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小说翻译原创——《那年遇见你》第8章(1)

字数 2357阅读 168
周末派对

埃迪回来后又继续工作了两个小时,当时我正在马隆先生家给那只叫马乔利的猫准备猫粮,当我正用叉子把猫粮分到猫碗的时候,电钻忽然尖利地划破宁静,马乔利吓得顿时跳到一边,浑身的毛全都坚起来,一溜烟儿跑的无影无踪。我本想找它,但是又不想在屋里到处乱走,也不想侵犯别人的隐私,再说它只是一只猫,不会有什么事的。

约翰尼回来检查工作的时候,埃迪干活很认真,好像他一直没有离开过一样。约翰尼听我在抱怨埃迪的时候,没有视而不见,也没有任何评论,他看完现场然后说他们会按时完工的,还说他们有别的工作要做,要提前半小时离开,于是他们上了一辆红色电动小货车离开了我家。

他们并没有走远,径直朝着你家的方向驶去,然后在你家门口下车。我意识到我已经成为一个躲在窗帘后面偷窥的人,而且极其痴迷。约翰尼量了一下大门旁边打碎的窗户尺寸,然后从车厢里拿出一根木条。我看不见他们,但是可以听到他们在门后用电锯的声音。现在才五点半,天已经全黑了,只有门廊开着灯,一束微弱的光从屋后的厨房照射出来,你应该是醒了。

工人只花了十分钟的时间就把窗户的木条钉好了,他们跳上那辆小红卡车驶出了你家,我的花园还没有一点完工的迹象。

我手里握着你妻子留给你的信,詹医生要我答应他一定要把信亲手交给你。他和我都要确保你收到信了,才会告诉艾米。我把你家的钥匙放在我厨房的台面上,钥匙静静躺在那里,与周围格格不入,但我没有想给它找个地方收起来。

钥匙很显眼,似乎随时都能跳起来,不管我坐在哪站在哪,总有只眼睛被它牵着走。你的东西放在我家,那种感觉很糟,我看到你妻子艾米留给你的信,我猜她终于要离开你了,还如此信任她的邻居去帮她转交这封信,我相信她一定心如刀割,痛了很久才写完这封信。

我觉得应该归功于她,可以让我看到你收这封信,我应该很享受把这样一封信转交给你吧?不,我做不到幸灾乐祸,我庆幸我做不到,我不像你会对人类的情感反应麻木。

我刚穿上外套拿起信,手机铃声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大概还是那个与众不同的销售吧?我接起了电话。

“你好!茉莉,我是凯文。”

我的心一沉,我看到你离开家,钻进了车里,然后驶离了视线,此时那个曾经强吻过我的凯文在电话里告诉我他回来了。

我辗转难眠,不是因为表哥凯文,我和他约了几天后见面,在外面不是在我家里,如此以来,一旦我想走可以随时离开;我无法入眠是因为脑海中一闪而过很多个你回家后可能发生的场景,我把钥匙和信给你送过去,刚打开你的门,醉醺醺的你一拳打了过来,还向我扔椅子,大喊大叫……谁说不会呢?我真的不想去,可是作为邻居,我似乎觉得有义务这样做。

你开车回家的时候,我还彻底清醒着,又是那首枪花乐队的“天堂之城” 从你车里响彻夜空,你又恨不能撞上车库的门才踩刹车。踉跄走到门口,当你从手里叮当作响的一串钥匙中找出那把大门钥匙、再插入锁孔的时候,身体还在那里不住的摇晃,好在最后你打开了门,摇晃着进门,关门。客厅灯亮了,落地灯也亮了,客厅灯灭了,卧室灯亮了,五分钟后卧室灯也灭了。突然我的卧室安静地可怕,我意识到自己原来一直屏着呼吸,我躺下来,有些困惑。

失落极了。

周末,轰趴。一共有八个人,她们都是我的闺中好友。比安卡没来,因为有个刚出生的宝宝她需要在家带孩子,不过她老公特里斯坦来了,来是来了,我们坐下来都要开始第一道开胃菜的时候,他还在壁炉旁边的扶手椅上睡觉。看他那么累就没叫醒他,我们自顾自地开吃了。

席间聊天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围绕着孩子,我喜欢这样,可以从中抽离。我听的最多的就是儿童疝气,等到她们说起睡眠匮乏的时候,我就假装很关心的样子,然后话题又开始聊断奶,讨论吃什么蔬菜水果有益身心。有个爸爸还立马去谷歌奇异果是不是婴儿的胃最先能接受的水果。卡洛琳自从和她那个垃圾渣男老公分开之后,又交了新男朋友,她一说起和新男友无比幸福地滚床单就停不下来,一连说了半个小时,这让我这单身狗情何以堪!

虽然如此,这依然是一种欢乐,这就是真实的我想听的生活。不知怎的话题转来转去最后落到我身上,尽管我们都是亲闺蜜,大家相亲相爱其乐融融,但我并不想在这个时候敞开心扉聊内心。我跟她们说我现在生活特滋润,特享受,不用上班还拿薪水,还能有空时不时跟她们约饭泡咖啡馆,一大把时间握在手里,想睡懒觉睡懒觉,想看书看书,想干嘛干嘛,我故意拉仇恨把故事讲的眉飞色舞,夸大其词,她们听的如痴如醉妒火中烧。

可是,但是,这故事真实自然吗?我觉得舒服吗?我就像在演戏,因为就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我不会再有兴致去听你吉普车的声音,我希望你夜夜买醉甚于从前!

我没有跟朋友们提起你最近买醉夜归然后发疯的行为,我说不上来为什么,这会是一个完美的“爆料”啊,她们肯定特别爱听,你的名人身份会让这“料”更有价值。但我不想成为那个“爆料”的人,似乎这是我的秘密,我选择去保护你,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做。也许我认为你的那些“料”和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在今天这样一个欢乐的聚会里开玩笑讲出来,你有孩子,有刚刚离你而去的妻子,我身边的每个人都知道我憎恶你,没什么事情可以让我想去嘲笑你,于是,我拉上窗帘,不让她们看到你。

我又听到了猛烈的撞击声,此时每个人都在参与讨论究竟应该是女人去做输卵管结扎还是男人应该去输精管结扎,根本没人注意到屋外的噪音,我心不在焉地说我觉得应该男人去结扎,他们还以为我在开玩笑。

外面忽然很安静,我在屋里坐卧不宁,紧张,焦躁,怕他们听到你在外面,如果他们出去看到你,不论是看热闹还是帮你,我都觉得属于我跟你的一种平衡被打破了。我知道这很扯,但这是我一直不能释怀的,只有我知道你在夜里会怎么出格,我不想对他们解释。

上一章:爱尔兰小说翻译原创——《那年遇见你》第7章(2)
下一章:爱尔兰小说翻译原创——《那年遇见你》第8章(2)
目录链接:爱尔兰小说翻译原创——《那年遇见你》文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