佩妥,出门已是江湖”这句话一样,没什么是准备好的,我们是处在边缘的一群人。


过完年,我们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风一吹,就去往全国各地。

图片发自简书App


3,时光啊,向前向前……

2018年,有很多遗憾,有很多没做好的事,没办法,结果已经出来了,知道不能改变就要学着接受。


接受,也是长大的一种。


我最能控制的就是,自己在北方好好的,等放假回家去。不要让别人担心,因为我的年纪越来越不允许我犯错伤害自己了,我该多考虑身边的人了。


我并不是一个喜欢社交的人,朋友圈有限。春节那天,超超给我打电话。他在驻马店的老家,给吉安的我通话。


我没存这个号码,但接了,我们都不太适合表达自己的感情,但这不是他第一次给我打电话。


他给我拜年结果就说句新年快乐,我嘲笑他我们这边拜年不是这样的,要说祝福语什么的。我居然一本正经地把那些祝福语给他说了遍,然后他说他说不出口,太矫情了。

我……


我们都是那种不太能用普通话表达自己情感的,正如超超说的,普通话说的太矫情。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们这群朋友自己明白就够了啊。


奈何时光把我们推出去,让我们一点点去接受这个社会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