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白书——千古奸臣秦桧(17):于无色处“建”繁华

96
文史小郎君 7f79368c c7ba 4663 a8d3 a07f6e373b00
2017.12.01 19:34* 字数 4290
宋高宗赵构—秦桧(影视版)

前一篇:自白书——千古奸臣秦桧(16):于无声处听惊雷


人活一世,有人成了面子,有人成了里子,皆因造化弄人;

国存一脉,有些成了老子,有些成了孙子,都是时势使然。

高宗绍兴七年(公元1137年)八月,原刘光世麾下统制官郦琼、王世忠发动叛乱,杀死监军官吕祉,带领全军四万余人,挟持百姓十万余众投降伪齐刘豫,制造了我大宋定都南方后影响最为恶劣的——“淮西兵变”。

四大军区中的淮西防线全面崩塌,伪齐刘豫政权凭空多了四万虎狼之兵,而且是熟悉我大宋前线布防的虎狼之兵。

这一次,大宋江淮防线危如累卵,自绍兴五年以来的北伐大好局面毁于一旦。

说句实话,此时的大宋,莫说北伐伪齐,就是固守江淮,也已是力有不逮。

都督张浚让刘光世下台后,不但未起到敲山震虎,统一军心的效果,反而导致岳飞暂辞军职,自己直系之人又监军不力,酿成淮西兵祸,这一次,他的宰相之路终于走到头了。

刘光世酒后那句“我以四万虎狼之兵换你项上官帽”的醉话也终于在此时应验了。

朝堂的争斗从来就是如此的残酷无情,你既要鱼死,别人惟有网破!

刘光世在知道淮西兵变后又说了一句——人生一世,宛如白马过隙;同归于尽,方可笑傲余生。

委实惨烈!

张浚和刘光世二人的争斗,最后以大宋付出惨痛的代价为告终。

主战派形势急转直下,朝堂之上,风向变了,主战不再成为主流。

整个朝堂,包括高宗在内,所有大臣都在希望有人能出来接下这个已然烂得不能再烂的摊子。

而此时的我,对外称因旧疾发作,暂不上朝,在群臣看来,明哲保身的态度昭然若揭。

事情,不一定要干在明处的,有些事,暗地来,也许效果会更好。

在获知淮西兵变的第二日,我就已命孙靖赶赴金国,与完颜昌再次接触,为我暗中赴金谈判做好前期准备。

孙靖在金国为我联系上完颜昌后,我拜别盛怒之后倍感颓唐的高宗,带着一干随行人员,直奔金国。

淮西兵变,伪齐和金国是最大的受益者,此时与金人谈判,难道不是与虎谋皮吗?

你错了,伪齐的利益不等同于金国的利益,而金国的利益也并不等同于完颜昌个人的利益。

这,就是国家政治中最为腐朽和神奇的地方。

只要金国的朝堂是由“人”组成的,那我就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机会,虽然机会,渺茫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现实逼得我不得不赌这一次,把全部的身家和大宋的安危押在人性贪婪这一筹码之上。

人性——是如此的肮脏丑陋又如此的让人爱不释手。生而为人,应是上天对我们最大的厚爱。

若不善用人性,为我大宋朝堂谋取最大利益,岂不辜负上天的美意!

儒家文化,经历汉唐发展,传至我大宋,结合神权和王权的理论基础,兼容佛道两家哲学理论,出现了历代以来最为精致完备的理论体系——“理学”,也称“道学”。

“理学”在周敦颐、程颢、程颐、邵雍、张载(北宋五子)五人的总结和推广之下,慢慢成为了我大宋士大夫言行举止,为官处事的指导标准。

理学要求士大夫们要“格物致知”,成为能够关怀百姓、心忧天下,具有博大胸怀的圣人。

因理学的迅猛发展,皇权的偏爱,大宋朝堂上出现了很多“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道学家。

道学家们言必称孔孟,行必遵礼法,皆以能成为圣人为终极目标。

我也曾是其中的一员,而且是极为狂热的一员。

但我们这些以圣人为最终目标的准圣人们并没有挡住大金的铁骑,在摧枯拉朽的金国军队面前成为了一个彻底的笑话。

我们一直努力追求的“道”,在凶悍的女真人面前不堪一击。

女真人虽不懂理学,但他们在战场上的简单粗暴,反而契合了理学中“道”所追求的最高境界——“大道至简”。

是的,国与国之间的“大道”就是如此的简单——谁弱谁就要挨打,谁弱谁就要称臣。

当年,我被掳北方,于金人帐下任职时,仰慕我汉人文化的完颜昌曾问过我一个问题——你们汉人读那么多书到底有何用?

