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进入包厢时,宋元坐在许琪的身边,许琪拿着菜单问:“喜欢吃什么?”

宋元的心情也很好:“牛肉。”

“好,那就来一盘红烧牛肉。”

宋元笑。之后大家都点了一些菜,当然这是经理授权的。

餐桌上,宋元就坐在经理的对面。这次没有红酒喝却有脾酒,大家似乎都很尽兴。喝酒之前,经理说:“大家喜欢就行,没有强制喝酒。”最后还点了几瓶果汁放在桌面。

这样正好,宋元就不必纠结喝酒了。但是当晚,她吃到的牛肉最多,因为那盘牛肉总是转到宋元的面前。大家吃得差不多的时候,经理去买单了,还嘱咐说:“喝酒的同事就不要开车回去,注意安全。”

大家一起离开包厢,一些人就直接打车回去。许琪问:“宋元,你怎么回去?”

“打车回去。”

“那我们一起。”

宋元刚想点头的时候,红姐喊了她一声:“小宋。”

宋元回头,看到红姐和经理走在最后。红姐说,“你稍等一下。”

经理没有什么表情。

宋元哦了一声,对上许琪说:“那你先回去。”

许琪点头先走了。

“红姐,有什么事情吗?”宋元问。

红姐笑着说:“你会开车吗?”

宋元啊了一声,茫然点头:“会。”

“你刚才没有喝酒,能开车送我们回去吗?”

“开车?”

“李琛的车。”

宋元摸了摸鼻子:“好吧。”

红姐淡笑:“谢谢你。”

宋元从经理的手中接过钥匙,他的指间有些冰凉,宋元感觉到非常明显。红姐住的位置比较近,所以宋元先送她回去。红姐下车时淡笑,对上李琛说:“真是搞不懂你。”然后转头对宋元说,“麻烦你了,小宋。李琛就拜托你了,这家伙估计好几个晚上没能好好睡觉了,刚才又喝了酒,可能身子会熬不住,你帮忙照顾一点,别让他家老少知道。”

宋元恍惚的点头,怎么突然跟她说这些。在送经理回去的路上,宋元时不时的看向后视镜,他在闭目,不知道他有没有睡着。宋元也不轻易打扰他,一路上无言。直到他家的小区停车场,停车后,宋元轻声喊:“经理……”没反应,喊了好几声,他都没有动。大概两分钟之后,他才睁开眼睛,“到了?”

“嗯。”

“麻烦你了。”

“那我先……回去了?”

他看向她,宋元还以为自己说错什么了。两人对视了几秒,他撑起身子:“帮我开一下车门。”

宋元眨眨眼:“哦。”然后乖乖的去打开车门。

他从车里出来,他比她高一个头,他只能低头看着她。他突然抬起手摸着她的脑袋说:“这里不好打车,车你先开回去。路上注意安全。”说完,他就离开了。

车钥匙,还在她的手里。于是,宋元对着车钥匙和奥迪傻眼。开车回去的路上,宋元只想一个问题:他明天怎么上班?

没办法,宋元只好第二天把车开去公司,然后给他车钥匙。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他没有出现。宋元又不好把他的车放在公司的停车场,纠结很久之后,宋元打电话问归还车的问题。宋元懊恼,早知道就不该开他的车回去。

铃声响了几声之后,才被接起来:“喂,宋元。”

听到他的声音的时候,她倒是迟钝了。“……那个经理,你的车还在我这里。”

他只是嗯了一声,没有下文。

宋元无奈:“你今天来公司吗,我把钥匙还你。”这都快下班了,他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在公司呢。

“我在大奥,一会你开车过来找我。”

宋元有些跟不上他的步调:“什么?”

“一会我把定位发给你,你下班之后过来。我这边还有点事,先挂了。”不等她反应,他就挂了电话。

宋元叹气,这算什么事儿?为了避开下班的高峰期,宋元提前半个小时离开公司。不过在北京这种地方,什么时候都是堵车的。还好他发过来的定位很好找,到了地方之后,她给经理打了电话。电话很快就被接起来:“到了?”

