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怪诞脑科学》

02 读书笔记#

2019年7月15日

  • 只有在镜子中诚实地审视自我,清醒地认识到优劣并存,我们才有机会最大程度地利用进化赋予给人类的这个——虽然杰出但仍不乏瑕疵的大脑。
    2019年7月17日

关于记忆的部分

  • 近因与频率之间存在同样的冲突。
  • 这种行为的实质就是常规举动(开车回家)战胜了最新目标(我们的配偶要求我们顺道买点牛奶回家)
    ::近因就是突发事件,频率是习惯使然。习惯会让我们忘了临时的事情::
  • 在我们的记忆之中,发生的事情的内容很少能和发生的时间匹配起来。
  • 事情发生得离现在越近,我们对其的记忆就越是鲜明。
  • 我们可以不单纯依靠自己的回忆,而是试着通过推测分析来获得事情发生的大概时间。通过一种被称之为“重现”(reconstruction)的过程,我们可以往前追溯,把日期不能确定的事情和日期已然确定的事情联系起来。
    ::如果记忆的本质是场景重现,那可以如何运用其规律帮助我们完成记忆任务呢?::
  • 人类为了克服没有邮政编码式记忆的弊端而不得不使用许多笨拙的技巧。1、“位置记忆法”(method of loci),每个房间为检索记忆提供了不同的背景。2、使用节奏和韵律来辅助记忆。3、最古老的备用方案——简单练习、一再重复,这依然属于原本就不应该出现的拙劣之物。
  • 对我们人类来说,背诵台词永远不会像电脑检索数据那样简单。我们提取记忆不是像计算机那样从硬盘某个分区读取文件,而是把尽可能多的线索拼凑起来,希望从中找出最匹配的信息。
    ::记忆的本质还是拼线索,就像记忆消费税应税品的场景。::
  • 我们就只能依靠一种完全不同类型的解决办法——调整我们的生活方式去适应人类记忆的局限性
  • 我领悟到唯一可以克服自己天生心不在焉这一缺陷的方法就是,养成一些习惯来降低自己对记性的依赖。比如,我总是把钥匙放在同一个地方,把需要带去上班的所有东西都放在门口
  • 我们只能用背景关联式记忆滥竽充数,尽力模仿邮政编码式记忆的完美效果。
    ::尽力使用记忆技巧::
  • 在那些需要迅速做出决策的情况下,近因、频率以及环境都是辅助记忆最强大的工具。
    ::把近因、频率和环境相结合,辅助记忆。::
  • 把记忆的缺陷当作优点的市场论调并没有可靠证据支持:我们不想忘掉那些我们想要记住的事情。
  • 我们通常无法压抑那些让自己痛苦的想法,并且我们也不会自动就忘却它们。我们记住它们并不是因为我们想记住它们,而我们忘记它们也并不是因为我们希望将其忘记。
    ::记忆的问题任何市场论调都无法避开:我们想记住的记不住,想忘掉的忘不掉。::
  • 我们记住和遗忘的,都是由环境、频率和近因共同决定的,而并非我们实现内心平静的一种手段。
  • 背景关联记忆:快速但不可靠。
    ::记忆的本质核心::
  • 推理能力和记忆是不相关的,例子:计算机依靠关于过去的一组可靠数据来对未来的天气情况进行预测。这时如果降低其存储质量,不但不能改善其预报精度,反而会削弱预报的可靠性。

