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降临了,可能它来的稍微了一些

舒漫又和家人大吵了一架,她心情沮丧的从家里逃了出来。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不知该何去何从。

舒漫今年27岁了,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设计部门经理。她身高1米7,五官端正,年薪30万,在旁人看来,她也算是一个白富美,只是到现在,她

仍旧孤身一人。父母为此操碎了心,天天安排她相亲,舒漫对此是极其厌恶的,可一点办法也没有。

“爸妈,我的终身大事自己会解决的,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好吗?”

“你说的轻巧,不用我们管,你到是带一个男朋友回家给我们看看啊,这样的话你都说了几年,有用吗,人影都不见一个”妈妈尖叫到。

“但你们这样盲目的给我介绍,也没用啊”舒漫无奈的答道。

“怎么没用,我几个同事的孩子都是相亲结婚的,怎么到你这里就不行了,孩子,不要再挑剔了,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不要成为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啊,要是那样的话,我和你妈的老脸往哪儿搁啊”爸爸也是一边苦口婆心的劝导。

“我……”舒漫说不出话来了,这个年龄她也很急,但是她知道急不来,婚姻她不想将就。

那个家她实在是待不下去了,她搬回了自己两年前买的单身公寓。交房的时候,她就想搬进去了,但爸妈死活不同意,让她住家里,当时她妥协了。

正好租客的期限也到了,她不打算给别人续租了,要自己住了,怎么说这也是一个属于自己个人小小的家。

租客是一对爱干净的年轻小情侣,房子并没有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这点让她省了不少心。

舒漫去宜家购置了大量的家居,大到衣柜、沙发、床、桌子、椅子,小到毛巾、水杯一站式购备齐全了。当她看到自己精心打理的新家时,内心的满足感比她升职加薪还要大,这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家,最主要的是她不再受到爸妈每天耳提面命的说教了。

刚搬进去的时候,舒漫睡了几天好觉,没有爸妈在耳根子旁吵,她清净了许多。在家想干嘛就干嘛,也没有那么多的约束了。

身边的同事和朋友也都积极的帮她介绍朋友,她也很积极的回应,可兜兜转转几圈下来,没有一个成为她的男朋友。

此后,舒漫再没有刻意的去相亲了,那样对她来说太浪费时间和精力。舒漫的空余时间也不在是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当中了。工作将近6年的时间了,这6年来她很少有时间来做自己喜欢自己享受的事情,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了工作。现在她正慢慢的一点点弥补回来。

在同事的积极推荐下,她报了一个瑜伽培训班,每周都会抽空去练习三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去的更积极,练习的时候她那颗烦躁不安的心会不可思议的平静下来。出了一身大汗后,整个人仿佛像重生了一般,很轻松自在。

家里的小阳台,摆满了舒漫种的各式花花草草,这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她连自己的生活都不能很好的打理,那时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家里所有的大小事都仰仗妈妈。现在她一个人竟也可以处理的有条不紊。这些花花草草长势还不错,看着就让人满心欢喜。

舒漫会在每个周五下班回家的路上,给自己买一只香水百合和一只火红的玫瑰,淡淡的花香让舒漫觉得拥有了一方小小的世界。既然没有人送花给自己,那就自己送给自己好了,小小的取悦自己是世上最容易做到的事情吧。

一个人闲赋在家的时候,舒漫会大费周章的研究菜谱,她发现原来做菜是一件么有趣的事情,当一件件成品上桌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原来还是很能干的一个人,人的潜能是无限吧。而她呢,常常会邀请三五好友,来家里品尝自己的料理。

在舒漫28岁生日的时候,她毅然选择了辞职,这在旁人看来很不能理解,因为她才升职不久。

欢送宴上,舒漫喝了很多酒,她终于做了她想做的事情。

“谢谢你们为我举办的欢送宴,和大家共事那么久,我真的很舍不得,离别真的很难避免。在我这个年纪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还不太晚吧。现在我有了追求梦想的资本,更应该放手去取悦我自己。”

离职后,舒漫在离自己家不远的街道开了一家烘焙店。她从小就对烘焙类的食品没有抵抗力,碰到好吃的烘焙食品,她会疯狂的买回来。源于对烘焙食品的热爱,她开了这家烘焙店——漫漫时光。

从店面的选址,室内设计到装潢,舒漫的朋友帮了她不少的忙,免去她很多的麻烦。她感叹道,有朋友,走遍天下都不怕了。

烘焙店很顺利的开起来了,朋友们都很积极的过来捧场。虽然不怎么挣钱,只够维持自己基本的生活,这一切对她来说就够了。

店里所有的食品都是舒漫精心烘焙而成,看着刚看出来的东西,她就觉得那些是她的“孩子”暖意满满。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店里来了一位常客,舒漫叫他抹茶先生,因为无论什么烘焙食品他都要抹茶口味的。舒漫还特地为他研制了几款合他口味的食品。

抹茶先生身高有1米85,他常常穿着一件华伦天奴的银灰色羊绒针织衫,下身则穿的是同品牌的卡其裤。他蓄了一点胡子,看起来有些小小的性感。

和抹茶先生有接触的是在一个下雨天,那天的雨下的很突然。抹茶先生站在门口,望着外面的大雨,寻思着准备冒雨离开,舒漫见状,快速的递给他一把雨伞。抹茶先生笑着对她说谢谢,改天他会过来还雨伞的。舒漫被他的微笑给迷住了,抹茶先生笑的时候不仅有两个酒窝,还有两颗很可爱的兔牙。

从那次以后,抹茶先生有一个星期没有光顾舒漫的小店了,她天天盼着他能过来,结果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他不会是想霸占自己的雨伞不想归还,所以才不来的吗?”舒漫心里常常会这样想。

终于,抹茶先生在消失了一个星期后出现了。他手里不仅拿了她的雨伞,还拿了一个精美的包装盒。抹茶先生说是送给她的礼物,感谢她借给他雨伞。

舒漫轻轻的打开了包装纸盒,里面有一块精美的抹茶慕斯蛋糕,香气袭人,看起来很美味。舒漫对这个天然的没有抵抗力,她拿起刀叉大口的吃起来了。味道好极了,比她做的高出了很多层次。

“漫漫小姐,我可以成为这个小店以及你后半辈子的合伙人吗?”在舒漫开心的享受美食的时候抹茶先生突然发话了。

舒漫顿时蒙圈了,抹茶先生这是向自己表白吗,不太真实啊,她咬了一下嘴唇,很疼,是真的。反应过来的舒漫,连连点头,表示同意,因为她的嘴巴里塞满了食物不能说话了。

后来,舒漫才知道那个抹茶慕斯蛋糕是抹茶先生做的。抹茶先生说舒漫做的烘焙食品他实在不敢恭维,舒漫不乐意了,反问他为什么还天天过来。抹茶先生道:“以我的水准来说,你做的食品的确不怎么好,可因为是你做的,所以我吃”

舒漫和抹茶先生走在一起了。她的爱情在她30岁那年到来了,虽然有些晚,但那又怎样呢,它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