宋元嗯了一声:“在外面的的停车场,你是要……”

她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说:“那就停车上来,我在商场五楼。”

五楼?“那个,我上去?”

“不然呢?”

“好吧。”没办法,人家是上司。

五楼是家具城,经理来这个地方干什么?宋元找了很久才找到了他说的门面,她望了望没有见到人,导购员看到她的神情问:“请问您需要找什么呢?”

宋元摇摇头,刚想走到一边打电话,经理从里面走出来:“宋元。”

她回头,还真是惬意,一天不用上班就在这儿乱晃。她走到他的面前:“经理,你来这儿干什么?难道有业务?”不会吧,经理连家具的业务都涉及了么?

“不是,来买家具。”

宋元眨眼,不发表任何言语。她把钥匙递给他说:“你的车钥匙。”

他只是看她一眼,并没有接过来。他扬了扬下巴说:“走一圈。”

宋元收回手:“我也要走?”

“你们女人的眼光比较好,你帮忙挑一挑。”

宋元无措:“经理,我眼光不是很好的。”

听到她这句话,于是他上下打量她,然后说:“没关系,我觉得可以就行。”

宋元傻眼,什么叫他觉得可以就行,那还需要她来干什么?无奈。他已经先抬脚走了过去,她憋憋嘴跟在后面。

进入一家店,一排排的沙发,看得眼花缭乱。走了一圈之后,他问她:“哪个比较好?”

宋元摸了摸下巴说:“这个可以。”她指着左边的一个米白色的沙发,“但是不耐脏。这个吧。”于是又转指另一个偏暗的颜色。

他抬眉:“嗯,那就这个吧。”

宋元惊讶:“经理,我随便指指的。”

他看了她一眼不说话,然后转头跟导购员谈论订货。宋元呼气,那个沙发漂亮是漂亮,但是价格更漂亮,真不知道经理到底是怎么想的。之后的柜子桌子等等,宋元都不敢这么随便指,再三考量之后才说哪个合适。

差不多到八点的时候,经理才放过她说:“就买这么多了,饿了吗?我们下去吃东西。”

宋元似乎听得了解放的信号,哪里还敢和他多待。立刻说:“不用了,我回去吃点什么就行了。经理你就先忙自己的吧。”于是快速的把钥匙递给他。

他扬起眉毛说:“你帮了我这么一个大忙,我理应谢谢你才是。”

“不用不用。”

“那好吧,我送你回去。”于是他从她送走拿过钥匙,然后往电梯方向走去。

“不用了,经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了。”

“反正我也要回去,顺便而已。”

宋元再也找不到反驳的话。经理的奥迪很好开,车上有淡淡的薄荷香味,宋元还真不排斥坐他的车。终于到她的小区门口,宋元对着他微笑道:“谢谢经理。”

他微微点头:“嗯,回去吧,记得吃东西。”

她点头:“好的,再见。”

“嗯。”看着他的车离开,她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最近与他相处的时间太频繁,导致于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职场八卦在所难免。一天的中午,八卦女同事又扒出了一个惊天地的消息:“你们知道么?经理的第二春似乎出现了。”

“什么?不会吧,谁呀。我们公司的?”

“切,你看看我们公司谁能搭得上经理呀,肯定是外面的高管美女,有可能会是女硕士女博士女学生之类的呀。哈哈。”

“肤浅。”大家鄙夷翻白眼。

“那你说,谁呀。”

八卦女同事小声的说:“你们还记得上一年来我们公司的那个上市公司老总吗?”

“哪个呀?”

“就是做影视方面的那个。”

“哦。你是说那个中鑫影视的美女老总?”