关于信念的部分

  • 我们往往对笼统模糊的一般性描述存在过度解读的现象,甚至以为它就是针对自己的情况而量身定做的——虽然事实上并非如此。
    ::星座占卜用语为何信众广阔的原因,就是因为模棱两可的言语和自以为是的对号入座::
  • 审美因素会在产生信念的过程中具有干扰作用。
  • 光圈效应(及其令人心碎的相反现象——音叉效应)只不过是特殊个例,它反映出我们生活中所存在的一种更普遍的现象:几乎任何在我们脑海中浮现的念头,哪怕只是一两个零星的单词,都会影响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感知和观念。
  • 出现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脑海中出现的每个信念都要事先经过背景关联记忆的过滤,而这样的过滤本身又是不可预测的。我们要么直接回忆起先前形成的某个信念,要么就根据正好在脑海中浮现出来的那些记忆来考量自己心中的信念。
  • 但是,几乎没有人认识到变幻无常的记忆对自身信念产生影响的程度会有多大。
    ::例子:爱冒险的唐纳德和鲁莽的唐纳德::
  • 我们以为自己的主观感觉很客观,其实它很少能够完全契合现实情况:并且,无论我们多么努力地希望做到尽量客观,但人类持有的信念,由于始终无法摆脱来自记忆的影响,必然要受到我们难以觉察的种种琐碎细节的深刻影响。
    ::使用自省提高警惕,我们是否被什么条件误导了::
  • 日常生活中的大多数人际摩擦产生的原因,都是由于我们未能反省自己持有的信念到底在多大程度上符合现实情况。例子:当我们和配偶或室友为该谁洗碗而争执不休时,我们很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更多想起的是自己以前洗了多少次碗(和自己的配偶或室友洗碗的次数进行对比)。毕竟,我们的记忆主要是根据自身经历而进化出来的。由于我们很少对自己记忆的这种分配不均进行反思,于是就以为自己总体上比别人多做了工作,
    ::这或许也是达克效应,自视甚高的原因::
  • 意识到自己在信息采样方面存在的局限性,就能让我们的心胸变得宽广起来,不必事事都和别人斤斤计较。
  • 锚定效应和心理污染效果。
  • 通过背景关联记忆的作用,上扬的嘴唇往往会自动引发快乐的想法。
  • 如果你让人评价诸如中国书法之类的东西,那么较之于从未见过的书法作品,他们往往更偏爱自己曾经见过的作品。
  • 偏爱熟悉的事物非常适合我们祖先的生存状态,这也是进化过程以惯常方式做出的选择结果:青睐熟悉事物的生物比那些太喜欢猎奇的生物更能繁衍后代。
  • 比如,人们倾向于选择现有的政策而不是那些尚未推行的政策,即使他们并没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表明前者在现实生活中执行有效。
    ::所以说要在组织中推行新思想,新做法,改革的效果要好于颠覆?从某中程度来说,我们害怕接受新事物的本质是新事物的未知性,决策后果的利益得失很难被量化衡量。在谷歌重新定义公司中,作者提到过类似的观点,要说服你的团队接受决策,不要诉诸于理性,直接简单诉诸于利益,应该给大家指明看得见的好处::
  • 在封建制度、十字军东征运动、奴隶制度、种族隔离制度和塔利班政权存在时期生活的许多人们,虽然认为他们现存的体制存在缺点,但还是认为它们具有存在价值,并且(甚至有时)比他们能够设想的其他政体效果更好。”简言之,心理污染会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
  • 我把后面这种系统描述为“慎思”,而不是其他字眼,比如“理性”,是因为慎思系统不能保证自己确确实实是在用合理的方式仔细思考问题。
    ::系统一和系统二,系统二的特点是推理和思考::
  • 但我要告诫诸位,不要把反射系统和情感问题等同起来。虽然可以证明许多情感(如恐惧)是反射性的,但像幸灾乐祸——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对手的痛苦之上——这样的情感肯定不是。
  • 大量的反射系统和情感之间没有丝毫关系。当我们在楼梯上要摔倒时本能地伸手抓住栏杆,此时反射系统显然是现身来救我们的——不过它这样做的时候可能完全不带任何情感。
    ::别想为自己的恶找借口::
  • 即使慎思系统作为进化中的最新技术,显得更加精密复杂,但它从来就没有真正获得过恰当的控制权,原因就在于它做决策的基础,几乎无一例外都来自不那么客观的祖传系统所提供的二手信息。
    ::系统二的局限性,就是决策的基础来源于系统一,很多时候会胡乱输入,胡乱输出::
  • 更糟糕的是,当我们感到自己压力山大、身心疲惫或精神涣散时,尽管此刻最需要慎思系统发挥作用拯救我们,可它却最先受到影响,在关键时刻弃我们于不顾,任由我们被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反射系统摆布。
    ::意志奔溃的结果,被本能操纵一切。酒后失态的理论原因::
  • 进化把推理能力设置在背景关联记忆的层面之上,给我们留下了推理客观的幻觉。进化给我们提供了深思熟虑和推理分析的工具,但又不能保证我们在使用这些工具时不会受到其他因素的干扰。我们感觉自己的信念是建立在客观坚实的事实基础之上的,但我们的祖传系统往往以我们难以觉察的微妙方式来塑造我们的信念。
  • 愿意相信占星术的人可能会注意到上面的描述完全符合自己某一天的具体情况,而千百次地选择忽视(或寻找理由百般辩解)占星术其实只是模棱两可、语焉不详的一堆废话而已。这就是所谓的“确认偏误”。
    ::人的非理性,或许可以从中找到人际关系的突破口。::
  • 进化赋予了我们欺骗自己的能力,使我们能够接受自己愿意相信的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