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他精灵 1 突然想爱你

晓熹盼兮/文

目录 | 上一章

1 突然想爱你(本故事纯属虚构)

明阳回到闹市区,以顾客身份入西门町自家的烘焙门店晃了一圈。拜凌叔眼光所赐,这可不单是Les Croissants du Blanc第一家海外分店,也是台北第一间拥有MOF认可的法式面包烘焙坊。

细数从忠孝东路四段开设的第一家品牌甜点专门店,前年在信义商圈开设的第一家个性烘焙订制店,到这两年把触角伸向各市县商业区的Boulangerie①……烘焙甜点爱好者均可到店逐一选购,而这些店也会针对各种消费族群设计外带小食、下午茶沙龙和法式餐厅等不同形式项目,满足各种热爱西点的阶层。

店堂内微穹顶设计,整体呈现暖橘柔和的漫射光,米黄涂层依稀透着底层装饰砖。若干浅褐松木百叶窗透进几丝天光,深褐落地木质瓶中慵懒散落着几株薰衣草干花,会让人误以为踏进法国南部的小店,温暖而放松。

店中央玻璃展示柜内,可颂层次分明,酥皮又脆又薄;法棍金黄蓬松,表皮脆而内韧;一字排开的petit fours②中,混合着新鲜水果、动物鲜奶油和牛奶的清甜。

身为糕点老饕的明阳本就饿了,深吸一口气,正待取用食品夹,被突袭现身的凌叔全然吓了一跳。凌涛结实拍了拍他的肩,兴奋而满意,大笑起来:“好小子,一来就放我司机鸽子ㄏㄚ?还这么较真,怕我把你爸的店给败光了,故意一来就考察门店?”

明阳听得懂却不太会说,急欲表达而词穷抱赧:“Non……不四,不四就样的(不是,不是这样的)。”凌涛看他涨得满脸通红,可爱至极,不由分说,搭肩邀他至门口私人座驾——宾利Mulsanne S后座位置。

司机见机赶紧打开右侧车门,帮他将行李放进后备箱。只剩店员在那里,看着总裁载客人离去,手足无措,不明就里。两名年青女店员互使眼色,趁关店盘点到后厨窃窃私语。这就是传说中的董事长小开吗?帅呆了!心中潋滟渐次漾开。

凌涛先把明阳安顿在五星酒店,又请他到L'ATELIER de Joël Robuchon包厢食法式蜗牛大餐以示接风。听他细数阳明山风光和对烘焙、对门店建设的看法。

几杯红酒下肚,凌涛从皮夹中抽出一张1岁女婴的彩照,说:“你老爸跟你提过Vanilla吧?”明阳点头示意,“哇哇ㄔ一ㄣ(娃娃亲)。”凌涛乐了,拍桌道,“你还会中文?真是没料到。对,你和Vanilla可是订过亲一ㄡ!”

凌涛注视女婴的2寸证件照,再抬头看看明阳撇撇嘴唏嘘道:“可是,我都好多年没有见过她ㄌㄡ!”凌涛也感叹着明阳的新发色,比划起上次见他时才幼年的身高。明阳摸了下后脑勺,表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往事漫上凌涛心头……

逸珺生母早逝,由舅父刘肃轩及舅母刘太太养大,常年唤作爸妈。夫妻俩一直隐瞒着逸珺身世,只当生了俩姊妹。

爸爸这天在自家庭院门口,一脸严肃,扶了眼镜,叹了口气,决心一吐为快。他找来逸珺,告诉了她一切身世。没想到逸琪在大厅角落侧耳偷听,她一脸惊讶跑上楼时,撞见妈妈下楼。

妈妈正从她房里收拾完,端咖啡残杯预备下楼,被吓了一跳,捶捶胸口:“你这个死丫头,这么急着上楼干嘛,赶着投胎啊?”