我的回答是齐家,治国,平天下。

他大笑着回答,那我大金国已平了天下,那读这书自然是用来治国,齐家了。

没错,大金国此时已然可以算是平了天下。在犹如飓风的女真铁骑面前,大辽灭国,西夏蛰伏,而我大宋国破家亡,只能退避于江南一隅。

理学,追求的是个人道德修养和人格学问的提升,最终的目标是使人达到圣贤的标准。若是人人皆成了圣贤,那由圣贤组成的国家自然国泰民安。

但在这乱世之中,理学救不了我大宋。

理学,是一个封闭的理论体系。作为一门学术,它研究的虽然是宇宙万物的“道”,但研究后整个学术体系实用的最大外沿只达到大宋本国这一范畴。它并没有考虑到外敌的侵略,不能教你如何取得权力,如何抵抗外敌,如何击败敌人。这,是理学最大的缺陷。

所以我只能问路于“术”,只要能让大宋获取利益,削弱金国,不管是阳谋之术,还是阴谋之举,我均来者不拒,多多易善。

在汴京城破之时,我就已经抛弃了做圣贤的想法。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只要是对大宋朝堂有利的事情,不管面对的是谁,不管多残忍多龌龊,我都可以心安理得的去做。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吧。

想到“成魔”二字,坐在马车内的我不禁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此时,马车停了下来,车外传来孙靖的声音“老爷,完颜昌府到了。”

拉开车帘,我走下马车,望着眼前这座雄伟的房子,感慨万千。没想到时隔七年,我会重新踏上金国的这片土地,来到这完颜昌的门前,而我与他二人,都已成为自己国家朝堂上举足轻重的人物。

事异时移,万般变化,皆有定数阿。

因不想引人注意,我们的马车停在了完颜昌府邸后门的门口。

孙靖似乎已跟完颜昌府的门房熟识,上前聊了几句,递了银子过去,不一会儿,门房就将我等领进了府邸。

转进府邸大堂,完颜昌已笑吟吟的站在堂下,一见到我,就亲切的给了我个熊抱。

“哈哈哈,老秦,一别七年,你居然还没死阿,没想到你我还有活着见面的一天,我在这里可是恭候多时了。”完颜昌两鬓已经斑白,身材看起来更加健硕了。

我等完颜昌放开我后,拱手笑道:“会之谢王爷挂念。王爷依然健在,会之又怎敢先行一步?”

完颜昌右手拉着我,左手拍着肚子笑道:“你还是一点都没变,文绉绉的,骂人不带脏字。来,到内厅喝茶。”

我随他走进厅内,见他屋内雕栏画壁,奇珍异宝数不胜数,心中暗想,我大宋百余年来的积蓄,都被这些女真贵族抢来充当装饰,委实可恨。脸上却露出真挚的笑容,说道:“王爷这房子,可真贵气阿。”

“哈哈哈,小意思,这些东西如何敢在你这大宋宰相面前卖弄呢?”

我拿捏着分寸坐下,拱手道:“王爷,会之现在还只是参知政事。”

“淮西兵变啦,四万多的人马归了大齐,这张浚也快下台了吧?张浚下台,你这副宰相,自然就变成宰相了。”完颜昌意味深长的笑着说道。

我来见完颜昌之前,一直在考虑如何将话题引到淮西这四万人马上,没想到完颜昌一上来就直奔主题,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不愧金人本色,单刀直入,毫不含糊。

我笑道:“王爷怎知我今日来,就是为了淮西这四万人马呢?”

“你已是大宋的副宰相,如果不是为了淮西这四万人马,怎么可能冒这九死一生之险来我府中。老秦阿,自从听说淮西兵变,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掐着日子呢。你比我算的时间还早到了五日。”完颜昌道。

“好,快人快语,英雄本色。王爷,会之今日前来,谈的可不只是四万人马的买卖,孙靖你等先下去,我与王爷有要事要谈。”说完,我盯着完颜昌。

完颜昌沉思了一会,挥手让他的侍卫都退出大厅,皱着眉头对我道:“我想不出你还有什么事情比这四万人马更重要?老秦,你可别诓我?”

