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仙花

96
小萤子
2016.07.09 05:43* 字数 1044

      近日跟着带教老师值班,他捧出一盆植物,说是镇场之宝。只见简陋的盆子,种着几株长相普通,有点发呆的绿色植株,长长的锯齿状的叶子互生着,看不出特别。但是,感觉非常的熟悉,我用力的想呀想,也没想出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最后,回家想了一宿(强迫症的人犯起病来,只能用奇葩来形容),没有去问人,没有去百度。终于,在第二天再见它时想起来了。有一些久远的记忆,仿佛就是压缩文件,藏在脑海里的一个角落,不动声色的占据着一点点的内存,某一天,把这个记忆文件搜索了出来,它就解压了并自动播放着,在脑海的首页里循环跳转。

       它就是指甲花呀!见到它,就像是背井离乡多年,在异地遇见亲人一样,倍感亲切。童年时,旧屋的地塘前那块小地,除了各种果树,果树下就是一簇簇的指甲花。密密集集的,高矮不一的指甲花,簇拥着,每到花季,红的、粉的、白的、紫的,在叶下簇成串,犹如害羞的姑娘,半遮着脸,却也无法掩盖那浓烈绽放的美艳。

      小时候,心思没有在想花儿美不美,只想着好不好玩。和邻居的姐姐妹妹们,一放学,就到小地里摘指甲花,摘下花瓣,揉碎,就往指甲上涂。看谁的更鲜艳更好看,互相碰碰肩取笑着。到了洗澡时,用力揉搓,颜色也很难洗去。古代已有“金凤花开色最鲜,染得佳人指头丹。”如今读来,才觉那纤纤十指上的一抹朱红,并非儿时的嬉戏,而是眼前流动的明艳。

       相对于涂指甲,我更喜欢的是指甲花的果实。一个个小指甲般大小如小毛桃,成熟的时候是淡黄色的,还可以看见里面一粒粒的小小的种子。用手轻轻一碰,或者两个手指一捏,“啵”的一声,果皮爆开了,小种子炸出来,四处飞散。所以它们又叫为“急性子”。我们被逗得咯咯的笑。然后又钻进花丛里,寻找下一个果实。散落的种子很快便又会生根发芽,花丛愈加密集,最后大人们不得不一棵棵的拔除,晒干了可以入药,具有活血止痛的功效。

        老师告诉我,它学名是“凤仙花”,我才知道它有这么优雅的名字。平凡而脱俗,随遇而安,童年的屋前屋后,墙角篱落,栅栏边,都有它的身影。不求显赫名贵,自强谦卑的生长着。来广州多年,竟从未见过它出现。以为一早把它忘记,从没想到能再见面。

        寻得杨维桢诗作《凤仙花》“金盘和露捣仙葩,解使纤纤玉有暇。一点愁疑鹦鹉喙,十分春上牡丹芽。娇弹粉泪抛红豆,戏掐花枝缕降霞。女伴相逢频借问,几番错认守宫砂。”

      凤仙花的花语是“怀念过去,不要碰我”。花的寓意是“直率、热情、坦诚。”它就这么在记忆中兀自的盛开着,任凭你怀念。当年的小姐妹们,也都各自成家,多年未见,她们是否还记得在凤仙花丛中,染花指甲,手捏花籽的美好?再相逢时,会否错认?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