八卦女同事打了一个响指说:“没错,就是她,名字李嘉欣。跟香港那个女明星一样的名字,一样的魔鬼身材,重点还是那张脸蛋,简直了……”

大家两眼放光,绝对是一个绝佳的八卦话题。“不会吧,你是怎么知道的?怎么都没有听说过啊,经理不是不涉及影视方面的公司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上个星期,有人看到经理和她一起吃饭。”

“一起吃饭也代表不了什么吧,他们在谈工作也说不定啊。”

“刚才你也说了,经理不涉及影视公司,那么他们不谈工作,那谈什么?”

大家低笑:“说得对,谈情说爱呗。”

听到这些,许琪走到宋元身边小声的说:“宋元,他们说的那位,该不会是我们见到的那位吧。”

宋元眨眼:“不知道。”

许琪看着她,又低一声道:“我觉得八成是。”

“为什么。”

“他们口中说的那个美女老总,我之前看见到过一次。上次觉得很熟悉,这次他们提出来我才想起来。而且,前段时间我还在公司见过她。”

宋元对上她的眼睛说:“你什么时候见到的?”这样光明正大的事儿,其他人会不知道吗?

“那时候已经上班了,我正巧从外面回来,她的车就在门口,我看到她送经理回来的。”

宋元眨眨眼:“这也不能说有什么吧?”

“你傻呀。现在可能没什么,并不代表将来没什么,更何况现在女的未婚,男的已离婚,都是单身,干柴烈火燃烧一把不就是熊熊烈火了么。”

宋元呵呵两声,没有说话。

“好了,大家不要再聊天了,赶紧工作。”红姐打断大家说。

宋元看向红姐,红姐却走到她的面前说:“小宋,李琛让你到他的办公室拿资料去工商局。”

宋元点头:“好的。”

她从经理的办公室出来,正好碰到红姐,宋元说:“红姐,经理的桌面没有资料啊,他有说放在哪儿吗?”

红姐说:“没有资料吗?我去看看。”说着走进他的办公室。她翻了翻,头也不抬地说:“小宋,他们说的那些事儿,你不要介意。”

宋元诧异一声:“我介意什么?”

红姐转头看向她,看着她发愣的样子笑了起来:“真是的。”

宋元眨眼,不知道她笑什么。

红姐喃喃自语:“这样看来,这家伙动作很慢。”她笑,“资料都没准备好,去什么工商局,不理他了。”

“……这样好吗?”

“没事,一会我给他电话就可以了。”

宋元点头。

刚想走出来的时候,红姐咦了一声。宋元问:“怎么了?”

红姐叹了一口气:“没事,我们出去吧。”

宋元点头。

红姐最后看了一眼抽屉里的文件。李琛这家伙做事埋得很深,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就犹如抽屉里的这个文件一样。房产转让书,转让给的名字是宁书,他的前妻。她自然懂得宁书的脾气,也懂得李琛的脾气。虽然他们之前离婚的时候没有财产纠纷,宁书离开也没有带走任何东西,更没有要李琛的任何财产。即使是如此,李琛还在离婚之后,把房产转让到她的名下。她想,不仅是房产,他占据的公司股份有些也会转移到她的名下。这就是他负责的一种表达方式。她无奈地笑了笑,视线看向宋元的背影。她和她,是哪些不同呢?可能只有他自己才有答案。

关于经理的很多绯闻,或许他自己也懂得,只不过他似乎并不太在意,别人说了什么他也不在乎。宋元从来没有见过他因为自己的私事跟同事或客户拉过脸。可能是他自己本身就没有太过在意这些事情。

一天的中午,宋元从外面回来。就在楼下的大门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就是之前见到与经理走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八卦女同事口中的美女老总吧。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套装,近距离看着确实是一个精致的美人。宋元从她身边路过,她身上飘散着香水味。她此刻在想,这才是上班人才有的状态吧,相对于自己,简直不能对比。

“李琛。”

宋元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刚擦身而过的女人喊着经理的名字。她抬起头,正好看到经理从电梯口出来。还真是巧,她可不是有意撞见他们。她无奈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经理走近,“怎么那么久?”女人小声抱怨道。

经理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喊住了宋元说:“资料给到客户了?”