我吹着茶杯上的热气,喝了口茶,慢条斯理的说道:“王爷,伪齐刘豫当年是您一手提拔起来的。但他见利忘义,在大金朝堂站稳脚跟后,马上投入完颜宗翰门下,弃您如弃草屑一般。现如今淮西四万人马投入他帐下,以他此等心性,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莫说是对王爷您,对于金国,也不见得是件好事阿?”

完颜昌听后,歪着头想了会,望着我说:“老秦,有点危言耸听了吧?”

我笑了笑,说道:“王爷,大金国扶持刘豫建立大齐,无非是想让汉人代为治理原我大宋疆域内的百姓,缓和女真人和汉人的矛盾。如今大齐在河南,陕西一带已统治七年有余,日渐强大,人口,物资,军队日益增长,不仅对我大宋构成威胁,其实也已然成为你大金的隐患,如若再加上五万大军,到时成三足鼎立之势,大金岂不是会自食恶果阿,作茧自缚吗。”

完颜昌抚了抚胡须,点头道:“你说的也未尝没有道理。”

我见完颜昌心动,趁热打铁道:“王爷,会之记得当年王爷曾说过,血战沙场,无非为了富贵二字。若王爷肯帮我大宋与大金议和,我主说了,每年可向王爷您单独纳贡白银五十万两。”

“那你要我如何做呢?”完颜昌盯着我问。

“王爷,我需要您以诈降为借口让刘豫解散淮西四万人马。然后废掉伪齐,我大宋以重金买下伪齐领地,与大金结兄弟之邦。”

“老秦,你这如意算盘打得响阿,从头到尾,除了银子,我大金什么好处都没捞着。”完颜昌道。

我笑着说道:“王爷,话不能这么说,帐也不是这么算的。刘豫是完颜宗翰残余势力,与您素来不和,如若听任他势大,对于您在金国的地位也多有不利。若我大宋与大金交好,对于大金来说,由我大宋管辖河南和陕西一带与由刘豫管辖又有何区别?而对于您来说,少了刘豫,朝堂之上您就少了一个政敌。如若您能促成我大宋与大金议和,我大宋就欠您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后但凡您有任何差遣,我大宋自当鼎力支持。您在朝堂之外多了个朋友,何乐而不为呢?”

完颜昌听后默然不语,只是低头沉思。过了片刻,抬起头来,冷冷的说道:“老秦,你就这么有把握,如若我不答应呢?”

一时间屋内的气氛降到了冰点,如若完颜昌不同意议和,那暗中赴金的我,就犹如羊入虎口,自投罗网了。

我盯着完颜昌,淡然的说道“王爷,大宋主和派之中不止秦桧一人。同理,在金国朝堂,能促成议和一事的,也不止王爷一个。难道王爷真的要拒绝我大宋好意,将送到眼前的天大好处拱手于人吗?”

“哈哈哈,老秦,看来你真的是有备而来阿。”完颜昌又露出了笑容,说道:“我现在手握兵权,解散淮西四万人马的事我应该做得了主。至于废了大齐刘豫,与你大宋议和,归还领土一事,还需禀报皇上做主。”

我一听,赶忙站起身来,双手合十,一揖到底,说道:“秦某代大宋谢过王爷。”

“大家老朋友了,不用这么客气。”完颜昌摆手笑道。

我从袖间拿出了一颗夜明珠,放到完颜昌桌前,说道:“会之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完颜昌将夜明珠握于手中,道:“老秦阿,你还真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我若不答应,这宝贝你估计就不给我了。”

“王爷见笑,这夜明珠乃我与王爷之间的信物,无约之前如何敢拿出来?”

“好,今日你我二人就于此夜明珠前立约,对于议和一事,我完颜昌一定鼎力相助。”

“谢过王爷,会之不宜久留,告辞了。”我拱手道。

“也是,那恕不远送了。”完颜昌也起身拱手道。

走出完颜昌府,望着漆黑夜空中的点点繁星,我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大宋的前路,犹如这黑夜一般,虽有些许希望,但依然是危机重重阿。

(未完待续)


历史人物自白书系列

王侯将相自白书 目录

王侯将相自白书
王侯将相自白书
21.2万字 · 3.9万阅读 · 90人关注
本篇连载,为史上最不客观历史小说,完全站在历史人物立场叙述。以历史人物生平史实为基础,用第一人称的形式刻画当时历史人物的种种心态和思考,努力发掘历史人物没被发现的心声。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