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的演出2(第八节)

(八)

夜深了,暮雪喝完咖啡,和慕云一起走了出去,那城市无比的深沉,在一片寂静之中,格外的平静。两人肩并肩走在午夜的街道之上,像是一对相识已久的老朋友,暮雪很想说,他们像是一对恋人,但他却不敢那么想。

因为,她已经心有所属,但有一些事情,却是暮雪想象不到的,她看上去美丽,且平静,但她的内心深处藏着什么,他却一无所知。这也是他们不能接近的另一个原因,但就在今天的早晨,她刚刚和自己的男人大吵了一架。

她一直都是个骄傲的女人,她不能忍受岁月的流逝,甚至不能忍受,另一个生命出现在她的人生里。因此,她和自己的丈夫大吵了一架,他领着行李走出了家门,她哭了整整一个早上,那时,她以为自己深爱的人永远都不会回来。

没有人注意到她红肿的眼睛,就连暮雪也没有注意到,要是他没有注意,那么别人一定也没有注意到。她偷偷地画上浓妆,遮住了通红的眼睛,擦干泪水,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在中午的时候,准时的出现在了自己的店里。

一整个下午,都没有人发现她的异常,在客人的面前,她永远保持着特有的微笑,只是变得更加沉默寡言。那天,暮雪送她回家,在那之前,她从来没有同意过,让别的男人送她回家。他们在不远处的小区停了下来,慕云回过头,对他表示自己的感谢,依旧像是个淑女那样。

“谢谢你。”她那样说着,在路灯之下,她的眼神迷离,带着微微的伤感,似乎是在回避着什么。

“应该的。”暮雪也只回答了三个字,便转过身准备离开,暮雪根本就不了解女人,哪怕他只是了解一点,他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等等……”还没等暮雪离开,她却叫住了暮雪,他回过头,看着那昏暗之中的女子,仿佛是一团迷雾之中的天使。他觉得那是个天使,但下一秒,他也无法确定了。

“你能送我上楼去吗?”在暮雪的思维里,那是不可能的,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知道慕云的事情,要是他事先知道,他一定不会答应那个女人,之后的事情也不会发生。

他和慕云朝着黑暗的小区走去,仿佛走进了无边的深渊,夜幕之下,小区里一片寂静,仿佛就会那样永远沉寂。他们朝着空洞的楼道走了上去,停在了一扇房门口。慕云打开了房门,一间干净整洁的房间出现在他的面前。

但让暮雪感到意外的是,在这整洁的客厅里,地面上竟然有一支碎掉的玻璃杯,那杯子并没有完全破碎,还能辨认出,那曾经是一支高脚杯。慕云把杯子丢尽垃圾桶,不知道为什么,她却不小心划伤了手指。

那纤细的手指之上,顿时被鲜血染红,暮雪本想在此之前离开,但现在,他想走也走不了了。他跑到慕云的身边,关切地看着那个女人,问她创口贴在哪里,慕云指了指卧室的柜子,随后紧紧捂住自己的伤口。

暮雪拿来酒精和创口贴,帮她处理伤口,就在此时,他才看见她眼角的泪水,仿佛水晶一般挂在她的眼角。暮雪终于发现,她的丈夫并不在家,他隐隐地感觉到了什么,他松开了她冰冷柔软的手,拿起自己的外套,朝着外面走去。

“别走,留下来。”暮雪拼命地摇了摇头,那是不对的,无论如何,他都不能继续下去,于是,他还是朝着门口走去。但她却跑到了他的身后,紧紧地从背后抱住了他。

“我不可以,你是我的朋友。”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没有那么做,其实,换做任何人,他都不会那样做,他那么说,只是他的托辞。

“我会和他离婚的,请你今晚不要离开。”暮雪挣脱她的双手,衣服上沾上了些许的血迹,还有一股淡淡的花香,那是慕云身上的味道,柔和的在他的血液中流动。他回过头,平静地对她说:我睡沙发。

��\�s4y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灯火 (一)孤城 这是这座城市平静的一天,初升的阳光洒在宁静的街道之上,昨夜的灯火还未熄灭,此时的街道上依旧冷清。...
    黑玫瑰先生阅读 493评论 1 1
  • 浮生 (一)第一夜 暮雪三天没有入睡,不是他不想入睡,而是他并不感到疲倦,在一片黑暗之中,暮雪站在甲板上。在他的周...
    黑玫瑰先生阅读 555评论 0 0
  • 鱼说:“你看不见我的泪,因为我在水中。” 水说:“我看见你的泪,因为你在我心中。” ...
    云懿翳阅读 155评论 20 4
  • 泥鸥阅读 17评论 0 0
  • 金猴辞旧岁,雄鸡贺新春。阳历1月28日,鸡年如约而至。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尽管“年味”...
    Aoyun阅读 2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