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一)

与同居的人,同居四年中,认识大概是十八岁,高三,现在是第七年。

是位女子,也就是闺中密友,简称“闺蜜”。近两年不是很喜欢这个词语,所以叫她都是室友。我是个标准的颜控,拜倒在她的花裙子下(室友年少无知的时候,各种花裙子,审美简直不可评价,非常多的黑历史)。

七年里面两个人非本意的一起度过了无数个情人节,万圣节,五一,中秋,国庆,圣诞节,光棍节各种世界上大大小小的节日。但是从来没有一起出门超过2天不回家。

每年爬山一次,她在山顶蹦极,我在山脚下看行李。

每年万圣节都在欢乐谷,我在鬼屋里面,她在鬼屋外面。

嗯,我恐高,她怕鬼。一对完美的室友。

毕业的时候计划一起去一次毕业旅行,相互攒了很久的钱,结束兼职的时候解放了天性,走在路上感觉每一件衣服都写的我的名字,每一双鞋子都在朝我招手。于是,回到解放前只花了不到五个小时,她比我还快。

后来开始工作,时间一直合不上。工作第二年,我先和很多人一起去了云南,后来她也很其他的很多人一起去了,她出发之前。我跟她说上香格里拉记得买氧气瓶和巧克力,嗯,七天之后,被无情的嘲笑,我是最弱体质。中间几年去了相互去了很多不同的地方,但是一直没一起出门旅游。除了时间合不上之外,还有一点,怕友谊的小船直接翻在旅游途中。我是个完全的享受主义者,她是一个彻底的时间计划主义者。

钱钟书先生说:

“旅行是最劳顿、最麻烦、叫人本相毕现的时候,经过长期苦行而彼此不讨厌的人,才可以结交朋友……结婚以后的蜜月旅行是次序颠倒的,应该先同旅行一个月,一个月舟车仆仆以后,双方还没有彼此看破,彼此厌恶,还没有吵嘴翻脸,还要维持原来的婚约,这种夫妇保证不会离婚。”

其实不止于爱情,友情也是如此,相互在陌生的环境下,产生问题了,都很疲劳的状态下,情绪会被放大,会发现对方最真实的一面。

今年,个人时间比较自由,两个人一起调了四天休,时间挺短的。出发的前一个晚上,其实还蛮忐忑的。可能会有人问,为什么必须今年要去。原因有点常规,要结婚了。当然结婚了也可以去,但是明天和意外(比如说有个小baby)不知道谁会先来。而且这是在我们结婚之前必须做的事项之一。

所以,十月份就一起在路上了。有开心和紧张。

两个人一起在路上,看相同的风景,不同的人生,享受不同的精彩,其实挺好。

早上,睁开眼睛,阳光透过窗帘,安静的躺在床尾。嗯,就是很开心。慢慢洗漱完,等另一个人的空档间,悠闲的烧完一壶热水,坐在吧台上看着窗外阳光,喝完咖啡。门口穿衣镜的自拍必不可少。

然后以同样的状态和心情重复了四天,完美结束。

当然也有一意孤行点了难吃还贵的东西,地铁坐过站,暴走半个小时,结果看到的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的景区。为了一顶十块钱的渔夫帽,讨论了十分钟,最后在店家的鄙视中退场。各种搞笑以及悲伤的故事。

出发之前,两个人相互约定,NO shopping,晚上回酒店的时候,非拉着我在商场逛了2个小时,买了两个包,理由是,她有点感冒,但是“包”治百病。貌似中午不让我买十块钱渔夫帽的人不是她一样。最后花了四十块钱送了我有一顶新的渔夫帽。我们依旧是好朋友。

回来的高铁上,我跟她说,我说不想给她当伴娘了。

上大学的时候,约好不管是否已婚,都必须是彼此的伴娘。但是快到这一天的时候,我想我怕是当不了伴娘了。我们相互陪伴了整个青春,第一次一起去KTV,电影院,酒吧,练瑜伽,学吉他.......不管是开心的,还是不开心的。一个月打电话的次数可能比一年跟爸妈的总和还要多。当她走上红毯的时候,我怕控制不了我自己,哭的比新娘还感动以及崩溃。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