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最大的奢侈品,是香车别墅,还是金钱地位?

作者:红竹



前一阵子的国庆长假,岛国人民见识了中国人的购买力。一位游客在东京狂购狂买,十几万人民币丝毫不手软,让岛国人民惊叹:“中国人太有钱了!”

很多成功学鼓励人们,迅速发家致富,出名要趁早,走向幸福的人生。从全民经商开始,转向实现财富人生。越来越多的人变得富足,生活早已实现了小康。

实现富足生活的人们,开始了对物质生活的狂热追求。每一本时尚杂志都在讲奢侈品的故事,大街上每一个广告都告诉你它的商品有多奢华。奢侈品店从大洋彼岸闻风而至。有钱人住别墅,购名车,买奢侈品,仿佛成功人生模式就是如此这般。

然而,用上这些价格昂贵的奢侈品,并不意味着你的品味得到了提高。很多人虚有其表,面子是有了,而里子依然破败不堪。一张嘴就下流,骂人的话连篇,说的话没格调,教养缺失,风范何在?

最近,看到一位作者写的文,“写文不为名利,你还写什么?”,大有写爆文发家致富之势,让我大跌眼镜。这样的文字,除了吸引眼球,能有什么营养,我是不看的。

“名利”二字太伤人,非得碰得一鼻子灰,你才会明白的。文字面前,起码该有敬畏心,如果连文人都把这二字挂在嘴上,那文化的出路在哪里?

白岩松说过,当下时代,最大的奢侈品,不是香车别墅,也不是金钱地位,而是心灵的宁静


你会说,人生在世,谁又能摆脱得了“名利”?金钱和权势,一代又一代的人,为之倾尽全力拼力一搏。

老子说:

“名声这东西,是公器,属于全民所有,个人不要多占,多占了,会惹祸。”

“贪财者见利忘义,决不顾他人。贪名者见镜头就上,决不让朋辈。贪权者见公章就抢,决不给同僚。“

白居易《感兴》云:“名为公器无多取,利是身灾合少求”。

换句话说,我们不要做物质的奴隶,你做好自己的事,做到极好时,名利自然就来了。熙熙攘攘的社会,人心难得安静。

当工作疲惫时,我喜欢背包外出旅游,放松身心释放自我。常去南方的古镇走走,感受久远的烟火气,心灵会感受到安静。

雪小禅说,南方小镇,不够有烟火,适合惆怅,适合独居,适合在薄雨的早晨,看那些热带植物带着各自的心事,承受那滴也滴不完的雨。

小镇上的老人,晒着太阳,不说话,目光安详得近乎呆滞,空气似乎是停住的,谁管时间?一年和一百年有区别吗?

南方的小镇适合一个人终老,小镇的安静和寂然如此与人贴心,想想,如果可以在这样的小镇上度过一生,其实是奢侈的。

你住在哪里,生活在哪里,不是每个人都能选择的

心灵安静,就如遇见生命中注定要见的人,忽然嗅到一股味道--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幽香!

美国电影《战争与爱情》中,医生认为该给伤员截肢,护士却努力争取为伤员保护那条腿。

“对他来说,失去腿,生命也不再有意义”。

“可你知道,若这次不截肢,失败了,第二次手术的费用会很昂贵。”

不过医生最终还是妥协了,他说,那样的风险的确很奢侈,可是没有点奢侈又算什么生活呢?

有时候,生活需要一种奢侈,那是给疲惫的灵魂敬的一杯酒

对于伤员来说,失去腿,他的生命不再完整,抱着残缺的身躯,度过他岌岌可伶的下半生。苟延残喘的人生,他宁愿不要!宁可失去生命,也不能没有尊严地活。

杨绛《一百岁感言》:

上苍不会让所有幸福集中到某个人身上,得到爱情未必拥有金钱;

拥有金钱未必得到快乐;得到快乐未必拥有健康;

拥有健康未必一切都会如愿以偿。

保持知足常乐的心态才是淬炼心智,净化心灵的最佳途径。

杨先生出生于辛亥革命年代的旧社会女性,却懂得英法西班牙俄等多国文字,通过自立自学,追求真知,如醉如痴,但不狂不燥,独善其身。

她惜时如命,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读书写作上。多才多艺,为自己做旗袍,想尽法子为钱钟书在经济拮据时吃饱吃好。在这战乱时包办家里所有杂事。

她看似体弱娇柔,却是钱钟书的保护神。家里无论什么事,钱先生没了主意,就去找她,都是一句听轻描淡写的不要紧。她与钱钟书,先生举案齐眉,相濡以沫。

最好的年华,都献给了那个时代带来的颠沛流离。老年不幸白发人送黑发人,又送别挚爱的亲人,心力交瘁,却从不抱怨哭诉。把内心的悲痛,化作学习创作的动力,写下了《干校日记》《我们仨》,《将饮茶》等作品。

“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杨绛先生,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