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淳:让你低到尘埃里的人,从来不爱你。

文 | 代红


1

看《楚乔传》,很心疼元淳公主。

期待了一辈子的嫁衣穿在身上,却在大婚当日,跪倒在心上人的脚下,小心翼翼地拉着燕洵的衣角祈求。

“淳儿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

淳儿不要嫁给你了,淳儿只要你活着。

哪怕在淳儿看不见的地方,我只要你活着。”

换来的,却是心上人立于马上,冷眼诀别,扬长而去。

是怎样的痴情,让她一个众星捧月的大魏公主,说出“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好好的”。

然而痴情又怎样,痛哭流涕又怎样,小心翼翼又怎样,她的爱,注定要在乱世的权谋中,把自己伤得体无完肤。

即便没有当年九幽台上,忠良遭受灭门的血光,她和燕洵,也不可能在一起。

因为她虽然站在公主的位置,可她的爱却低到尘埃里。

低到尘埃里的爱,只会变成奢望,变成祈求,变成一厢情愿。百般讨他欢喜,他却从未看过你。


2

低到尘埃里,欢喜地开出一朵花来。

这大概是张爱玲给痴男怨女,灌的一口毒汤。看似甜甜蜜蜜,连张爱玲自己喝了,都觉得痛。

那时她爱胡兰成“懂她”,欣赏她孤独生命里闪耀的才华,两人整夜整夜地说话。

她愿意下嫁文化汉奸胡兰成,甘愿遭万人唾骂。

没有婚礼,没有结婚证,也情愿追寻海角天涯。

胡兰成风流,出轨范秀美。张爱玲坐在旁边,答应给小三画画像。

后来她淌着大雨离开,分手时还给胡兰成寄了30万生活费。

此后她远走他乡,数次搬家,远离人群,郁郁而终在四壁清寒的异乡。

聪明孤傲如她,洞察世事如她,却没有得到她的现世安稳,也没有得到她的小团圆。

因为她爱到尘埃里,爱得太卑微,放下了所有的身段,却让他觉得理应如此,不屑一顾。


3

那年,张幼仪刚刚为徐志摩生下孩子。

躺在病床上,虚弱得动不了,连喝口水,也只有等护士例行检查的时候送过来。

丈夫徐志摩看着育婴箱里的孩子,满心赞叹:好可爱啊。

那是他作为父亲,第一次去看孩子,也是最后一次。

因为转身,他就去病房让张幼仪签下了离婚协议书。为这张证明他自由之身的纸,他已经催命似的给张幼仪寄了很多信。

林徽因要回国了,他要去追求林徽因。

我们都记得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离婚的男人是徐志摩,他似乎开创了好聚好散的先河。

却不知这一纸薄薄的离婚书,是一个刚生完孩子的虚弱女人,举起她颤抖的手签的。

张幼仪听从家族的安排,嫁给徐志摩,也曾小心翼翼讨他欢喜,说话处事都依着他,生怕有一丁点儿错,让他不高兴。

可是后来他还是要走,一句心疼的“你还好吗”都没有留下。

因为她的爱低到尘埃里,而他看不到。


4

我常常看见无数鲜活的例子。

女生本来有着一门好手艺,有着好工作。即使薪资不高,但足够生活。周末三五好友,却也不亦乐哉。

后来成为全职太太,照顾孩子照顾家人,熬成没人要的黄脸婆。

男人带着小三回来,理直气壮:

你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

你也不看看你花的是谁的钱!

即使你洗手羹汤为他端上一桌子的好菜,即使你双手沾满了洗衣粉的泡沫,他还是不爱你。傻而天真的一味付出,却让他觉得习以为常。

低到尘埃里的爱,他看不见。


5

狄更斯说:没有人值得你流泪,值得你这么做的人不会让你哭泣。

离开你就不能独活的举动,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放弃的蠢话,大概就是你要为自己的一厢情愿,所交的学费吧。

我们似乎都忘了,爱情是两个人的面对面,是两个人平等的对视和欣赏。

若你因爱低到尘埃里,站着的他,又怎么会看得见你。


希望可爱的你为我点亮小红心~么么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