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现实和亡灵世界来解构爱与恨、梦想与家人——《寻梦环游记》

coco

(一)The real death is that no one in the world remembers you.(真正的死亡是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记得你)

很多人说这是一部催泪电影,泪点低的我,这次却只在最后米格和coco一起唱《remember me》的时候才没能止住眼泪。对我来说这部电影最大的感受不是感动,而是死亡。

喜欢这部电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绚丽多彩光怪陆离的亡灵世界。

墨西哥的亡灵节类似于中国的“鬼节”(又叫中元节、七月半)。

我老家的习俗是连续一周的时间里,每天中午晚上都要做上一桌好吃的,祭拜,烧纸钱,妈妈会念出每个故去亲人的名字叫他们回来吃饭: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太奶奶......最后一天,在傍晚时分开始给他们烧最后一次纸钱、寿衣、鞋子、用五彩的纸糊出来的漂亮房子,一边烧一边念叨说让他们在那边不要省钱花,有事记得托梦。烧完之后就回家,爸妈不再让我们出门,说阴气重。

小时候对这些都嗤之以鼻,觉得迷信,现在想想这只是一种祭奠方式,当初他们离开时候留给父辈母悲多的伤痛早已经不再了,可是记忆还在呢,相信他们还在另一个世界活着,并且活的很好,有什么不对呢。

同样是祭奠故去的亲人,想比之下,墨西哥的亡灵节更像是一种“生者的狂欢”:美食、美酒、音乐、歌舞、现实的死亡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世界的开始。

只要把故去亲友的照片供奉着,每年亡灵节这天,他们会开开心心地在万寿菊桥“过关”探望家人。

如烈日一般的万寿菊桥,狂欢的人群、神奇的灵兽、这里似乎看不到悲伤,死亡这个沉重的命题,在这里面变得轻松了。

万寿菊桥

(二)用现实世界和亡灵世界来解构爱与恨、梦想与家人

这部电影也正是用现实世界和亡灵世界来解构爱与恨、梦想与家庭,全剧的泪点也汇聚于此。

在现实中死去的人,在亡灵的世界里可以用灵魂的身份活着,一直到现实世界里再没有人记得你,哪怕是以恨的方式。你将再次“死亡”,从此彻底消失。

因为遗忘而消失的灵魂

►► 1、曾曾祖母曾曾祖父之间的爱与恨

因为人生的追求和选择不同,同样喜欢音乐的两个人,米格的曾曾祖母(伊梅尔)和曾曾祖父(埃克托)分道扬镳。

“He wanted to sing and want to go to the farther stage, and what I thought was to take root in life. The daughter was more important than music. 他一心想唱歌,想去更远的舞台,而我想的是在生活里好好扎根,女儿是比音乐更重要的事。”

伊梅尔因为女儿的出生想回归家庭,埃克托却选择为了追逐音乐梦想远走他乡,留给女儿最深的记忆就是那首为她写的歌《remember me》。

独自一人的伊梅尔靠做鞋的手艺养活了女儿,撑起一个家族,最后也选择了最决然的方式来回应爱人的背叛——把音乐变成这个家族的诅咒,在这个家族想玩音乐和拥有音乐梦想都是不被允许的,他们生来就要继承家族的鞋匠事业。

爱的对立面不是恨,而是遗忘

全家福的照片,埃克托被撕去了头部,这意味着死后的埃克托虽然存在于亡灵世界,却连每年一次的看望女儿的机会都没有,年年耍着花样想蒙混过安检,年年被拒,不得不大闹关口,对工作人员威逼利诱,每年都白费力气无济于事。

可见伊梅尔对他的恨是直到死亡都无法释怀的。

每年都过关失败

►►2、埃克托&米格:梦想与家人

埃克托
埃克托其实并没有因为音乐梦想背叛自己的家庭,当他弹起《remember me》 想起女儿COCO时,就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回家,却被为追求歌神梦想不择手段的搭档用毒酒害,死在回家路上。

死去的埃克托并不知道自己是被搭档害死,也无法跟爱人解释,家族人都唾弃他,遗忘他,认为他是一个为了音乐梦想而抛弃家庭的负心汉。他死前没有见到家人最后一面,死后依然被妻子伊梅尔记恨一生。

