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山寨,想给他们鼓掌!

梵高,一位苦命的艺术家。

一百多年来,他的故事,他的画作影响着无数的后人。

2017年,一部《至爱梵高》感动了全世界。

当时,铺子坐在影院里,当片尾曲《Starry Starry Night》响起时,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

两年后,铺子再次为梵高留下了眼泪。

只是这一次,“梵高”来自中国——

《中国梵高》

这是一部中外合拍片。

2011年,影片开始筹划,2016年11月在阿姆斯特丹首映。

2017年,它进入中国,在First青年电影展上展映。

由于“卖相”不佳,它一直未能在国内院线大范围上映。

不过,铺子觉得,比起太多院线里的电影,它要好看得多,感人得多。

深圳,大芬村,世界油画第一村。

1989年,第一家油画“山寨”坊在此落地。

30年来,大芬村已经生产出一百亿张油画,销往世界各地。



在这0.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上万名油画工作者。


每天,他们都在画室里复制着梵高、莫奈等名家的名作。


基本上,他们吃在画室,睡在画室。

赵小勇,是这群画手里的佼佼者。


他在大芬村已经画了20多年,从一人奋战,到老婆、兄弟全家一起画。

如今,他在大芬村已是师傅级的人了。

起初,赵小勇对画画,对梵高一无所知。

对他来说,画画只是一个糊口的工作,而选择梵高只是因为他的画最好卖。

但,渐渐地,梵高似乎融入了他的灵魂里。

甚至,他晚上做梦也会梦到梵高。

梦里,梵高对他说:小勇,你现在画我的作品怎么样呢?

赵小勇回答道:我已经进入你的状态了。

这时,赵小勇想和梵高握个手,但伸手过去时,梵高却突然消失了。

梦醒了。


那一晚,赵小勇再也睡不着了,梵高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后来,赵小勇认识了一个荷兰的客户。


从此,他产生了一个梦想。


那就是,他想去荷兰。


他想亲眼看看梵高的真迹,亲自感受那片星空,那片麦田。



不过,去荷兰,并不容易。


赵小勇的妻子就表示反对。


因为,来回的路费并不少,而他们一年其实赚不了几个钱。


毕竟,他们只是画画的农民工。



不过,赵小勇还是很执着。


他觉得,真迹毕竟和照片不同。


自己看过真迹之后,一定会画得更好,赚更多的钱。


最终,他说服了妻子,去了阿姆斯特丹。



不过,这一次朝圣之旅,却对他造成了不小的打击。


一直以来,赵小勇对自己的画有一个美好的想象。


他以为,他的画在荷兰会是在高档的画廊里售卖。


在梵高博物馆外的纪念品店,他看到了自己的画。



很显然,他感到很失望。


阿姆斯特丹的街边,站在自己的画作旁,赵小勇落寞地抽着烟,不发一语。



进入梵高博物馆后,赵小勇看到了梵高的真迹。


在《星空》、《自画像》、《向日葵》前,赵小勇驻足良久,仔细欣赏。


他感叹到:不一样,颜色不一样。



被真迹震撼的同时,博物馆一位工作人员的话难住了赵小勇。


那人随口问道:你画了梵高二十多年,那你有自己的作品吗?


听到这句话,赵小勇吓了一跳。


他一时语塞,不知所措。


他猛然意识到:二十年来,我自己一副什么(原创的)作品都没有。



二十年来,赵小勇画了数不清的梵高,自认可以以假乱真。


但,他始终只是个画工,而不是画家。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在离开博物馆后,赵小勇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画了梵高二十年,比不上博物馆里的一副作品。



说实话,这一句话深深触动了我。


赵小勇,从小家贫穷,初一因为妈妈付不起学费而被迫辍学。


年纪小小的他早早进城打工,变成一个农名工。


96年,为了谋生,他在大芬村开始临摹梵高。


虽然出生贫寒,身在底层,但耳濡目染的,他对所谓艺术产生了向往。


他渐渐感受到生活不仅有柴米油盐,也可以有审美的享受和表达。


在脚踏实地的同时,他尝试去触摸星空。



临摹梵高一辈子,他以为自己进入了梵高的状态。


但,现实是,他依然只是个画工。


荷兰之行,更是让他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我到底有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别人欣赏?



当然,不仅是他,大芬村的“中国梵高”们都有过这样的纠结。


生活,艺术,对他们来讲似乎总是彼此拉扯,难以交汇。


或许有人会问,他们为什么不尝试创作自己的画呢?


答案很扎心——他们害怕自己像梵高一样。


一开始临摹梵高,他们多数不清楚梵高是谁?


后来,他们观看了关于梵高的电影,终于认识了梵高,认识了梵高的凄惨和孤独。


如此厉害的人,竟然过得如此悲惨,那我呢?


于是,这些中国梵高们矛盾了。


他们爱画画,心怀艺术,想表达自己,想从画工变成画家。


但,以前,他们怕自己画得不好。


现在,他们害怕自己有梵高一样的悲惨结局。



此情此景,令人唏嘘。


一百年前,梵高的画作无人问津,凄惨死去。


谁能想,那些作品日后会价值连城,还养活了一大批临摹者。


一百年后,赵小勇他们因为生活穷苦接触到了梵高,感受到了艺术。


但,他们也害怕一旦一心扑在艺术上,会毁掉自己现在的生活。



令人高兴的是,赵小勇还是勇敢地向艺术迈出了一步。


临摹梵高二十年后,他终于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作品。


他画了家乡的老奶奶,画了家乡的石板路,画了正在画画的“中国梵高”们……



当年,梵高在给弟弟的信中这样写道:


亲爱的提奥,我正朝着目的地在走,我以为那个地方很近,但也许非常遥远。


如今,赵小勇也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那个地方在哪里,或远或近,没人知道。


但是,他确实迈开脚了。


这二十年来,他一直在临摹梵高的《星空》。


那片星空照亮了无数人的黑夜,抚慰了无数孤单、寂寞的心。


相信有一天,他也能画出一片星空,属于赵小勇的星空。


摘自:

电影铺子

微信 | movpuzi

电影大餐、生活甜点,荤素搭配,常吃不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