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故事:誓言树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 亦何欢

【一】 引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拍卖会场正中央的展台上。

     那里,一棵通体透碧的精致小树,流光溢彩。

     “这棵看似最精美的天然玉石雕刻品,实际上,是一株活着的植物。它的名字想必大家都知道了,这是世界上唯一一株真实存在的誓言树。亦是我们商行最最珍贵的拍卖品。”拍卖师拿着麦克风,不紧不慢的的说着,脸上流露着习惯性的职业微笑:“由于一些特殊原因,我所属的商行不得已要将其拍卖,却也是诸位之幸,关于这棵树的传言有许多,我在这里只讲一个,以帮助诸位决定是否参与竞拍。

     当然,即使不相信誓言树的魔力,仅仅是誓言树的艺术收藏价值便也值得诸位踊跃竞拍了。”

     言罢,拍卖师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讲一个必须要说的故事了,而四周依然安静无比,好像对拍卖品非常不感兴趣,但是,事实上,即使远在拍卖台上,拍卖师也能感受到诸位竞拍者对誓言树热烈的眼神,以及,他们内心深处内心深处毫不掩饰的灼热的觊觎。但是,没有人催促他赶紧展开拍卖,并且避掉这个无聊的故事流程,台下所有的人都意外默契的保持一致的耐心,静静的等待他开口讲一个或许十分荒诞的故事。

  “......”

【二】葬礼and开端

    天空下着灰蒙蒙的小雨,张嵌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神情恍惚的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空。

    此刻,她的内心正蒙受着巨大的痛楚,眼泪无声,不断的从脸颊滑落,比之缠绵的细雨还要绵长,或者说,当厄运开始之际,她的泪水就未曾停止过。

   此前,她从未知晓,自己是这般爱哭的。

耳边滴答的雨声伴着一阵一阵的哀乐细细的响着,那些压抑悲伤的声响更是让她几欲肝肠寸断。

是的,今天是她深爱的丈夫——林溪的葬礼。

一群亲朋好友身着黑衣,神情严肃或者也有悲哀的寂然站着,陪同她一起,见证她最亲密的人的逝去。

黑白的画框里他丈夫林溪的照片赫然醒目,一声声哽咽的哭声令人心碎,画框旁点缀的花朵又是娇艳欲滴,衬托着死去的人。

张嵌看着照片里,丈夫英挺亲切的面容,悲伤的同时,脑海中又开始一遍一遍的重复回忆起他出事的那一天的情景:

那是一周前的一次出游,他们一起去登山。

爬了大约几百米的样子,张嵌就已经气喘吁吁,累的不行,整个人瘫坐在沿途的一块大石头上,说什么也不肯再往前移动一步。于是,林溪很体贴的决定背着她继续登山,张嵌感动温暖之余,忽然玩笑似的对他说了一句说不上情话的情话:

“老公,你真好,如果你死了,我决定为你守五年活寡。”

“好啊,如果你死了,我也为你守五年寡。”

言罢,林溪背着张嵌一下一下缓慢的继续开始攀登。

张嵌正想着刚刚的话是不是有些无情,不过转念一想,大家都是现代人,怎么会存在在恋人死后,还为对方守身如玉一辈子的事情呢?五年已经挺长的了,唯一的问题是,丈夫此刻对自己那么好,可是自己却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有些刺耳的情话,实在是有些不合适宜。

而且他的回答,也不是那么令她满意。

怎么,才五年呢?自己和他在一起点点滴滴的温暖幸福也就值他悲伤五年?

   张嵌趴在丈夫宽大柔软的背上皱了皱眉,想抚去心上这一丝不快,她边看着四周的风景,边开始琢磨怎么弥补刚才对话中,互相透露的一点冷淡。

“老婆你看,悬崖那边有一株很漂亮的树呢。”林溪温和的开口道,试图转移妻子的注意力。

张嵌稍稍一留意,果然在不远处的悬崖附近有一棵通体透碧的玉树,波动着流光溢彩。而在树靠近崖边平地的一段枝丫上,一颗娇艳的红色果子正静静的挂着,诱人无比。

“老公,老公,我要那颗果子,我好想吃呢。”

听了张嵌的请求,林溪目测了一下摘那颗果子的风险度,在感觉有一定把握能摘到后,他轻轻放下背上的妻子,他语气宠溺的说了一声好的。

接着,张嵌就看着丈夫一点一点走向不远处的悬崖,只是,她的心莫名的开始纠紧,右眼皮也不安分的突突的跳,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大声阻止道:“啊,我想想还是不要了,老公的命最要紧,快回来啊!”

