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红薯

图片发自简书App

傍晚回家,路过拐角的店,不经意间就看到它们,安安静静地躺在烤箱里,或丰满,或纤瘦,简直就像古时温婉的女子,痴痴地瞧着过往的行人,等待着爱它的人为它驻足。

莫名地就被打动了。

问店主价钱,他微微笑着,似乎说了些什么,可我什么也听不到。他又用手指了指左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才发现旁边才是小店的入口,而我站了许久凝望了许久的是一扇厚厚的玻璃!

店里只有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是六七十岁的样子。眉眼都很和善,脸上的笑容,在这个寒冷的初冬的夜晚显得格外温暖。

老人打开烤箱,立即一股香味扑鼻而来。那是我熟悉的香味,曾经无数次,我的笑脸都会在这样的香味里漾开。

“你个小姑娘,也不要拿太大的,吃不了浪费了。”老人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拿烤箱里的红薯,“这个个头适合,不会把你的小肚子给撑得难爱。”

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老人,守着他路段并不繁华的小店,进来的客人也并不是很多,可他却一点也不想着推销,他想的只是会不会浪费,只是他的客人吃了过多的红薯后肚子会不会撑着难受。

一时间我的手就僵在那里,原本要选择的那个红薯也突然间不好意思去指。怕他说那红薯太大,会吃撑了我的胃。

他见我沉默,又诚恳地将身子移到另一一只烤箱旁:“这边的红薯是红心的,女孩子会更喜欢吃。就选这一个吧!”

他选的那一个红薯细长却又饱满,一看就是好货色。我不由地就喜欢上了,直觉得这块红薯就该落到我的手里,再被一点点地吞进肚子里。

“你总是把最好的选给客人,那些剩下的残兵败将卖可就卖不掉喽。”我捧着热乎乎的红薯和他开玩笑!

“不会的,我们的红薯没有残兵败将,只有不同的适合对象。要是来个大男人,我肯定建议他买这个圆滚滚,像不像个大力士,吃了后一定充满力量。要是来的是小女孩我就给她这个小调皮,样子这么可爱,像不像一只小兔的耳朵?小孩一定喜欢。”他手指的那块红薯,细细弯弯的样子,原本并没什么特别,可是经他那样一描述,当真觉得是只可爱的小兔那弯弯的耳朵了!

“丫头,你别见怪,老头子就喜欢乱编。”一旁的老婆婆拉我在小桌前坐下,眼睛却看着老伴一脸的宠溺。

“生意还好吗?”我突然生起要聊天的兴致,这让我自己都觉得奇怪。父亲过世后,我似乎很害怕见到与他差不多年纪的老人。总是远远地就避开,害怕他们脸上那幸福慈祥的笑容。曾经那样的笑将我的世界魔术般地永远留在春天。

“还可以,我们老两口都有退休工资,不指望这里的钱养。”他摊摊手,望了一下又去柜台忙碌的妻子,“就是老太婆有点烦,非得要弄什么奶茶肉卷的。说这样配搭着才吃得香甜,吃得暖心。”他的话语里虽然有些埋怨,可望着妻子的眼睛里却亮亮地闪着疼惜。

“你忘了,丫头出国前最喜欢你的烤红薯配我的奶茶。”婆婆嗔了他一眼,“不是你说的,要让别人家的孩子也能吃到咱丫头吃的美食?”

“对对对,我错了,老太婆,你还不快泡杯奶茶给这姑娘。你看她啃红薯的样子多像咱家丫头啊。”

他们俩都看着我,目不转睛,眼里的温柔几乎要将我融化,仿佛捧着红薯的我变成了他们远在异国他乡的丫头。

老婆婆突然别过脸,用衣袖轻轻拭去眼角的一丝闪烁,转过身,低着头去做奶茶了。

我也低下头,假装继续啃着手中暖暖的红薯,眼里却早已湿润一片。

父亲,你还记得吗?那条夕阳西下的乡村小道上,你静静地站在那里微笑,怀里总会揣着一块烤好的红薯,你亲手烤好的红薯。

当我欢蹦乱跳迎向你时,你接过我的书包,将怀里热乎乎的红薯递过来。我便一边啃着那比霞光还要美的红薯一边欢叫着朝家奔跑。

“慢点,走慢点,吃慢点。”你担忧地喊,我边应着,边贪婪地品尝着你给我的这独特的慰劳品----你蹲在土火坑旁,将最饱满的红薯放进,慢慢地烤,慢慢地翻,直到它外面金黄,里面红润,通体绵软,更是满溢诱人的香气。

晚霞落在我充盈着幸福的身影上,红红的、暖暖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