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圈01 | 沒有如果,我們注定要相遇

图片来自网络

      好久不見首頁炸開,一炸便不可收拾,不止一場可預見的千山萬水搶票大戰又開始了。在翻篇比翻臉都快,稍微不慎就會被拍死在沙灘上的演藝圈,一個五年不發新專輯,一年多沒有演唱會的“老”樂團,再一開腔歌迷們還一如既往用盡全世界的網絡去征戰各大票務網站。昔日的迷友們,陸陸續續有人出國、相繼工作、結婚、生子,離開飯圈。看到別人很乾脆地脫團,心裏其實想著,“嗯,我們都長大了,有自己的路。”回頭看看自己,才發現還堅守著這幾位中年“大叔”十來年,從來沒想過爬墻,更沒想過脫團,也算是奇迹。

      一直以來親友不能理解,“都一把年紀還追星,還長不大,快醒醒吧。”對我來說,成爲誰的飯,原本也不像我會做的事情,直到十年前無意間遇見五月天第一次到我的大學校園來演出。永遠記得那時場景,在大陸他們還沒那麼有名,有那麼多場校園要跑,有那麽多的專輯簽名會,巡迴演出沒有那麽多,門票沒有那麽難搶,可以不用那麼遙遠地望著,可以肆意的握手聊天。又是因爲五月天,我認識了天南海北好些朋友,跑了全國各地甚至港澳很多地方,相互扶持一路見證了彼此成長。也是因爲他們一直堅持夢想,追求自我的信念感染,我開始思考自己是誰,要往哪裏去。

       這也許就是所謂的偶像力。���

       偶像力很神奇,有什麽樣的偶像,就會造就什麽樣的粉絲。畢竟,大部分處在熱烈追星階段的孩子們年紀尚輕,需要某種寄托也需要一個榜樣在前面指引。娛樂漫天的世代,一波波被綜藝節目玩壞了的偶像們,在高曝光率的宣傳通告之下,當紅炸子鶏們很容易就被當做效仿對象。

      人潮海海的偶像堆裏,五月天總是被打上了“青春”、“夢想”的特定標簽,即使他們已經人到中年。他們近乎拼命般一步一個脚印才取得今天的成績,他們鼓勵大家勇敢去實現夢想,也會誠實地告訴大家追夢路上會付出的代價,該抓住重點做適當的妥協。就像是認識已久的老朋友一樣親切,他們知道我們的喜怒哀樂,感同身受我們的悲歡離合,和我們一同走在了真實的每一天,用音樂娓娓道出我們心中所想。他們是一股無形的力量在你躊蹴仿徨的時候告訴你不能怕,在你跌倒的時候拉你一把。似乎你的每個時刻,每個情緒,都能找到一首他們的歌來表達自己。

      我一直在向偶像靠近的路上,却在某個時刻也成了別人的崇拜。

      在出走之前的同事們眼裏,他們佩服我敢說走就走,不走尋常路;在朋友們眼裏,他們羡慕我敢放弃安穩的事業單位工作,勇敢跨越到千里之外的城市去轟轟烈烈追夢。我被他們的同一個話束說過無數次:“你還真的挺大膽的,想什麽就做什麽?沒想過以後的生活會怎樣嗎?”“那邊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從頭開始不怕嗎?”“好羡慕你啊,每天都很精彩的樣子,我要是也有這樣的勇氣就好了。”……

      我應該算是一個在家裏被“寵”壞的小孩,基本沒有操心過任何事情,無論出現什麽狀况都會有人幫忙料理。在出走之前,面對未知的生活,怎會不擔心?更强烈的願望告訴我,做,不成功的話,頂多後悔一陣子;不做,連失敗的機會都沒有,會後悔一輩子,那人生又有什麽意思呢?所以,我選擇從心出發,從頭開始,一路走到今天,正如當年五月天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北京無名高地一樣去開闢。

       其實幷不該隨意評論別人的相信,但只會賣萌賣顔值的“偶像”不會長久,值得追捧的身上一定有獨特的閃光。如果你一旦認定了自己的榜樣,就該不斷調整豐富自己,讓自己有一天成爲也別人的愛豆。

寫於一個日曆上沒有,卻是一大批仍然夢想不死同路人共同的節日。

2016/03/29��


图片来自网络

後記:

某一天  某一刻  某次呼吸  我們終將再分離 

而我的  自傳裏  曾經有你  沒有遺憾的詩句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寫下以上文字是在今年五月天香港演唱會開票前夕,身邊的朋友們都在摩拳擦掌等著能搶到入場的機會。發表這篇文章的此刻,再過幾天就是7月7日第17個出道紀念日。耳機裏正單曲循環著最新單曲——《如果我們不曾相遇》。這麽多年來,他們一直講述著五個人相遇的故事,他們也一定看到了歌迷們書寫的和他們相遇的故事。

      從幾年前開始,五月天就不斷在强調著分離的倒數計時,這張專輯也是一樣。等待離別的那一天,肯定是拖家帶口哭暈一大片吧。他們音樂的夢還在,在未來裏各自還希望給自己更多的空間去實現在其他領域的可能性突破,也用自己的能力給更多年輕人機會,不斷追尋給歌迷們堅持的信心,立下榜樣。

      我也時常會在想,要是當時沒有遇見五月天,我在哪裏?過著怎樣的生活?

      沒有五月天,我的一切都會循規蹈矩下去,按照既定計劃成爲一名公職人員,結婚生子,過著毫無波瀾的日子。那樣好像也沒什麽不好,可能偶然感嘆遺憾但不會太辛苦。然而,生活從來不存在假設,現在的我,獨自在异鄉打拼著,談不上過得有多好,至少內心坦蕩,越來越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麽,爲夢努力活著。

      不管80歲的約定能不能實現,只想說一句:

      五月天,謝謝我們相遇。

      我們的故事,未完待續。��

2016/07/0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