“没关系。”林溪自信的向张嵌笑笑,并不听从张嵌的劝告,仍旧走到了悬崖边,他一脚踩着翠树粗壮的枝干,一手扶住崖边的石头,开始小心翼翼的摘果子。

张嵌亲眼看着丈夫的手渐渐的触碰到那颗红色莹润的果子,不知为什么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亚当夏娃因蛇的诱惑而被上帝赶出伊甸园的故事。

夏娃因为摘果子而使整个人类背负了原罪。

那么,她让丈夫摘果子,又会发生什么呢。

她突然不敢继续想下去。

而这时,林溪摘到了果子,脑门上不易察觉的一滴汗水滴落,他冲张嵌胜利一笑,张嵌也因为这个笑容放心了许多。

“快回来吧。”张嵌喊道。

然而,正当林溪欲抽身返回,不料脚边枝丫骤然崩裂,那一刻他莫名的察觉是,那枝丫碎裂的质感竟然像是真正的玉石玻璃一样,这似树非树的植物究竟是什么东西?而这丝疑问也是他坠落前最后的感知了,随即他不受控制的向下坠落,两耳边山风呼啸而过,卷走他所有混乱的思绪——

“张嵌!”他大声喊道,却是无力。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随着一阵剧烈的碰撞声湮灭干净。

张嵌趴在悬崖边,吃惊的看着这一幕,内心是撕裂般的疼痛和自责,她拼命哭喊着他的名字,直到救护人员赶来,她依然呆滞的半跪在崖边,泪眼朦胧。

崖底,植被蓊郁,她并不曾见丈夫的死状如何,只有那一丛殷红血迹让异常深刻而清晰的印在她的脑海中。

连同丈夫生前的音容,一同铭刻在她脆弱的心里。

......

“老公,你真好,如果你死了,我决定为你守五年活寡。”

“好啊,如果你死了,我也为你守五年寡。”

......

【三】 时间 and 谎言

两年后。

沉浸在巨大悲恸中的张嵌,在时间的治愈下渐渐不那么难受,尽管仍旧无限酸楚,却也能正常开启新的生活——她已经能够很好的藏住哀伤。

像这样能够从时间中恢复还多亏了她的闺蜜尚美的劝慰和——另一个性子极好的男人不离不弃的照顾。

这个男人叫肖漓,是死去丈夫的好哥们之一,然而葬礼那天,他因身在美国而未能及时赶到,所以,因为这事的自责,也因为张嵌确实过于悲痛,一周后赶回来的他,对张嵌可是呵护备至。

据说是肖漓忍着自己的悲痛,以代替死去好友照顾人家妻子的名义,不断的安慰她,照顾她,跟随她。

陪伴了她两年。

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面对肖漓这样一个又高又帅又多金又温柔的男人,还不离不弃的陪伴了她两年,由不得她张嵌不动心。

何况张嵌本来就是个普通的,需要爱的女子,丈夫的逝去,她最脆弱的人生时光又是另一个更优秀的男人填补,她不得不有些动心啊。

至于什么由来已久的古代贞洁烈女殉情,或终身不嫁的故事,笑话,那些可都是老封建了,早该风化在新时代的犄角旮旯处,又怎么能因为这些个陈旧思想来道德谴责她?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女性,她可是要坚强的带着对过去的怀念和悲伤继续活下去的!

