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墨竹林里遥相见》第五章  佳期(一)

》》》连载目录

天渐渐冷了,路上的行人都拼命地裹紧外套,墨竹悠闲地在街上踱步。梁锦儒请了年休陪韩雅清去旅行了,或许他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弥补韩雅清,修复两人之间裂痕,所以墨竹只好提前出师了。

今天本来约好九点半的采访,因对方临时有事推到了明天。细想了一下再没有其他要紧的事情,墨竹便一个人在街上闲逛。圣诞节快要到了,街上的商店已经装扮出浓浓的气息。上学的时候墨竹从来不过洋节,并对周围同学的狂热嗤之以鼻,工作一段时间后,她渐渐意识到自己太过迂腐,所以她想小小改变一下。

路边一家精美的格子铺吸引了她,她决定进去为自己挑选一件圣诞节礼物。屋子里琳琅满目的商品让她眼花瞭乱,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她发现了一套DIY书签,每一张书签都印有“missing you”,外面一圈是淡淡的小花,给人春天般的温暖,中间是一片留白,供自己自由发挥。墨竹毫不犹豫买下,作为送给自己的第一件圣诞节礼物。

接下来几天异常忙碌,好几个采访都挤到了一块儿,再加上临近岁末,杂志要推出各种各样的年终盘点,让墨竹连续好几天加班到深夜。

一天夜里,墨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脱掉外套便躺在床上不想起来。突然感觉右手碰到了什么东西,抬头一看,床头竟然放着一只鼓鼓的长筒袜。墨竹腾地从床上跳起,把长筒袜拿在手上,环顾四周,窗户是关着的,屋子里的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墨竹把长筒袜里的东西倒出来,散落在床上的是一只苹果,一个音乐盒,还有一些费列罗。墨竹这才想起原来今天是平安夜,作为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她当然不会认为这是圣诞老人的礼物,可又是谁如此神通广大呢?

这时她发现在那堆巧克力中有一张小卡片,上面是一串字母:sk ep r vdvy , wq nnxc fhfj q r ny yny ,qdyn wq txgd nnqi。alw qiu。墨竹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这到底是哪国的语言,打开电脑把单个词组输进搜索引擎亦一无所获,所以墨竹推断这并不是某种语言的单词,而是一种代码。可是这个神秘人是谁呢?他是怎么进来的?这串代码又是什么意思?

想到明天还要上班,墨竹赶紧洗漱上床,躺在床上一连串的疑问仍纠缠着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这一晚她华丽丽地失眠了。

第二天出门的时候,碰到了住在隔壁的小情侣,女孩见了她立马一脸的兴奋:“你真是太幸福了,有一个这么浪漫的男朋友!”

墨竹脑子里本来就晕乎乎的,听她这么一说就更加糊涂了:“男朋友?什么男朋友?”女孩见她一脸疑惑显得更加兴奋:“难道你昨天没有收到圣诞老人的礼物吗?”墨竹一听顿时清醒过来:“你怎么知道?”

女孩一脸得意:“昨天晚上有个男孩子来敲我们的门,他说他想给你一个惊喜,可是又没有你房间的钥匙,所以想从我们的窗户外面爬过去。”“他告诉你们他是谁了吗?”墨竹急切地问道。“没有,不过我们也担心他会不会是坏人,所以要他把身份证先放在我们这里,直到看到他两手空空地出来,我们才把身份证还给他的。我从他的身份证上看到他的名字叫陆远遥。”

居然是他,墨竹愣在原地,直到小情侣和她道别才回过神来。这一整天她都心神不宁,陆远遥的行为让她惊讶不已,这分明是一个年少冲动的男生才会做的事情,可他却是一个三十出头的老师,而且此前对她从无表示。

如果是一个追求她的男生,那他的行为确实把她感动了,可他曾经是她的老师,这种角色上的矛盾让他的行为显得异常费解,就像卡片上的那串字母一样。她有想过要不要打电话谢谢他的礼物,可一转念又觉得当务之急是先搞清楚卡片的意思,才能了解陆远遥的真正用意。

下午上班时,主编打电话给墨竹让她把昨天B杂志社传真过来的商榷函多复印几份,一会儿开会时要用。到了文印室,文员小周告诉她复印机坏了,一时半会儿修不好。“怎么办呢?主编说一会开会时要用的。”墨竹焦急地问。

小周瞟了一眼墨竹拿来的材料说:“也没几个字,我输到电脑里再打印出来,用不了几分钟,你稍等一会儿。”说着便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打起来,墨竹站在一旁看着她快速地输入。

突然,墨竹发现小周的输入框有些奇怪,那些字母拼起来并不是字的拼音,于是好奇地问:“你用的是什么输入法啊?怎么和我们平时用的不一样。”“五笔啊,我们这个年纪大多都用拼音输入了,但是像我们这些每天都打很多字的人还是用五笔打得比较快。”小周漫不经心地答道。