宋元点头。

他颔首,“你先等一下。”

宋元眨眼表示不解。

他走到女人身边说:“抱歉,让您久等了,麻烦您走一趟。”

女人笑,“给李总跑腿是我的荣幸。”然后把手中的资料递给了他。

他轻声笑道:“我可不敢让蓝总给我跑腿,下次你给我一个电话,我让人过去拿就行。”

“既然这么不好意思,是不是该请我吃一个中午饭。”

“这是当然。”说着,他转身把资料递给宋元说,“麻烦帮我拿上去,放到我的办公桌,谢谢。”

宋元点头:“好的。”

女人突然说道:“这是李总的同事吗?要不一起吃个饭吧?”

宋元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已经吃过了。”她拒绝得很干脆,没吃过也要说吃过,她才不去做电灯泡。正巧,这会儿是下班时间,一些同事下来吃饭,大家之前就八卦了经理的事儿,仿佛现在就是证实了他们的想法,每个人都笑着打哈哈。

女人笑:“那就可惜了。”

“你先上去吧。”经理说。他的语气很平稳,听不出喜怒。

她点头,转身离去。

宋元回到办公室之后,就听到大家谈论八卦,内容自然就是经理的。许琪悄然的走到她身边说:“知道吗,刚才大家在楼下看到经理的绯闻女友了。”

宋元转了转眼睛:“我也看到了。”

她惊讶:“是那个女人吗?”

宋元看着她极其八卦的脸问:“你怎么也这么八卦。”

“我很好奇。”她郑重地说。

宋元点头:“是她。”

她呼了一声,“这么说来,真被我们猜对了?”

宋元不说话。

其他人都还在继续八卦,直到大家午间休息的时候才安静下来。经理恢复单身,现在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单身汉,虽然还拉着一个孩子,但并没有把他的价值拉低,反而拉高了。就在大家沉浸在经理的八卦中的时候,又传来一个附加值的信息。鞍山项目由客户拍板正式运行,因此又是一个高价值的项目在经理的关注下正式启动。宋元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成的,至少在她能见到的时间里,她看不出他做了什么工作,但是有些人就是这么厉害,在别人见不到的情况下,已经做了很多事情。

“哇,我真不知道经理是怎么做业务的。真是一个又一个的大项目做起来,我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家就已经运行了。”大家都在感叹之余,更多的是佩服。

公司每一年都会有一个年度大会,时间在一年的四月三十号。公司业绩时间不是以年底计算,而是在五月一日开始到另一年的四月三十日作为一个年度考核。所以每年的四月三十日就是年度大会,除了总结一年的业绩之外就是评选出业绩排名榜首。

大家都不用猜,今年的年度排名,经理是第一,貌似他已经拿下好几年的第一了吧。有人就这样问过他,年年第一的感觉怎么样?

经理这样回答:没什么感觉。

这是已经麻木的意思吗?

经理的业绩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在跟他接触的这几个月的时间,经理拿到的很多项目都不错,在他认为其他人有能力能够做到的时候,他会把这些项目分到他们的手中。有时候宋元在想,如果他没有把项目分到他们的手里,那么这一年下来,他们手中会有什么像样的项目吗?这不是鄙夷,而是现实。

大会过后,大家一起聚餐。每个部门都是坐在一起,他们部门的也不例外。大家都在谈论饭桌上的饭菜,进入佳境之后,其他部门的同事纷纷过来敬酒。不过敬酒的主要对象自然是经理。经理笑着说:“你们这是要搞倒我吗?”