逸琪眼睛瞪得老大,拉过老妈,用手遮着嘴,示意噤声:“妈咪,姊不是我亲姊啊?”轮到妈妈白了她一眼,戳着她脑门,悄声道:“你傻呀,还不都是你姊。如假包换。倒是你,艺校都毕业了,要不要学你姊准备考大学了?”妈妈缓缓拾阶而下。

逸琪倾斜着身子,单手撑着楼梯扶手,对着妈妈背影做了一通鬼脸。她自言自语道:“谁要跟老姊一样,无聊!我要做最耀眼的明星!哼!”说着,她一手叉腰,学着电视里那些T台欧洲Model走猫步,一步一步走进房间,然后带上房门……

逸珺这才晓得,她的生父凌涛,这些年有再婚,目前担任台湾某国际知名烘焙品牌总裁。而这家跨国企业董事长Pierre则是他多年合作拍档。Pierre有心让公子逐步接手家族事业,令其赴台,并托付凌董这位老友来辅佐他,协助在台事业。

原本预备老死再不相往来的凌涛,为了娃娃亲,托前舅子肃轩来做女儿逸珺的工作。他想安排逸珺来公司实习,顺便和Pierre公子相识,以便定下婚期。

逸珺听罢眉头深锁,把双手放在爸爸手上。肃轩怎会不懂养育了这些年外甥女的心思,更何况在他心里,姐姐去世后,他就一直把她当至爱宝贝。

“爸爸了解你的心思,说实话,我很反对你父亲的专制决断!”肃轩这样说到,却是话锋一转,“不过,去见见市面也好。也去会会那个男孩子,听说人不错,还蛮帅!”

逸珺看出爸爸眼睛一亮,竭力在安慰自己,自己又怎好忤逆至此呢。老爸从头至尾是那么疼爱自己!现在,她终于都明白了。是时候回报爸爸妈妈的爱和无私馈赠。

“好,我答应去他公司实习,也见见那个——那个男孩子。”

肃轩除了感激,实在无以言表。大姊,我也不想为难逸珺。请你在天之灵显灵,告诉我,怎么才能让懂事的逸珺过得更幸福?我一定会更努力照顾她,不惜一切!

逸珺主修声乐,作为新生,宿舍被分在大慈馆。本届学生会组织的迎新晚会开演在即。作为新会员的她,正要到对门的大雅馆宿舍,找敏妮这位“资深会员”讨教晚会筹备情况,并邀请她同行观赏。

在同一屋檐下,作为逸珺学姊,敏妮倒显得年龄没差,还蛮幼稚的,ㄏㄏ。一进门,只见敏妮手抱双膝,反坐在靠背木椅上,劈头盖脸地试探逸珺:“ㄟ,逸珺,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啦?”

逸珺没预料刚进门就被八卦,于是耸肩,嘴一撇,大方坦诚:“蛤,没有ㄟ。”

“ㄏㄡ!没天理啦!这么美的美女都没人追,简直是暴殄天物ㄋㄟ!要是我……”才开聊,敏妮转头望见天色,心说不好,赶紧帮未归的室友们收衣服。

逸珺一看,也赶紧过来帮忙。哪知忙中出错,一件白色吊带短TEE掉下去,跌入一人满怀。

只见那男生,向楼上人影处侧抬头。他眼神清澈,留着干净的短发,笑起来憨憨微微,甚是好看。逸珺意识到四目相对,连忙转头,想赶往楼下取回。

敏妮叫住她:“逸珺哪,不要出门右转啦!那人会把衣服送到底楼的!”两人跑下楼,只见那男生来到面前,把短TEE带衣架一同交给逸珺。

逸珺感觉被撞了肩,原来敏妮眨眼示意:“都是自己人啦!”轮到男生结巴开口:“敏……敏妮,不要乱说。”

“哎呦,你们怎么都不懂我意思,真是!我们呢,平时都在大仁馆上课,是不是?很有缘喔!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艺术学院音乐学系大系花,Vanilla,刘逸珺。这位呢,是外文学院韩文系大才子,林茂雄,人称猫熊是也!哈哈哈!”

敏妮一开始一本正经,却禁不住自己没介绍完,就自顾自嗤笑起来,被介绍二人不禁也化尴尬为轻松莞尔。

“你好,学长。叫我逸珺就好。”逸珺先伸手以示礼节。

“你好,逸珺,我是茂雄。也没错啦,猫熊这个绰号,就是敏妮替我起的,一叫多年,我也习惯了。”倒弄得茂雄不好意思,不知道伸手还是往哪里摆。

“你还好意思说ㄌㄟ。”敏妮扮个鬼脸,不禁数落道,“从小到大,从谷关到台北,还不是我罩着你!要是你不老实,小心我告诉大美女为什么你叫猫熊来的!”