终于到了某一天,肖漓带她去了她最爱西湖边上,他居然十分认真的向她求婚,看着男人比丈夫英俊一倍的脸和男人手中那枚硕大的鸽子蛋,女人半推半就的同意了,而且那个时候,她发现她对他,已经不单纯的只是动心了,她发现自己真的就爱上了肖漓。

毕竟,她每一个伤痛的时刻,陪伴在她身边的男人就是他了,她曾对他倾诉自己所有的脆弱。

她忽然很想和他在一起。

而在她同意和肖漓结婚的那一瞬间,她忽然意识到,那一天是丈夫逝世将近两年半,也就是说,她已经为丈夫守了两年半的活寡——除了和肖漓有些许亲密以外<没有近过身>,她这两年半都是单身寡居的。

两年半,已经够了,张嵌想着,虽然她依稀记得,出事那天她对丈夫的誓言是五年。

但是,一个女人的生命中有几个五年?

女人的五年本就是比男人的五年值钱的,因为那关乎着美丽,关乎着韶华。

不论曾经丈夫对自己多好,那终究过去了,用她自己的话说,不如怜取眼前人,她相信就算他丈夫知道了自己没能履行那个玩笑的誓言,看她幸福的嫁给了别人,也一定会祝福她的。

况且肖漓也已经接近三十,不能再等了。

那天求婚时,肖漓也说,如果这次她不答应,他就要回美国,和另一个等了他五年的女伴结婚了,毕竟,她原是他朋友的女人,也许有时候,他必须学会放下。

他说这句话时,西湖的风正袅袅的吹过湖面,扬起小小的水花后又吹拂着他们的脸颊。

青草湖畔,阳光正好。

所以张嵌根本没有婉拒的能力嘛。

脑海中不自觉的开始勾勒未来与他在一起的美好新生活,张嵌呵呵的笑了。

婚礼举办地点在a市一家有名的豪华酒店,宴请了许多亲朋好友,和商界牛人,婚宴无比热闹熙攘。

晚上八点。

张嵌一袭华美白纱,轻妆淡抹之下美丽异常,她在伴娘尚美的搀扶下来到肖漓面前,二人甜蜜牵手,接受众人祝福。

恰在酒宴半酣之时,整个灯火通明的酒店突然黑了下来。

停电?

四周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黑暗中却突然听到悉悉索索的议论:

“新娘真是贱呢~丈夫死了不到三年就改嫁,成天和这个高富帅眉来眼去,不知羞耻啊。”

“谁,谁在说!”

“之前那么伤心都是假的吧~都是为了骗他男人的有钱好兄弟吧?”

“不,不是的。”

“女人啊,真是太有心计,呵呵,说不定连她丈夫的意外死亡都是这女人故意设计好的呢.....”

“你住嘴!不是的,不是的!……”

.....

灯光忽然大亮,照的酒店灯火通明。

“啊!”

女人恐惧尖叫的的怪声响彻整个酒店。

所有人都惊诧的看着人群中一脸懵懂的张嵌。

张嵌怀中居然抱着肖漓的惨死的人头,她呆呆的站着,雪白的婚礼手套上鲜血淋漓。

一红一白,对比鲜明。

“我没有背叛林溪。”张嵌神经质般喃喃:“还没到五年。”

酒店外警笛声渐渐响起,人群骚乱着散去,独张嵌抱着肖漓的死人头呵呵的笑,仿佛中了什么魔障。

没有人注意到,肖漓没头的身体还诡异的站立着,他的手中,一颗红色匀润的美丽果子,悄然滑落。

【四】另一个开端

这天山间隐隐的有些小雨,闷雷阵阵的,几分压抑。然而此刻正背着他心爱的妻子正在在登山的林溪心中却是挺快乐的。

张嵌很轻,很软,很暖,他托在背上,仿佛托着一朵云。

“老公,你真好,如果你死了,我决定为你守五年活寡呢!”

