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个马拉松

96
粉红嬷嬷
2016.12.18 17:59* 字数 2136

今天跑了马拉松,第一个,全程。跑之前是有点紧张的,最近跑马猝死的人太多了,我还专门买了一天的保险。但是我觉得我跑完应该没问题,除非有啥意外,真有啥,那就爱死死去吧。哼!


我早上起不了早,闹钟响了摁掉睡了个回笼觉。结果没时间吃早餐,没时间去洗手间,恰好昨天晚上吃的有点多,嘿嘿。结果跑到北站赶地铁,还是错过了大部队。但是赶路时认识了一个小哥哥。起跑前走散了,但是刚开始跑他就从后面追过来用小红旗戳了我一下。前十公里我就跟着他跑的,结果破了我十公里的PB,跑进了五十七分钟。我一看这不行,后面还有三十公里了,就放慢了速度。然后就被小哥哥甩掉了。后面没再遇到。我就开始了一个人跑的旅程。


也许是单身妹子一个人跑很招眼,路上不断有不认识的人跟我打招呼。我一向面冷,尤其是陌生人。不想回复,挤出干巴巴的微笑,心里有点尴尬。这期间不断被认识的跑友超越,然后甩掉。我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因为没跑过半马以上的长距离不敢冒进,自己跑到25公里,然后剩下的路程走完,时间是足够的。数学不太好,我心里算了好多遍。直到十六公里,我肚子告急,早上没时间上洗手间,忍到现在,然后排队上临时洗手间。洗手间出来后就不大想跑了,我要跑全马吗?确定吗?现在连一半都没跑到啊,我能跑完吗?就这样,我脑子里经历了马拉松最难熬的天人交战。我把所有看到的鸡汤都在脑子里过了一边,然后又自我批判了一边,这鸡汤一看就不科学,哪个脑残写出来的。一回过神来,我竟然跑过了半马全马分界店,跑到了半马的跑道。这是神的旨意吗?但我丝毫没有犹豫,请相信我!我折返回全马的跑道。


这就有点尴尬了,我不相信鸡汤,我还是选择了鸡汤大师们希望我选择的路。我心里有点不服气。然后又开始找借口,我这名额不是自己的,自己的没跑完什么都好说,这是别人的啊,跑不完你好意思吗好意思吗。所以跑全马不是我的选择,我是被逼的,一定是这样。说服了自己,我不再纠结全马半马的问题。还欣赏了一下一路的风景。这路线不错,把几年前我生活过工作过的地点全部重游了一遍。我甚至有点小感慨,小忧郁。脑子里回想了一下以前的生活。但是,……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我开始抽筋。我记得是25公里左右开始的。右小腿开始抽筋,好痛。原来抽筋是这样的体验。我想走到赛道边上以免挡住了后面的人,完全做不到。根本站都站不住。脚趾头使劲收缩,怎么都伸不直。我只好就地坐下,不知道为什么抽筋,难道是缺盐?出汗出多了,我想。用手把脚趾头使劲掰直,拖了鞋休息了会。感觉好了,又准备跑,跑不到十米,左小腿肚子开始大抽筋。这双腿罢工,是要闹怎样!休息了会,走到最近的医疗点,问为什么会抽筋?小姑凉很专业的告诉我,是运动时间久了,运动多了。要怎么办?坐下来休息。慢走可以吗?可以。好的。边走边琢磨着,运动时间久才抽筋?我徒步运动时间更久,也没抽啊。怎么着也走过几个五十公里以上距离,应该还是缺盐吧。然后我边走边试探我的腿,有时候跑十几米轻微抽一下,我就走走跑跑。顺便把朋友给的盐丸吃了。


跑步真的很枯燥啊,不抽筋我脑子又闲不住了。我把认识的人都想了一下,这会谁谁该到了,谁也差不多了。这会只要看到饮水点和补给点,我就吃我就喝。早餐没吃,得补回来。但是水不管怎么喝都不解渴,我觉得那种渴是来自心灵深处和灵魂深处,得泡在水缸里才能解渴。遂开始自己熬鸡汤,能吃能喝有的吃有的喝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如果能跑完,你要珍惜你的生活啊,我的女王大人。


但是水一喝多了吧,各种问题,跑不动,还胀气,还想上洗手间。马拉松赛道上的洗手间,多抢手,每个门口都排着队了!愁死人了。我下决心,要管住嘴,饮水点不再喝水,忍一下这种饥渴,毕竟人生想干点大事总是要忍一阵子,苦一阵子。事实上,到了下个饮水点,我说的所有的话都随风飘散,管它了,我都跑全马这么虐了,还不能对自己好点。哼!


都说真正的马拉松是从30公里开始,我想偷懒的时候我想,哼,瞎说,真正的马拉松从你每一个决定坚持下去的当下开始。过了30,我腿又开始抽筋的时候我很快不这么想了。我想的是,真正的马拉松从30公里开始这话谁说的啊,简直是太对了,简直想送你一朵小红花啊亲。这次大抽筋后,我士气直降为0。彻底决定放飞自己,不跑了!看到补水点,我喝,看到补给点,我吃。看到了收容车,我……我多看几眼。


跑马前,我曾夸下海口,宁可在男神背上哭,也不在收容车上笑。事实证明,男神是靠不住的,一个也没影。只有收容车像亲人。我看着它,它呼唤我,我拒绝它。


到了39公里,我有点激动,快到了啊,姐们!突然手机响了,是宋小胖。摁掉。特别想给一个人打电话,告诉他,我现在在全马跑道39公里处,不为什么,我就想给你打个电话。然后我就是想想而已。那时候好像松懈了,感觉腿特别酸,脚步特别重。一直在被周围的人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节奏,在忙着自己的脑子里的天人交战,在忙着说服自己。突然特别希望有个人能来和我搭话,转移一下注意力,腿就不疼了。跑马拉松果然会怀疑人生,我对自己点了点头。


最后的两公里,幻想了一下如果自己上了收容车要怎么装逼,要怎么和别人解释显得与众不同。又想了一下,跑完了要怎么装逼才清新脱俗,想着想着,终点就到了。


马拉松再累,不也跑(走)完了么,今年很难,不也接近尾声了么!不说了,我要赶紧去装逼了,我赶紧跑了两步……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