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树 | 傲慢的上校

去年《解救吾先生》上映的时候,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去看,昨天闲来无事,翻出来看。

电影情节还算紧凑,影帝的演技也毋庸置疑,配角也很出色,丁晟正倒叙结合的剪辑手法易懂不乱。

160分钟,看的不累。

但电影整体并未给我有多大的触动,只是觉得,这部电影不错,不错而已。

触动我的反而是电影正片结束后,演员表在右边滚动,随着音乐,左边出现了花絮和片尾曲MV。

当时因为懒,我没有马上关掉播放页面,在手机上搜索电影改编的真实绑架事件。正看得入神,我听到了他的声音。

抬起头,就看见他。

惭愧的说,其实我对朴树没有什么“特殊情怀”,对他的了解也只是停留在《白桦林》、《生如夏花》、《Colorful Days》、《平凡之路》,所以作为电影片尾曲的这首《傲慢的上校》我之前也没有听过。

按理说,作为对朴树并不熟悉的我,不该有什么感触,但听到他唱第一句词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朴树。

他的声音,一直都是那样。

在屏幕里看到他,却又有所怀疑。是朴树吗?我不敢确定。

印象里的朴树留着半长的头发,模糊的还是少年的模样,而如今的他,剪了利落的短发,面容却越显沧桑。

《傲慢的上校》来自于朴树2003年11月28日发行的专辑《生如夏花》,此次作为电影片尾曲,时隔12年,他重新编曲,MV来自他的演唱会。

看着画面里,他坚定又认真唱着“人如鸿毛,命若野草,无可救药,卑贱又骄傲”,瞬间泪目。

原来,我虽未刻意关注过他,但他的声音和模样,却早已刻入听过的岁月里。

回想起来,他似乎一直都在

在背着书包路过的音像店,在骑着单车经过的转角处,在打闹欢笑的楼梯口,在岁月流转的光阴里。

2000年,朴树带着《白桦林》登上了春晚,那时我才七岁,错过了他“不情愿”而来的“耀眼瞬间”,于是再有的“交集”,也都只是“流行”。

中学时,喜欢听《那些花儿》,记不住歌词也能哼出旋律;后来喜欢听《生如夏花》,觉得那时“像夏花一样绚烂”;再后来,我们在“后会无期”里唱《平凡之路》,觉得“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绝望着,也渴望着,也哭也笑平凡着”......

现在再看朴树,终于看到了他的在岁月中已难辨真假的心情,看到了他的不顾一切,看到了“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前段时间,一直平淡的他出现在了一档综艺节目里,当别人问到他为什么要来参加,他说:“我这一段真的需要钱”。

又朴实、又诚恳、又令人心酸。

他似乎一直都是这样,看上去很脆弱,但却有种拧巴的坚定感,他坚持着自己的原则毫不妥协

在最火的时候,他选择隐退,逃离世俗、金钱的圈定,说“为什么要赚钱”?

他身上的那些孤独忧伤文艺叛逆,放在这个时代里,多少有些尴尬,但朴树是个例外,这些“另类”的标签没有使他显得矫情,反而积累了他的纯粹

从1998年开始,他不过出了26首歌,有人说他是对音乐懈怠,他似乎是对整个世界充满冷漠,而2015年“好好地”演唱会上,他说:“我有一段时间特别封闭自己,但即使是在我最封闭的时候,我也知道,我必须要放开。我希望你们也不要封闭自己,不要变成冷漠的人”。

其实他一直以孩子般的赤诚面对着世界,只是世界冷漠以对。

他真诚、执着、简单,他将自己在每一首歌里娓娓道来,立而不忤,他似乎有自己的一个世界,并且努力着坚持维护。

微博里他说:“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被叫朴老师了”。

而我想说,他不是朴老师,他是“傲慢的上校”,他是朴树,他是每个时代都该留存的超然物外的情怀

                                                                     By 鏡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