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肉体还活着,就不要让精神停止生长

96
十二月一日
2017.08.05 22:12* 字数 1558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姜走了。那个阳光英俊的内蒙男孩在一瞬间就停止了呼吸,永远永远都不可能再睁开眼睛了。我悲痛了很久。因为,我们是同学,年纪相仿,职业相同。从他的身上,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的以后。

近二年,身边走了好些人,不是离开一个城市,而是离开一个世界。他们的年龄基本上在三十周岁到三十五周岁之间,上有身体衰老的父母,下有需要全天候照顾的襁褓中的孩子,中有用来安身立命的工作。重压下的生命的脆弱程度超乎人的想象力。所以,当我的身体出现剧痛或者昏迷的时候,若是有人说“没事,你还年轻,会好的”,我头都不会抬,更别说假装客气地去感谢他的关心。我只相信科学,相信积极地去作为,而不是什么都不做的听天由命。

如果说,对生活还有那么一丝的期许,我唯一的理想就是活着。一丝气息尚存,便可以看见世界花红柳绿的面容,便可以看见万物向上生长的姿态。眼睛能看见光明和色彩,身体能颤颤巍巍地生长着,生命能自自然然地谢幕,这样的生命过程是需要付出极大勇气的。比如此刻,这个城市的地面温度达到67℃,空气温度42℃,我喉咙里的火焰也在欢快地扭动着身躯,企图将我整个肉身点燃、焚毁。而我,一边相信科学,吃药,一边靠忍受力,假装不痛,假装和那些把空调温度调到26℃的人一样欢乐。

经验是,在疾病面前,痛够了,忍够了,就不需要再忍了。区别在于,有些人就好了,有些人就没了。无论哪一种情况,人真的就不痛了。可是,如果人有选择生死的权利,应该会有不少人选择活着并痛着吧。活着,意味着机会、希望、突破、翻身等等,最不济也可以看日出日落、花开花谢和人间烟火,活着是唯一的出路和意义。

比如楚乔。号令一方江湖的风云令少主楚乔在杀死魏国门阀宇文昊之后,自己也坠入了万丈黄河。之后,被人贩子捡去卖为奴隶,而她自己也失去了武功和记忆。

当她出现在人猎场的时候,作为贵族公子的射杀猎物,在恶狼的追赶和冷箭的射杀中,她没有像大部分白衣翩翩的奴籍少女那样胆怯、尖叫,而是选择了奔跑,玩命的奔跑,只有强烈的求生欲和勇敢的战斗,才可以为自己赢得一线生机,也才可以赢得贵人欣赏、相助。最后,她成为了人猎场上唯一活下来的人。

当她出现在宇文玥府中时,最初只是戴着铁铃铛的最下等的奴隶。在宇文玥选拔侍寝婢女这一重大机遇面前,她明知自己资格不够,可还是用倔强的个性和不懈的坚持为自己赢得了机会。大选获胜之后,她没有放弃成长,心心念念的不是荣升银铃铛和享受荣华富贵,而是跟着主人吃尽苦头,学得一身武艺。

当她出现在燕北大地上时,没有等着水到渠成地去当燕王妃,而是选择作为秀丽军的统领,与自己的爱人并肩作战,捍卫土地、捍卫百姓的幸福。当燕洵的双眼被仇恨彻底蒙蔽之后,她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度化他,但两人因为人生价值观不同而分道扬镳。

最终,楚乔选择了为信仰而活,她把自己活成了能治理好一方百姓的秀丽王。

如果,人猎场上的楚乔没有选择痛苦地活着;如果,她死在了恶狼的口中和无情公子们的冷箭之下,她的痛苦自然会早早结束。可是,如果没有那份对生命的坚持,她又怎能看到自己未来人生的诸多可能呢?她又怎能从奴籍少女成长为女将军、女王呢?

从来身体不好的人最多忧思,那种对有今朝没明日的恐惧时日久了是可以摧毁一个人的意志力的。可能,在医院宣告你的肉体死亡之前你的精神已经死掉了。年岁渐长,渐渐认同了海明威的生命观:人可以被毁灭,但不可以被打败。我想,疾病可以拿去一个人的生命,但压力不该毁灭一个人想要睁眼看世界的信念。

老姜的命是被癌症拿去的,这是全世界财富最多地位最高的人也阻止不了的事情。所以,他在我们心目中依然是积极抗癌的勇士。我等虽然正在经历着病苦,虽然正在承受着超过自己体重无数倍的有形无形的压力,但我等还活着,活着就是希望啊!

即使明知明天会死去,可还是会选择平静地做完今天该做的事情,吃完今天该吃的药物和饭食。这大概是我现在对生命的态度。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