背上张嵌忽然道。

“好啊,如果你死了,我也为你守五年寡。”林溪笑着回答,不过关于妻子这份娇俏而略让人心里不那么爽的誓言,他在思量三秒,随口回答一番后,还是决定将这段对话当成一个凉凉的笑话。

只是,这个凉凉的笑话不知为何触动了他的一段记忆。

像是突然出现的一段画面。

那是,几天前自己的一个梦境——一个关于死亡和背叛梦境。

那个梦境的画面就这么突然的闪现在林溪眼前,真实无比而让林溪不由得一阵心惊。他按着梦的内容朝不远处的一个悬崖看去,果然,一棵通体流碧的翠色小树正盘踞在崖边,诱人眼球。

“好漂亮的树....”饶是在梦中已经见过一面,林溪再见着,也忍不住惊叹道,他惊叹的声音不大,却也正好让背后的张嵌听见了。张嵌也向崖边望去,她同样看到一棵极美极美的树,除了树,她还看见了接近崖边平地的一颗娇艳欲滴的红色果子。

“老公,老公,我要吃那颗果子!”张嵌撒娇道。

而这份请求熟悉的让林溪的心微微的颤了颤,在梦里,他就是因为摘果子而意外死去的,而现在.....林溪的喉结上下滚动几番,他终是讷讷的开口:“不要吧,太危险了.....”

“哼!胆小的男人。”张嵌好像气极,开始无理取闹:“那果子明明距离崖边那么近!没想到你是这样窝囊的男人!我以前真是看错你了!”

面对张嵌的谴责,原本正恼怒自己为一个梦境而胆怯时,忽然发了横劲:“好啊,那你去啊!”

“你!”张嵌任性得开始各种嗔怪,她从他背后下来了,就真的决定自己去摘,而彼时林溪也无由的开始心神不宁,张嵌却一点都未察觉的,一边埋怨林溪,一边飞快的向崖边走去,而林溪仍旧讷讷的站在一旁,甚至可笑的开始试探性的激将张嵌勇敢的去摘果子,来证实梦只是梦而已。

或者说,梦里张嵌的不忠也是已经微微的刺痛了他的心的。以至于他有了那么一丝丝要惩罚她的想法。

而来到崖边的张嵌,无意间看到悬崖下方时,就已经腿软得不断颤抖了,全凭对丈夫临事而胆怯的那一口怒气在强撑着。

她要证明给他丈夫看,不是摘果子太危险,而是丈夫他太窝囊,不够爱她。

终于,她一只脚踩到翠树粗壮的枝干上,另一只脚仍依托在崖边,手渐渐接近了那仿佛近在眼前的果子。

触碰到了!张嵌摘下果子,向丈夫炫耀而鄙夷的一笑,一时间乐得两只脚都站在翠树上。

“小心!”林溪大喊着前去拉张嵌,然而终究晚了一步。

正如林溪所预料的,那棵看上去玉石质感的翠色植株,其枝干就真的脆弱得如同工艺品的翡翠枝干一般。

张嵌甚至都没意识到脚下的依托早已碎裂,也没来得及唤一声,就已经葬身崖底。

轰的一声闷响。

林溪看到崖底蓊郁的植被间一片血色艳丽的红。

“老婆!”

林溪疯了般大吼,泪水,鼻涕,竟然也止不住的流淌。

他发现,自己的心在抽痛,他忽然发现自己其实是深爱她的!

他不该,他不该和她置气,逗她去摘果子的。如果她一定要,就自己去啊,就算自己死了,他也要她活着的,可是,他刚才.....

不但没拦着她或者替她去,反而怂恿她摘果子!

人就是这样,有时候明明知道有些事的后果是难以承受,可还是忍不住的去犯错,去触碰禁忌。

深深的自责和悲痛已经占据着他的心,此刻,唯有泪水不断滴落了。

一周后,葬礼。

天空下着灰蒙蒙的小雨,林溪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神情恍惚的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空。