那些人笑着说:“你今晚不倒不行。”

“别。我还开车呢。”

“开什么车,一会儿打车回去。干了。”

大家都是同事,笑笑闹闹之后就过了。宋元看着他一口又一口的往肚子里倒,这么多人来敬酒,比高层还忙。不得不说部门与部门之间都是一种竞争,更别说外界公司产生的竞争。但是竞争归竞争,工作之余都还是同事。

经理喝了很多,自然不能开车。不过大家都是开有车来的,没开车的人自然就没有驾照。最后送经理回家这样的重担竟然落到了宋元的手里。许琪同情的看着她说:“谁叫你有驾驶证。”

宋元无语,有驾驶证就必须当司机吗?这是什么道理。转眼,她说:“那个,小郭不是也有驾驶证吗?他没开车来吧?”

“他喝酒了,现在还让别人送他回去呢。”

“那要不给经理叫个代驾吧?”

许琪眨眼:“你怎么了?这可是你的领导,你还敢推卸责任?更何况也就你没喝酒,你不送谁送。”

宋元叹气。

“宋元。”经理的声音突然在她的身后响起。

许琪眯着眼睛,向她示意了一下。宋元回头,他把他的车钥匙递给她说:“走吧。”

宋元呼气:“嗯。”

路上,坐在后座的他正在闭眼休息,不过脸色不是很好,估计是喝了太多酒的缘故。刚想转出大道的时候,他说:“去山水文园。”

宋元诧异:“你不回家吗?”

他没有回复她,只是嗯了一声。宋元咽了咽口水,开始导航去山水文园。奇怪的是,山水文园与她住的地方很近,转弯下去就是她所住的地方了。到了山水文园门口后,她说:“经理,到了。”

他张开眼睛。宋元发现他用手捂着肚子,她问:“经理,你怎么了?”

“胃疼。”

看着他难受的样子,她转身看向旁边的药店说:“我去给你买点药。”说着就下了车,跑到对面的马路。

回来的时候,她的手里有药有水。“给你。”

他对上她的视线。他笑一下,“谢谢。”他扭了好久,都没有扭开瓶盖,最后还是宋元帮忙打开的。

看着他吃下之后,她才问:“经理,你来这里干什么?”

他扬起眉毛,“我家。”

她一怔:“你不是……”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事情,她停住了嘴巴。她笑着转移道:“这里拐弯就是我住的地方了,跟我家很近。”

“我知道。”他说。

他知道?对,他送她回家过。“那你的车放在这里可以吗?”

他说:“可以,这里有监控。”

她点头:“那我先回去了。”

下了车之后,她抿着嘴,转身离去。刚走几步,他喊道:“宋元。”

她回头。

他微微抬起头,灯光照射到他的侧脸,显得很柔和。“回去注意安全。”

宋元笑:“好的。”她知道他的目光还在,脚步不敢停留继续向前走,拐弯就是她所住的小区大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出了车站之后,她们打车到汽车站,她们要去的不是沈阳市中心,而是县城。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到县城,在下车之际突然看到一群...
    谷四爷阅读 93评论 0 0
  • 在放年假之前的一个星期,已经没有多少业务。很多人都计划请假回家,然而像他们这样的人员只能跑去送礼了。经理给了她一叠...
    谷四爷阅读 138评论 0 0
  • 变量可以指向函数 函数名其实就是指向函数的变量 高阶函数:能接收函数做参数的函数 变量可以指向函数 函数的参数可以...
    Ji_uu阅读 55评论 0 0
  • 初入职场者,前三年做事,后三年做人;初入创业者,前三年生存,后三年扩张;初入行业者,前三年沉淀,后三年发声。在当下...
    乔岩忆梦阅读 71评论 0 0
  • 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 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妙色...
    登泓听香阅读 513评论 0 0
  • 对某个灰犀牛事件的危害,我们的接受程度和应对能力取决于之前我们应对类似事件的经验。如果该类事件从未发生过,...
    馆员日省阅读 18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