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和文盲

昨天在微信的朋友圈里面,读到了一篇名为《清华教授程曜:救救清华大学的孩子们吧》的文章。这篇文章所述与我内心的一些想法产生了共鸣,故而写下这篇文章,且当做针对这篇文章说说我的想法。

学霸是大学里面学习成绩很靠前的一批人的代名词。他们天天穿梭在图书馆和教学楼之间,最关心的事情之一是老师点名。他们上课勤勤恳恳地做着笔记,下了课手里就端起四六级的单词书边走边看,回了宿舍还得重新温习一遍老师上课用的PPT。

我经常能够猜到学霸们下一秒要做什么。当老师授课说到重点时,学霸们下一秒提笔就记;当学到一个新单词时,学霸们下一秒就会摇头晃脑读上十几次,直到短期记忆之为止;当看到考试成绩不是优时,学霸们下一秒就会扼腕叹息。

不仅是在大学,在高中里面,这样的学霸更多。毕竟对于高中生而言,他们还有一重高考的压力在背上担着。可以说,大部分大学的学霸都是沿用了高中的学习模式、思维模式和生活模式。

以上是很多“明眼人”,比如程教授所看到的,那些中国式好学生的缩影。“明眼人”们一般如此评价学霸:他们只会理论,不会应用;他们只关心考试,而不是关心只是本身;他们不会动脑,只相信课本和老师。可是根据我的观察,我并不完全赞同这些观点。

学霸们其实也很想将理论应用到实践中去。我所在的软件学院里面,学霸们大多都能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动手编写代码能让自己提升得更快。学霸也经常关心知识的本身,他们会效仿古人“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的精神,对知识表现出很强的兴趣。他们同时也很能动脑,我不相信一群能把高等数学考到优的人不会动脑子。如果他们不能动脑子,我的脑子岂不就是豆腐脑了?

那么为何程教授眼里看到的都是“无神、无政府、无信仰的无头苍蝇”呢?在我看来,学霸们虽然有知识,但是大部分们没有文化,是一群文盲。

马云说过,“教育”这两个字应该分开看。“教”乃授人以知识。比如,告诉你如何求二重积分,教会你为何写文章时每段都应该有一个中心句,教会你一种新的语言。我们平常在学校里面,教师们所做的大部分是“教”人。而“育”是与“教”完全不同的。在我看来,“育”乃授人以方法论。比如,引导你构建一套自己的学习方法,引导你拥有一个合理的工作流程,告诉你如何理解一类问题。因此,“教”出来的东西是具体的,看得到的。而“育”出来的东西是抽象的,是无形的。

一个人理解事物的时候,通常有自底向上或者自顶向下两种方法。所谓自底向上,即从具体看抽象,反之则是自顶向下。举个例子,在学习C++语言的时候,如果你从学习class关键字(C++语法)从而学到面向对象程序设计的概念,那就叫做自底向上的学习。如果你反过来,先是了解了面向对象程序设计的理念,而后再学习class关键字的话,那就叫做自顶向下的学习。那么,“教”便是训练人自底向上的学习能力,让人学习“点”,从而构成“面”。而“育”则是训练人自顶向下的能力。

教得好的是有知识,育得好的是有文化。一个人能把四书五经倒背如流,那么他可能有知识,但他不见得有文化。同样,一个绩点是全年级倒数第一的人可能的确不具备很多的专业知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是一个有文化的人。

只可惜,从初中到大学,教师们的教学方式大部分都是纯粹的自底向上。拿计算机老师举例,他们教完你C语言的变量后,就开始教你C语言的函数。到最后,学霸们甚至可以背诵下那一长串的API的名称。但是老师们基本对编码规范只字不提,更别提文件组织、注释组织、版本控制和团队协作了。他们可能“教”得很好,但是却没有告诉你作为一个工程人员最基本的思维方式和基本素质。这就是典型的自底向上主义。教师如此,学生则更是如此了。换句话说,这群老师教你的确实是实打实的技术,可是没教你半点工程上的东西。这样的教学方法,导致学生无法提升抽象思考的能力。

理工科如此,文史科亦然,我就不在赘述。

纯粹的自底向上会让人丧失兴趣。因为具体的东西大多枯燥乏味,而抽象的东西能让人品出百般滋味。这就好比建造房屋一样,天才的设计师们在设计的房屋时总是能够享受推敲和思考的过程,能够设计出好几套方案,并且为此乐此不疲。然而对于建筑工人而言,他们面对的永远是钢筋和混凝土,看似时时刻刻在搭建大楼不同的部位,可是难道不是一直在做一件相同的事情吗?在这里,设计师们就是自顶向下地在投入工作,而工人们,则在搬砖。

这也是码农和工程师的区别所在。全世界会写代码的人多了去了,然而具有组织大型项目的工程师在这当中屈指可数。和建造房屋的例子做类比,你会发现,世界之大,却总被一些奇妙的相似贯穿着。

当然,我并不是提倡纯粹的自顶向下。俗话说得好,“勿在浮砂筑高台”。如果你没有事先学会如何走路,就想站在高处当一个哲学家,那么你的下场就是被方舟子起诉。

我非常喜欢“深入浅出”一词。我对这个词的理解就是,在接触到新事物的时候,首先知道一些它的皮毛。不断地去抽象出属于自己的方法论,比如学习方法,并不断优化,此之谓“深入”。接下来,通过你自己的方法论,再次回到知识的皮毛上,以新的观点去认知它们,此之谓“浅出”。深入并浅出多次后,我不能保证你能成为大师(否则我自己会让自己先变成大师),但是我相信你能发现一片新天地。

所以,学校可以教出学霸,但是如果只教而不育,就会产出一堆文盲。我认为,清华大学的程教授在哀怨学生们亟需拯救的时候,也应该回头看看,你是不是也是一个从底部把学生往上捞的教授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孩子给老师最大的回馈是什么?是他们内心真正的成长。 武汉善芬老师善于引导孩子们画出自己的心灵世界,传递爱的信息;她...
    智悲德育阅读 49评论 0 0
  • 赢/输的方法不可能带来双赢的结果。你总不能要求别人:“不管你是不是喜欢,都要以双赢为目标。”问题是怎样找到双赢的解...
    Fly_Catkin阅读 7评论 0 0
  • 他叫易烊千玺,他是如阳光一样温暖的男孩儿。 她叫陈莉莉,她是像冰山一样冷酷的女子。 每当她不堪到了极致,他就莫名其...
    黛玉李下一段媛阅读 39评论 0 0
  • 不久前逃课去看《一念无明》,想起一个朋友说,她们三个人去看,出来两个人魂都没了。 说实话看着很想哭但是没哭,剧情也...
    得闲饮茶去阅读 92评论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