埃克托的灵魂在亡灵世界孤身流浪,和同样没有家人的亡灵互称家人。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女儿coco的记忆消失前,见她一面,他也不再唱歌,因为选择音乐而无法与家人团聚是他一生最后悔的事。

米格
对年轻的米格来说,没有什么比音乐的力量更振奋人心了,歌神德拉古司一直是他的偶像,要想实现梦想,就要抓住一切机会,这是德拉古司说的,这句话也一直激励他。

为了参加比赛圆自己的音乐梦,米格去偷借歌神的吉他而误入亡灵世界。 如果他不在天亮之前,带着被家人的祝福的万寿菊花瓣从亡灵世界回到现实,他将永远回不去了。

在亡灵世界的家人曾曾祖母,舅舅、姑妈.....当然很乐意帮他,附加条件就是回去之后放弃他的音乐梦想。

家人和梦想二选一的时候,米格毫不犹豫选择的后者,再次愤怒逃离。把仇人认成亲人的米格,决定去寻找歌神德拉古司的帮助。

一直到德拉古司的丑恶面目被揭穿,米格找到了真正的歌神——自己的曾曾祖父埃克托。

在这次亡灵世界的穿越中,米格看明白了家人的重要。影片的接近尾声的时候,曾曾祖父埃克托快被Coco遗忘了,很快就会永远消失,他哭喊着说:“家人才是最重要的,我可以不唱歌了!”

►► 3、梦想与家人、爱与恨,穿越现实与亡灵的世界握手言和

爱与恨从来都是相生的,误会解除的那一刻,伊梅尔还是会不假思索就说出埃克托是自己“这辈子最爱的人”,站在舞台上唱歌的那一刻,她又再次感受到了音乐的魅力。不准再碰触音乐的禁忌由她开始也由她来结束。

最后送米格回现实世界的时候,曾曾祖母伊梅尔给了米格无条件的祝福,不再限制他的音乐梦想。

爱与恨、梦想与家人,穿越现实与亡灵的世界握手言和。

(三)
Remember me before the memory of love disappears.在爱的记忆消失以前,请记住我。

以前总以为死亡离自己很远,仔细想想,自己离死亡最近的一次,是爷爷去世的时候,那年大概几岁呢,4岁还是5岁?我已经记不清了,现在想起爷爷,只有他佝偻的背影,和宽阔的肩膀,我只记得在他躺在床上要真的离开的那一刻,一个亲戚把我从跟小伙伴的玩闹中拉到爷爷的床前,让我大声叫几声爷爷,我照做了,叫完之后懵懵懂懂地站在那里,被意示可以离开的时候就离开了,不懂什么是死了,不懂悲伤,大人哭了就跟着哭,哭完了就继续玩。

长大之后,总有老人家拉着说,你爷爷阿小时候最疼你了,总是背你坐到他的肩膀上,还教你认字牌,你多聪明一学就会了,你爷爷可得意了,看到别人在打牌总要背你去凑热闹,让你报字牌,就喜欢听大伙夸你呢。

一年后,奶奶也离开我了。

现在我对她们记忆越来越少,越来越细碎,以前还在老家念书的时候,每年清明、七月半,妈妈总要说一些我小时候的事情,要我记得爷爷奶奶,说他们会在另一个世界庇佑我。现在我可能只有春节祭祖才会想起他们来。清明节对我来说只是个假期,七月半的鬼节也只在老家盛行,没有妈妈每年祭奠他们时的念叨,我还能记得关于他们的事情多少呢?

(四)

这部电影是一个人去看的,仔细想想,孤独四连我都做过了(一个人吃饭、逛街、唱K、看电影),云淡风轻。习惯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以至于,当有一天可以不再一个人的时候,竟然可以笨拙到无所适从,孤傲地掩饰不安和恐慌。

从今天开始,告诉自己:对陪伴我走过每一段旅途的人,用心拥抱,如果有一天我遗忘你,爱也终将消失,记忆长不过时间,忘记一个人都不一定要用完这一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