他的眼眶还红肿着,胡子拉碴显得憔悴不堪,往日与张嵌朝夕相处的点滴温暖还历历在目,而此刻,他只能放任内心的疼痛,撕心裂肺的。

   耳边滴答的雨声伴着一阵一阵的哀乐细细的响着,那些压抑悲伤的声响更是让他几欲肝肠寸断。

是的,今天是他深爱的妻子——张嵌的葬礼。

一群亲朋好友身着黑衣,神情严肃或者也有悲哀的寂然站着,陪同他一起,见证他最亲密的人的逝去。

黑白的画框里他妻子的照片赫然醒目,一声声哽咽的哭声和画框旁点缀的花朵娇艳欲滴,衬托着死去的人。

“嵌儿....”林溪低声喃喃。

这时一个着黑色丧服,长相的妖艳的女人递给他一条白色丝绢,林溪擦过眼泪后看向那个女人——那是张嵌生前最好的闺蜜:尚美。

那个曾经他看一眼就有些心痒的女人。

此刻,在灰白岑寂的葬礼中,尚美仿佛是唯一的鲜活和明亮,点燃了林溪心头一点闪光,而此刻,她正笑吟吟的看着他,完全不理会葬礼气氛的肃穆。

而那一对艳色红唇,莫名的就烙印在他的脑海中,怎样都挥之不去。

天色更加灰暗了,阴阴的云朵遮盖了天空最后一点光亮。

【五】 一个骗局

两年后。

在尚美不离不弃的陪伴下,林溪不自觉的对她动了心。

尚美是一个丰满妖娆的女子,更为难得的是,她还温柔贴心,不离不弃的照顾了他两年而毫无怨言。

甚至不求他说爱她。

林溪每每对着大雨失神时,尚美都会轻轻安慰,让他不那么孤独。

夫复何求?至于那五年的誓言,不过一时戏言而已,当不了真

他懂她的意思的,她对他有情。而每每对上她那一双勾人而又含情脉脉的眼时,他的心跳都不由得漏跳好几拍,那是他当初和张嵌谈恋爱时都没有的感觉,是了,张嵌的姿色并不如尚美,性格……也是不如的!有时候他甚至想,如果重新来一次,张嵌还活着,他怀疑自己面对尚美的勾引,他会不会背着张嵌再和尚美做出什么事。又或者,他依旧会和张嵌长相厮守,只是从此人生没有了尚美。

那么他的人生可以没有尚美吗?

答案是否定的。

宾馆的床上,尚美柔软的身子正缠绕在他怀里,真是十分的迷人。

“那么,你为什么喜欢我?你可是我老婆的闺密呢?她才死了两年,这就和我偷情了?”林溪搂着尚美,半开玩笑半严肃的说。

尚美没有说话,而是趴到他身上十分热辣的又开始挑逗他。

他把持不住,眼中喷火,又狠狠的要了她。

半夜。

林溪是被一阵刺骨的恶寒冻醒的。

本该软玉温香在怀,怎么就冻醒了了呢?反差太大,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睁开眼,四周一片漆黑,他感到自己躺在一个冰凉的水箱上,四肢被牢牢捆绑,动弹不得的十分不舒服,小腹上还有隐隐的刺痛,一阵挨着一阵,让他冷汗直冒。

“啊,怎么回事,尚美你在哪里?”

“你醒了?嗯?”

妖娆熟悉的女声,是尚美。

忽然亮了一盏小小的灯火,借着微弱的亮光,林溪看见尚美狰狞的脸依旧对他微微的笑着。

“尚美你这是……”林溪惊疑未定,说话开始有些结巴。

尚美坐在床檐,翘着撩人的二郎腿,却不再那么勾他心弦。她一手拿着一个红艳诱人的果子一下一下慢慢啃着,嘴角边流出猩红色的汁液,衬着她的红唇十分诡异可怖。

她道:“嵌儿死生前跟我打了一个赌――她赌,如果她死了,你会为她单身几年,你,能不能抵挡诱惑。”

“……”

“很显然,我赢了。”

“你们的赌注是什么……”

“这个重要吗?”尚美依旧笑吟吟的看着他,“总之,现在你身体里的所有器官都归我了,我会把它们买给黑市,至于你……就等着枯竭而死吧!渣男!”

“你这么做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林溪咆哮了,脑门上紧张的一头热汗,他瞪她:“张嵌已经死了!你何必又执着于和一个死人的赌注?”

“这个死人可是你老婆……”

“那又怎样,现在你俘虏了我的心,张嵌是过去式了,我,我们可以一起缅怀她啊!请你不要随便定义我是渣男可以吗,明明我是真心爱你的,我们下个月就去民政局登记!我们结婚好不好?”