墨竹突然眼前一亮,拿到小周打印好的材料便立刻跑回办公室,从网上下载了一个五笔输入法,把卡片上的字母输进去,答案终于揭晓了:可爱的姑娘,你已经走进我的心房,希望你每天快乐。陆远遥。看到这句话墨竹感到心跳加速,脸上热辣辣的,虽然也猜测过这层含义,可是当这串文字映入眼帘时,还是觉得意外。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待办公室的同事都走后,墨竹终于可以一个人静下来好好想一想这件事情。

陆远遥喜欢她?她觉得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么自己喜不喜欢陆远遥呢?好感肯定是有的,但是墨竹不确定那种感觉是对一个老师的敬慕还是对一个男人的爱慕,抑或是对他屡次相助的感激。不管怎样,他如此大费周折地送她礼物,自己总要说声谢谢才是。

于是她拨通了陆远遥的电话,还没等墨竹开口,电话那头陆远遥便抢先道:“我在杂志社楼下,还没有忙完吗?”“什么?”陆远遥的步伐太快了,墨竹显然跟不上他的节奏。“不用急,慢慢来,我在楼下等你。”陆远遥的声音里饱含着爱意,却让墨竹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墨竹的性格中最大的特点就是内敛,这注定了她不可能主动对一个人说喜欢你,就连别人发起进攻的时候也会下意识地逃避。“我该怎么办呢?”下楼时她在电梯里问镜中的自已。

陆远遥穿着黑色呢大衣,配一条黑灰格子围巾。墨竹走向他,她知道,无论今后如何发展,眼前这个人再也不是从前的陆老师了。“老师,谢谢你送我的礼物。”墨竹低着头说,她不敢看陆远遥。

“还叫我老师吗?”墨竹低着头不说话,陆远遥又问:“代码已经破解了?”墨竹点点头,她知道此时的自己定是已经窘得满脸通红。

两个人并肩在路上走着,并不言语,墨竹想起了很久以前他们也曾像今天这样并肩走在校园里,但是那时候并无这些复杂的情愫,所以无所顾忌。

“晚上想吃什么?”陆远遥打破了沉默,墨竹本来想说“随便”,转念一想干嘛那么娇矜,于是说:“我想吃火锅。”陆远遥赞许地点点头。

墨竹本是湘妹子,从小爱吃辣,陆远遥却是南方人,辣得直流眼泪不停喝水。“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这么不能吃辣。”墨竹嘴上道着歉,心里却暗暗发笑,从来没有见过陆远遥如此狼狈,完全不像一个老师。

陆远遥猛喝了一口水说:“爽啊,这顿饭必定终生难忘。”见墨竹低着头咯咯地笑着,陆远遥忽然一脸严肃道:“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墨竹猛抬起头,不知是故意还是真呛到了,突然开始咳嗽。陆远遥见状忙给她倒了一杯水,待咳嗽停下来,墨竹已是满脸通红。

墨竹低着头有些局促不安,陆远遥问她的话,她听到了,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在学校的时候也有男生追求过她,但她始终不屑一顾,在她看来那些男生的技俩都好幼稚,比如在图书馆门口制造偶遇,比如偷偷地在她的座位上放零食。她觉得他们并不是在争取一段感情,只是需要一个女朋友而已,不是她也可以是别人。

陆远遥见她低头不语,笑着说:“没关系,你慢慢想。”墨竹抬起头看着陆远遥:“老师,你喜欢我是把我当成一个思想单纯的女生,还是一个心智成熟的女人?”陆远遥被她问倒了,思索片刻才道:“当然是一个女人。虽然你还没有正式毕业,但你已经不是我的学生了。”墨竹又说:“可是我不确定自己的爱慕是把您当成老师,还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陆远遥的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傻瓜,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一个男人,而只有站在讲台上时,我才是老师。”陆远遥的坚定并没有消除墨竹内心的犹疑,面对这份突如其来的感情,她有些受宠若惊,但更多的是不知所措。从小到大一直小心翼翼的她,不敢轻意表态。

接下来一段时间,陆远遥几乎每天下班都会约墨竹一起吃饭,饭后散一会儿步,然后直接送墨竹回住处,连周末也不例外,除此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活动。让墨竹不禁怀疑日日相伴的陆远遥和爬窗送圣诞礼物的陆远遥是不是同一个人。

如果说这就是所谓的追求,也未免太过平淡,抑或是陆远遥以为自己早已将她收服所以无需再多花心思?有一两次,她想以工作为由拒绝,可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是不敢拒绝,或是不忍拒绝,还是不想拒绝?

墨竹第一次感到读不懂自己的心,只能一点点看着自己沦陷。她只知道,圣诞节之后的每一天,她都沉浸在幸福里,在这个城市,她不再是孤苦无依的一个人了。只需对方一个电话,一条短信,甚至一个QQ表情都能让生活变得无比柔软。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