“是是是,小弟惟敏妮姊马首是瞻。”看来茂雄也并非木讷到底,熟络之后,却也懂得几分幽默,“反正也不是什么坍台的事情,ㄏㄡ?”

“还不够夸张?我给你讲,一个165公分的胖子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在雪地里跑。很光荣哦?”敏妮叉着腰,咬牙切齿的夸张表情,像极了韩剧中负责谐星身份的女二号。

“ㄟ,过分ㄌㄡ!”茂雄指着敏妮,这么斯文的人着急起来可不是盖的。

晚会上,茂雄在大仁馆三叶厅压轴弹唱了一首自己创作的歌曲。

“值得吗……啊……”婉转迂回的清透嗓音回荡在周围。大家都被学长纯粹的歌声迷住了。主持人要求林学长安可一曲,在众人拾柴火焰高的气氛下,他又弹唱起来。

逸珺悄悄走开了,身边的敏妮跟着她跑出剧场,问她怎么不等结束就走开。

“你都没告诉我,今天林学长有演出喔!”逸珺指着心口说:“我感觉,这里,有点疼,好像又被什么震慑住。我也说不清。”她的眉眼一揪,恢复神色坦然。

从此,逸珺总觉得很巧就能碰见茂雄学长,在校园跑道夜跑时,会遇见他半躺在大孝馆门前的司令台望星空;从大慈馆去晓峰图书馆温习,半道会遇见他结伴同行;去大仁馆上课相遇更是常态。

逸珺好奇,选修课上见到敏妮就问:“怎么我最近老碰到茂雄学长?”敏妮故作玄虚一番:“天公伯快快告阮知啦!天公伯讲,天知地知我知你不知啦,天机不可泄露哦!”

一番装神弄鬼后,敏妮试探道:“还茂雄学长咧!唬烂学长还差不多,叫茂雄就好啦,叫猫熊也没差啊!哈哈哈……”敏妮笑破肚皮,却被逸珺严肃指责没礼貌。

“亏我哦,还叫你一声Minnie学姊耶,你怎么能对学长这样没礼貌。真是愧对文大教授的教诲ㄟ。”敏妮扯一通鬼脸了事,逸珺只得叹口气合十,拿她是没办法的。

深秋了,某些气息开始变得微妙。午间,逸珺带着速写本和笔,来到阳明后山写生。微风几许,俏皮吹拂她的脸庞,撩乱她的发丝,令她需时不时将它们拨弄到耳后。

山间溪边深沟里,一人多高的芦荻开着浅紫色花,随风摆荡;和着路边丛中不知名的深紫野花,放眼望去,竟令人想起了普罗旺斯春季漫山遍野的薰衣草丛。逸珺骑车下山,却发现茂雄正擦肩上山。

她不知,他不出几天便会来山上寻找音乐灵感。逸珺悄悄停车返程,发现茂雄拿起吉他,坐在坡上,好像正在谱写新曲。那认真而沉着的模样,打动了逸珺的某根神经。她痴痴看傻,根本忘了关于相亲的事。

注释①:Boulangerie,即法语“面包店”,这里指Les Croissants du Blanc旗下最基础门店的叫法。

注释②:petit fours,直译是四小块(的装饰蛋糕),引申为花式小蛋糕,可作为某些正式法国大餐中的甜点拼盘之一。

附主题歌词:许茹芸《突然想爱你》,词曲:许茹芸

突然想爱你/在这昏暗的夜里

看着你专注的背影/触动了我的心

突然想爱你/在这拥挤的人群里

哼着你心爱的歌曲/吞没你占领我的心


爱到极度疯狂/爱到心都溃乏

爱到让空气中/有你没你都不一样

爱到极度疯狂/爱到(你)无法想像

爱到像狂风吹落的风筝/失去了方向


几乎忘了怎么去呼吸

在每次与你擦肩的瞬息

如今是你让我想起

那停摆已久/停摆已久的心灵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者简介]:晓熹盼兮,美术师范生毕业,热爱阅读和文字的理想主义者。从事过数年社区及早教类工作。她一直秉持“感动自...
    晓熹盼兮阅读 816评论 0 9
  • one boy love gilr but the gilr love orter gilr the boy ch...
    Tenna阅读 114评论 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