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埋在一纸婚书里

陈香嫁了一个香港人,这在小镇是一个热点新闻。

男人有钱,第一年回农村过年,开宝马车。给陈香父母买了很多礼品,陈香母亲乐的逢人便夸女婿好。

可男人的年纪有点不地道,跟陈香父亲同龄。也为此陈香父亲特不乐意这个女婿,可架不住自己女儿已经生了小孩。不得不接受男人。

尽管女婿有钱,可陈香父母还是很担心自家女儿的日子。远天远地的女儿在外地被人欺负,他们也帮不上忙。

陈香说男人对她很好,给她在香港买了一套洋房。平日也待她极好,净说些让人讨喜的话。

陈香母亲亲自去过女儿那里,待了一个月,帮女儿带儿子。那一个月里,男人经常开车带她们去玩耍。陈香的嘴角永远挂着笑,陈香母亲感受到女儿的日子是真好。

回到村里,陈香母亲把自己在香港的一些经历,讲给街坊邻居听。

小镇人一致认为陈香嫁了个好人家,一辈子吃喝不愁啊。

对象年纪是大点,可架不住人家有钱。

陈香实际上一直活在自己编织的谎言里。

她一点也不幸福,可没办法孩子生了,她只能先忍耐。

男人是一个离婚男,有过一段婚姻。原因是他老婆出轨小鲜肉,被他撞上。

陈香的姑妈一家都在香港,开了一家小饭馆。陈香为了长见识,在姑妈的饭馆打工。

男人是饭馆常客,久而久之他们擦出了火花。

姑妈也看出点苗头,打听到男人挺有钱,就是岁数有点大。她本是不同意的,可陈香居然和男人私奔了。

姑妈急的到处找她,担心跟她父母没法交代。

陈香为了自己的爱情,托人给姑妈捎了一封信,信里说她已经怀孕,会生下孩子,让姑妈别担心她。

姑妈骂骂咧咧,却也找不到陈香人。只好给陈香父母打电话,父母听说后立刻赶过来。

可没用,陈香还是不肯相见。万般无奈下,陈香父母只好回去等消息。

这一等就是一年,孩子生下后陈香才敢回家负荆请罪。可木已成舟,父母也只好随了她。

男人总担心陈香为了他的钱,至今没和陈香领证。

陈香怒过吵过,可男人一直不松口。陈香想过离开,可舍不得孩子。

何况男人除了没领证,平日待她们母子挺好,钱从来不缺,也经常陪伴她们。

日子就这么一直拖着。

有一天,男人的前妻回来,想和男人复婚。

男人不同意,她前妻说他会一直闹到他同意。陈香领教过,简直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么无赖的女人。天天在她们家小区门口,说陈香是狐狸精,勾搭有夫之妇。

陈香听的咬牙切齿,她下楼买菜人们在她背后骂她坏女人小三指指点点。

陈香有嘴也说不清,她回家找男人的离婚证。找到后,拿到他前妻面前,证明自己不是三。

人们这才看清原来是一场戏,男人前妻在证据面前也只好灰溜溜走了。

一场闹剧才结束。

可能是良心发现,男人在前妻这次风波后居然对陈香说去领证吧。陈香不敢相信这句话是真的,直到男人开车把她拉到民政局她才愕然。

陈香领证了,终于在异国他乡有了一份安全感。它代表了他的认可。

男人终于给了陈香一个名分。

一张纸代表他们是家人,没了它,他们之间什么也不是。

陈香只是为自己争取了一份保障,这尘世多留个心眼错不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