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第五章

第五章

染染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换上一袭杏色长衫,外搭一件青色对襟,长发高高束起,若是腰间再挂一把佩剑,那便像个女侠客了。

敲了敲书房的门,染染干咳一声,大人?

嗯,进来。萧寒没抬头,继续翻阅手里的卷宗,余光处瞥到站在桌前的身影,把那边桌上的文案好好整理一下。

看到堆积如山的文案,何染染顿时觉得头有点大,额,这么多啊?

怎么?这种小事也做不来?

不不不,大人,做的来,我这就开工。何染染撇撇嘴,开始整理堆得乱七八糟的文案。

幸好不是什么小篆,隶书繁体都好认。崇祯六年?这是明朝末年啊,再过七八年左右,满清就要入关了,快要到时局动荡的阶段了。

快速浏览过每一份文案后,何染染提笔在封面注明日期和案情性质,凶杀还是自缢或是其他,并按轻重程度分门别类地排好,使之一目了然。

这事儿她当初给前辈打下手的时候常做,所以很快就完成了,萧寒满意的点了点头,做得不错。

咕噜噜……何染染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一脸尴尬,这才想起来中午狱卒给送的饭菜她一口都没吃。

萧寒竟忍不住笑了出来,行了,跟我去中厅吃晚膳吧。

他这一笑倒是使气氛缓和了不少,染染亦步亦趋地跟着,心想这样的美男为什么选择做一名推官?看来得找机会扒一扒他的故事。

晚饭方吃到一半,李捷大步流星地走进来,大人,河间地那案子找到新的线索了。

萧寒点点头,三两下吃完起身就走,何染染也迅速吃光米饭追了上去,大人,你们等我下。

河间地藏尸案,乃一月前农人老陈在河间地的耕地上刨土时发现了一具被人掩埋的尸骨,萧寒仔细观察后初步认为是一名成年妇人的尸体。

新线索是在河间地附近的矮树枝杈上发现的,一截有些褪色的织锦,应该是被枝杈勾住从原物上划破的。

这上面绣的似乎是……萧寒眯起双眼,莲花?

何染染也凑上去看了看,大人,这绣的是莲花怎么了?有什么疑点么?

李捕头插嘴道,你难道不知城内声名大噪的红莲坊?只有红莲坊所制的织锦上有大量莲花的图案。

红莲坊?这块破布上也只有半朵莲花,如果是别家仿制的呢?

你有所不知,红莲坊坊主乃是福王朱常洵,别家织户自然不敢仿制,故这块织锦只出自红莲坊。

大人这样直呼福王名讳真的好嘛?染染细声吐槽,虽然这个福王没有好下场。

你说什么?他显然没听清。

染染打了个哈哈,没、没什么,我就是夸大人见多识广。

萧寒收起证物,看了一眼刚擦黑的天,李捷,明日一早就去红莲坊,查看购买过红色织锦的有哪些人。时辰不早了,回衙门。

是,大人。

大人,尸骨在哪里?能不能让我看看?

回衙门再说。

书房隔壁的大门房里,放着各色各样的瓶瓶罐罐和形态各异的死人骨头,河间地发现的尸骨置于正中的桌案上,周围摆满了工具。

李捷小心翼翼地点上几处油灯,看着一脸新奇的何染染纳闷,这东西我都觉得瘆得慌,你一个女子怎的不害怕?

怕什么?这些又不会咬人,再说,这世上又没鬼,没什么好怕的。

我服了你了。

诶?李大哥,这尸骨本来就摆放得很乱吗?

对,发现时就是这样横七扭八的。李捷还是觉得瘆得慌,你慢慢看,我在门口守着。

胆小鬼。染染只心里这般想没有说出来,举着油灯继续观察。

根据颅骨和骨盆的形状大小来看,该死者的确是一个女人。牙齿有轻微磨损,臼牙等均已长出,牙齿萌出阶段可以判断该死者年龄约为三十岁左右。萧寒果然没说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从前有一个屠夫卖了肉回来,天已经黑了,忽然一只狼跑过来,它窥视着货担子上的肉,好像馋得在流口水,屠夫走它也...
    君麟MIchael阅读 257评论 1 17
  • 古时候有个叫赵良的人,十多岁便没了父母,从小孤苦伶仃的他靠砍柴为生,因为家境贫寒到了三十多岁仍没娶妻。 ...
    小木说故事阅读 188评论 5 6
  • 1 听说了么,北郊的胡员外前几天死了。姚清说道。 乔徽如嗯了一声没再说话,他专心致志捏着根狼毫在纸上泼墨。 听说他...
    seven_小汤豆阅读 386评论 7 17
  • 凤九一个刚飞升的上仙,修为当然是高不过十数万年的城主的,不过凤九身上有琉璃界,又有东华在旁,掩藏气息自然不成问题。...
    小叶同学加油阅读 832评论 2 18
  • 第五章 侯门似海 次日清晨,慕容婉儿在一阵嘤嘤鸟鸣中醒来。 昨夜,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时而欢喜时而伤心。她清楚自...
    并安说阅读 315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