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生活多好”

很久没像今天下午一样,感觉自己是一只在沙滩被搁浅的鱼。疲累、困倦,不知是不是室内空气不流通所致,整个人处于缺氧的状态。我盯着电脑屏幕,滑动鼠标,漫无目地的滑动鼠标,嘴里时不时说出“嗯嗯、是啊”之类的字句附和对面的女士。

她真能说啊,如同一不小心拧开的自来水,哗哗地流。哪怕接下来试图拧紧,依然不凑效,看来是一只开关失灵的自来水笼头。

因工作原故,我们需要在会议室相处三四个小时,对着一摞报表。在一个密闭的空间,我们自然地聊起来。她与我有过几面之缘,谈不上完全陌生,也不至熟识,这似乎是最佳的聊天阶段,既没有陌生人的尴尬,也没有完全熟识的了然,多的是一知半解的探测。唯一庆幸的是,这位女士似乎对我与我的生活无多大兴趣,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如竹筒倒豆子,将自己的婚姻、工作说个遍,导致我知道她刚来北京两年,是因为丈夫博士毕业后,考取了某司的公务员,然后带着女儿来到北京生活,来北京不久生了二胎,在东北老家有两处房产,在北京也有两处,其中一套是丈夫单位分配的公房,享有居住权。来京之前,在东北原单位位居要职,薪资比来京高得多,若不是看到生完二胎歇了半年没工作,怎么也不会接受现在的薪水。提及工作,女士似乎有点气短,转瞬提起就读小学的女儿,女士又兴高采烈起来:孩子成绩很好,一点不操心,喜欢体育,天天跑啊跳的,最近又长高了五厘米。我笑着点点头:多好啊。

说完家庭状态,女士说工作遇到的领导。让她最不满的是,来京后,第一份工作的领导。据说五十多岁,休了原配娶了小十几岁的女的,领导特别小心眼,得知她怀孕后尽给她穿小鞋,动不动就派活儿,生的前一天还在加班,要不是忍着挨到快生了,能蹭个产假和生育报销,早走了。她说,这前前后后可省五六万呢。我点点头:对对。

不知是报表看得厌烦让人失神还是她的絮絮叨叨挤走原本并不多的空气,我站起身准醒醒神,她一抬头用热切的眼神锁住我:哎你知道吗……X总的儿子与X总的女儿谈崩了,我看他们亲家做不成了。我脑袋一晕,这女士别看新来不久,对各事业部的情况了如指掌。我哦了一声,又坐下,等不来救急的船,只能继续耗在沙滩上。

再接下来,我几乎找到一个暗自出神的办法,对着电脑屏幕放空,她的话语由密集的雨点变成耳边的风,偶尔有一两句吹进耳里,牵动我机械的语言回应系统。待我最终走出会议室,竟有一种被释放的畅快,吸动鼻子闻到从未留意过的新鲜空气。我终于得以回归往日的秩序。是的,是秩序而非宁静,我是个十分在意是否被人破坏原有秩序的人,或者说我是个内心秩序感非常强的人,这与是否健谈无关。

一个下午,我等同处于被突来的言语围击的状态。

女士与我明显处于两种思域与语境,两个系统不一的人,难投契属理所应当。引发我进一步思索的是,女士与我是同龄人,我们之间除了性情不同,代沟是不存在的,她与我认识的生性热情爱表达的女同学差不多,聊的无非是各种琐碎,她身处的世界的构成与我的完全两样。好在女士只是热衷表述自己,并未径直向我伸出探测的信号,也许关于我的情况,她略知一二。基于此点,是我未立即拂袖离去,而愿听她碎碎念的主要原因之一。我认为她保持了基本的礼貌。其实,就我与她而言,她的蓝本不说大家都知道,无非是丈夫、孩子、房子、工作,而我呢,她明知我与她同龄却过着截然相反的生活,在可以探知的环境里,却不问一句,这是我看到她绵絮后的本分。

我并不希望再有机会与她独处一室,当她的听众。如果注定躲不掉的话,我仍会选择坐下来,如同听一场风起或一阵水流,哗啦啦。最后对她笑着说:看,你的生活多好。

人人都缺安慰吧?在这个相互理解本就稀缺的时代。

不管你是谁,此时我想对你说一句:看,你的生活多好。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七月与安生,大部分人都是这样,拥有着安定却渴望洒脱,可当处于拥有无限自由漂流时,又急需内心的安稳,你羡慕着别人,别...
    _木木mumu阅读 95评论 0 1
  • 从武汉到深圳,从深圳到硅谷。 从高中时期就留学美国的晏凌在华尔街和硅谷从业十几年,最终决定参与国内的事业。吸引他的...
    犀牛生意经阅读 210评论 0 1
  • 向来都 身俗心也俗 还好是 身硬心尚不硬 费劲 吃力 会抖 会酸 会麻 小小痛感 僵硬中还能觉知 可重新认识自己
    静轩茶香阅读 65评论 1 3
  • 我有棱角,你却也有绕指柔般严丝合缝的环绕。本来我是丘,眼里没有风景,千年盘座才是修行。但你是风,拥来了声音,拥来了...
    西班阅读 27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