“呵呵,好啊。”尚美一边说着一边又啃了一口果子,林溪稍稍松了口气,然而却在尚美咽下果子的那一刻!尚美手中的刀,一下切割进他的胸腔。

鲜红的血,溅了女人一脸。

他很快痛的晕了过去

【六】美好的结局

山里的天气就是不正常,前一秒还万里无云烈日当空,下一秒立刻就闷雷阵阵,阴雨缠绵。

“老公。”张嵌伏在林溪背上轻轻呢喃,“你看……”

二人的头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崖边,陡峭的岩壁上一株通体翠碧的植物扎根而立,枝间一颗嫣红的果子泛着诡异而诱人的光泽,掩映在绿叶丛中,美丽异常。

“怎么,你想要嘛?”鬼使神差的,林溪问道。而问完便有些心里发毛,脊背凉凉的,身体的各个器官也开始隐隐作痛。

“好啊。”张嵌搂着丈夫脖子撒娇道。然而说完,也是一种很不祥的感觉。

熟悉的场景和对话,就像重叠了无数个今生与来世,同样的举动吗?结局又回怎样?

但是,那个果子成熟的好诱人啊。

一如伊甸园的禁忌之果,无论多少次,只要看见了,就难以放手。

猎奇的新鲜感很快压过内心的不安,他们一致决定要摘下那颗果子,作为这次登山的战利品,何况果子那么漂亮,发个朋友圈该是多让人羡慕啊~

“一起摘吧。”张嵌提议。

于是两人十指相扣,手牵着手慢慢移到崖边。

掌心的温度暖心,双方稍稍的对视,互相露出一种热乎乎的微笑,让双方安心不少。

这次,双方中没有人在一旁观看,坐观其成的等着果实。

“如果我们死了……怎办半呢?”张嵌忽然对林溪道,不觉眼泛泪花。

“别瞎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言罢,林溪一脚轻踏翠枝,熟悉的玉石质感让他心一凉,接近果子的手迅速收回,他说:“快逃,果子不要了!”

话音刚落,树枝崩裂,林溪一脚踏空,另一只踩着崖壁的脚很快重心不稳,整个人开始向下倾斜,跌落下去。而他的手还和张嵌十指相扣,原想两个人一起摘的话,拽着他全趴在崖边的张嵌可以让采摘更安全些,可是,张嵌太轻了,像云朵一样,尽管她正死命的拖拽,可仍旧无济于事,林溪垂在崖下一百四十斤的重量正一点一点将在崖边苦苦挣扎的张嵌一点一点的拖拽下去!

碎石滑落,崖底发出可怖的回音。

两人身上都有皮肤被划破,鲜血淋淋。

“张嵌,你放手吧,你放手你就能活下来了!”

“我不,我不放手!”张嵌咬牙,吃力的说着,她双眼通红,嘴唇抿紧,很显然憋着一口气不撒手。

“老婆,老婆我爱你!”林溪大声道,“你一定要活下去,你……”

还未说完,张嵌终于支持不住,劲道一松,两人一上一下,最后相拥坠落。

崖底蓊郁的植被间一片猩色的红。

他们死在了一起,真的就永远在一起了。

据说工作人员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还十指相扣,嘴角含着动人的微笑。

从此这座山又多了一个情侣为爱而亡的美丽传说。

【七】终点

拍卖即将开始,拍卖员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述:

“传说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受了毒蛇撒旦的诱惑后,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子,于是被上帝流放人间,从此背负原罪,承受人世间无尽苦楚。然后就有了人类诞生发展史被书写在圣经中。然而这样并不是关于人类与智慧树的全部。

传说智慧树在亚当夏娃体内未消化完的果核也随亚当夏娃一起流在在了人间,在他们排出污秽后彻底扎根生长,但是人间的土壤空气阳光远不如伊甸园,智慧果果核终于也就长着长着就变了质――长成如今我们要拍卖的誓言树,一棵能让誓言成真的树!

当然你们也可以只当这个故事作为我们拍卖行精心编撰的一个嘘头。好了,拍卖开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