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汇集l自由撰稿人是互联网时代的”宠儿”(38)

    在互联网时代,市场化媒体与自由撰稿人的互动超过以往任何一个时期,他们之间的互相需要已经到了“缺了对方无法生存”的状态。

  “网漂”一族期待以网成名上海某出版公司负责人、自由撰稿人杨葵说:“那些网络写手就像北影厂门口的那些群众演员一样,既需要养家糊口,也想以此为跳板,抓住某个机会大红大紫。”杨葵告诉记者,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尤其在北京,有一批青年为了扬名专门进京,租起简易的房子,到某个著名网站、论坛上“混”,写文章期待获得别人的注意。他们同时也留意媒体编辑在网络上发出的“指令”,随时准备“抢”到写一篇稿件的差事,以获取稿费和名声。自由撰稿人和媒体编辑在网络上一般都有比较专业的小圈子,如书评、影评、旅游、餐饮等。在一些时尚杂志里,这样的写手尤其多见,他们使用不同的笔名发表文章,一般每个月会有两、三千元的收入。这些自由撰稿人可能也会在报刊、杂志谋一份工作,但会不停地换工作,保持“漂”的状态。虽然大部分网络写手还是籍籍无名,但确有一些长期混在网络上的写手“写”出来了。上海《东方早报》评介版乐评编辑蒙莺告诉记者,她把撰稿人分为“一线”和“二线”,所谓“一线”就是比较有名气的。她说,几年前网络刚刚兴起时的第一、第二代网络写手,其中的佼佼者都已经“功成名就”,因为他们都已经进入主流媒体,不再依靠网络生存。“过去他们是把稿子贴在网上希望有人能采用,现在是媒体一再跟他们争取首发权,先发表在媒体上再贴上网。”蒙莺说。一位自由撰稿人提到,著名自由撰稿人赵赵,专门靠在各媒体上写随笔谋生,几乎每天一篇,现在已经“买房买车”。因为名气已经出来,现在有人找赵赵写剧本,赵赵不再撰写随笔。

  兵不识将,将不识兵网络十分轻易地制造了许多小圈子,媒体编辑与自由撰稿人的供需也绝大多数在这里完成。在一些自由撰稿人和媒体编辑那里,他们的电脑随时开着MSN聊天软件,一人同时与几十人进行交谈,不停地有人上线下线。他们时常到一些网上论坛、BBS去“逛”,获取供需信息。但实际上,这些自由撰稿人之间、自由撰稿人和编辑之间,在现实世界中很少有互相认识的。《暸望东方周刊》杂志一位编辑告诉记者,他每天要收到近百个电子邮件,作者来自全国各地乃至国外,稿件涉及的内容十分广泛,政治、经济、军事、社会、国际、文化都有。稿件以述评为主,很少纯新闻稿件。这位编辑告诉记者,新闻稿件讲求真实准确,不能由社外人员完成,而言论、述评一般不涉及具体事件,具有可操作性。一般来说,编辑如要采用稿件,就会电话或电子邮件联系作者,希望其不要再投给其他报刊。江苏昆山海关工作人员龚震就是给《暸望东方周刊》写稿的自由撰稿人之一。龚震告诉记者,他的稿件投向十分广泛,杂志如《南风窗》、《三联生活周刊》、《暸望东方周刊》等,报纸主要是发改委、环保总局、国家林业局、海关总署等国家部委所办的报纸。龚震给这些媒体投稿,从来不与编辑人员联系沟通,基本是“守株待兔”等待编辑回音。据龚震自己了解,像他这样在国家机关工作的自由撰稿人不在少数。

  与政治绝缘绝大多数的自由撰稿人,都有意识地与政治话题保持距离,与政治绝缘。自由撰稿人杨葵今年30多岁,曾在事业单位担任领导职务,现“下海”经商,物质生活优厚。杨葵几乎为北京所有市场化媒体撰写过稿件,且都是应约而写。杨葵的稿件主要有两类:生活小随笔和书评。一般六七百字可在半小时内挥就,稿费约1000元。杨葵一年大约能写100篇稿件,他认为自己写的是快餐文化。杨葵说:“我只写文化、生活方面的文章,因为我对政治经济不懂。人的精力有限,把这一块做好就行了。”对于一些学者的思想类文章,杨葵表示厌恶,认为他们言之无物,忽左忽右;言行不一致;精英意识浓厚,圈子观念狭隘。“是金字塔的塔尖,就要忍受寒冷,不要又想高高在上,又想什么都沾。”杨葵说。作为乐评编辑,蒙莺也从不沾政治方面的东西。她说:“娱乐和政治时评不一样。你到网上的时评版去,其实没什么人,比娱乐、文化版面的热闹差多了。更没有人在那里约稿写稿,因为牵涉到意识形态。”龚震算是和严肃话题比较接近的,但只是撰写经济时评,从来不涉及政治话题。因为涉及行业不正当现象,他的文章曾经引起国家有关部委、行业协会的不满,有关部门曾通过编辑追查他。龚震说:“我的数据、材料是准确的,结论只代表个人观点,他们无法追究我。

  自发“充电”和讲求职业操守对不少自由撰稿人来说,“爬格子”是乐趣,十分看重自己的文笔,为此不惜利用业余时间自发充电,撰文行事也有自己的原则和准则。龚震告诉记者,他为了写作爱好放弃了很多朋友聚会、迎来送往。“我的生活在别人看来可能单调,但我自己不觉得单调。我对自由撰稿人的状态很满意,因为可以经常把自己的想法发表出去。”龚震说。他平时将大量时间耗在图书馆里,甚至还发动爱人一起去图书馆读书。龚震认为:“人总是有惰性的,看书一天比一天少,最终就荒废了,所以要通过外力压迫自己看书学习。”自由撰稿人朱学仕是《知音》杂志签约作者、《健康必读》杂志特约记者。他对记者说,采访写作中有几个原则:第一,一定要采访到人,采访不到人宁愿放弃选题;第二,不做文抄公,绝对文责自负;第三,用准确的事实避免吃官司,一旦吃官司就完了。“很多人对自由撰稿人有偏见,认为他们瞎写,也的确有自由撰稿人把名声搞坏了,所以我更要小心谨慎。”朱学仕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