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浮生六记》

96
蒹葭露冷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22.6 2018.11.15 21:41* 字数 2033

  与好书结缘,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譬如我与《浮生六记》的偶遇。

  喜爱看书,也爱买书。那是我寄居申城一个春寒料峭的早春晚上,有友人邀我去外滩玩,站在外滩的天桥上看华灯初上,车水马龙,人若蜉蝣,了无趣味。忽见一个旧书摊,友人和我皆翻阅起来。一本深灰绿色封面只竖着写《浮生六记》和作者的小册子引起我的注意,翻开一看,“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中山记历”,“养生记道”,加之优美的文言文文笔立即引起我的的同感,价格又十分便宜,于是就买下了它,抱着它就回去了,仿佛抱着一份温暖。


    一个平常的邂逅,一本书让我认识了一个人,一个叫沈复的人。一个有血有肉有着浓浓深情的男人,两百多年过去了,我读他仍读出字里行间心跳的鲜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他的《闺房记乐》中,我认识了他那并非最美却聪慧贞静的妻——芸,一个有才又生性洒脱的灵性女子。两人鸿案相庄二十三年,年愈久而情愈深,彼此的喜好竟都同化了:为吃双鲜酱,沈复初恶之而终好之,其不得解,芸曰:“情之所钟,虽丑不嫌”,多么精妙的答案。生在一个封建社会大家庭,而芸有着与时相悖追求自由的向往:为去游太湖,竟女扮男装与夫君相挽登舟,享受一份千顷云高旷的良辰美景,夫妇心意相通至此,是何等的赏心乐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苏州,沈复家境殷实,,而他并不贪图父母带给他们的荣华富贵,兄弟为争财产反目于他们,复说:“大丈夫贵呼自立”,而芸亦夫唱妇随,“课仆妪,植瓜蔬,君画我绣,以为诗酒之需”,甘于那一份金钗布裙草木小民云淡风轻的日子。何以此也?只因她有一颗淡泊宁静的心和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对生活,对景物,甚至对人:其表妹婿携一妾归,众曰新人美矣,而芸则说:“美则美矣,韵犹未足。”是呀,美而没有气质又有什么韵味?”

  芸善不费之烹庖,瓜蔬,鱼虾一经芸手,便有意外味;芸拔衩沽酒,不动声色,良辰美景,不轻放过;芸犹善叠石成山,花草间用细丝扣虫项,宛然如生,神游其中,如登蓬岛;夏日荷花初开,晓寒而放,芸用沙囊撮茶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香韵尤绝。妻子固然兰心蕙质,而丈夫竟欣赏之至,芸何其幸矣!真是以才遇才,而才愈显,以情遇情,而情愈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就是如此一对情深意笃的夫妻,只因了生性烂漫尽情享受了生活中的闲情逸致而屡见逐于大家庭,以至于贫困潦倒,相依相携两不相弃。读她的《坎坷记愁》,一读一泫然,一读一心痛。芸弟亡母丧,见弃于夫的家庭,满心悲痛,一病八年,遂抑郁而终。作者写道:“芸执余手而更欲有言,仅断续叠言‘来世’二字,忽发喘,口禁两目瞪视,千呼万唤已不能言,痛泪两行。涔涔流溢,继而喘渐微,泪渐干,一灵缥缈竟尔长逝。当是时,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余变卖一空,亲为成殓。”读至此,潸然泪下,难道他们真的是遭到造物主的嫉妒,亦或是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图片发自简书App

  沈复性格爽直,一生洒脱不羁。芸死后,万念俱灰,寄情于禅院山水,修身养生之道,与友人或琴棋适性,或曲水流觞,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以卖画为生。

  前些时病中,读其第四记《浪游记快》,记叙了作者从童年游历浙江的吼山到中年游山东结束,笔墨真实平淡中透着清奇,引人入胜。他的游记有四个特点:

  有其独到的见解,人在旅途中极尽心欢之乐。如观苏州之虎丘,仅肯定其二处,余者皆半借人工,且为脂粉所污,已失山林本相;称安庆的大观亭,却大为赞赏,称之为重台叠馆之法,真人工之奇绝者;野外溪旁幽深静处,与友人开樽畅饮,或歌或啸,酒瓶既罄时,还各采野菊插满两鬓。

  极爱冷趣更无惧艰险,一探险峻的豪兴。尝游常熟虞山时,有一山峰屹立,石做横纹,高数十仞,仰而视之,势将倾堕,有人曰:相传上有洞府,多仙景惜无径可登。余兴发,挽袖卷衣,猿攀而上,直造其巅,所谓洞府者,深仅丈许,上有石隙,洞然见天,俯首下视腿软欲坠。豪兴之至矣。途中更历一妓,名喜儿,初不能解沈复之于芸娘情深意笃何以还会狎妓呢?盖因喜儿很像芸,抑或生于那个年代也是平常是吧?

  沈复的游记中既钟情于山水,更注重风土人情和美食的描绘,如安徽绩溪十二年一遇的花果会,东海永泰沙的渔民生活以及粤东的“游河观妓”皆不吝笔墨。每至一处必有酒相随,游钱塘崇文书院边小酌尝鹿脯,兼以鲜菱雪藕,又有清明时随先生扫墓东岳食毛笋美味等。

  沈复一生游历途中多遇知交,亦人生之风景也,有初习幕时倾心相友的顾鸿干,慷慨刚直,直谅不阿为第一之交;与喜儿为红颜知己也;友人夏揖山在其贫困潦倒之时倾力相助,更有沙县首户丁实初,会计王,俱豪爽好客,不拘礼节,与其一见如故矣。

  沈复一生既情痴于芸,又浓情于山水,虽然贫困潦倒,但有知交相携的快乐;虽鹑衣百结的落魄,却不掩豪兴放歌的磊落。这是一个真性情而又唯美的男子,让人痴痴不能或忘。习幕经商皆不是心中所愿,但成就其天南地北的畅游。忆念斯人,竟不知终老何年矣。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读《浮生六记》,我认识了这两个充满灵性的生命,两个可爱的灵魂,久久地,久久地,让我感慨生命短暂的苍凉。而沈复,芸娘亦做了我少女时代的一种人生偶像,甚至改变了我低沉的心态,激起了我对人生充满着美好的向往。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