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怪的病,神医的诊断结论让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缪希雍结束了在家10年的中医理论学习,告别了母亲游历四方,去拜访各处的高人。所谓读万卷书也要行万里路,缪希雍开始了他的万里之行。

在他游历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个名医,叫马铭鞠,治病非常厉害。缪希雍便向他请教,两个人既是师徒,又是朋友。

有一次,马铭鞠带着缪希雍去给一个年轻人治病,这个年轻人得的是喉癣,喉症。整个喉咙里面都烂了,每次吃饭时都要熬那种很烂的粥,非常烂,吃饭时仰着头往下咽。每次喝完之后都要痛哭一场,真的疼啊!

之前很多医生都来治过了,但却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病。这喉咙疼怎么能到这种程度呢?很奇怪,开的方子也不见效。

这时,马铭鞠来了。诊断后说:“你这个病不是一般的喉症啊。我问你,你以前是否患过梅毒?”因为在明朝的时候,随着边关的开放,很多外国商船的来往,许多外国的疾病已经进入了中国。性病在东南沿海一带已经很厉害了。

小伙子说:“我没有得过这个病啊。”马铭鞠接着问他:“你知不知道,你父母是否患过这个病呢?”小伙子想了想说:”我听说我父母患过这个病。是治愈了三年以后才生的我。”马铭鞠点点头:“病根儿就是这个啦,这是你父母的病当时并没有完全治好。它有一定的遗传性,这个病毒遗传给你了。还有一种可能,你父母治病时用了一种有毒的药,这个药也会影响到你的身体。”

那这个病怎么治呢?马铭鞠开了个方子。前面几味药分别是甘草、橘梗等清咽利喉的药。但是在后边加上了一味土茯苓,这味药用的是非常重。因为根据马铭鞠的经验,土茯苓这味药可以治疗梅毒。

结果,用药之后,这个年轻人的病就一点一点的好转了,最后整个人就痊愈了。

缪希雍在一旁看了觉得非常奇怪,回来以后他就问马铭鞠:“马老师,难道这个病能传给孩子吗?”马铭鞠告诉他:“如果是父母患了这个病,有了孩子,那么很多情况下会传给孩子。孩子很多情况下会皮肤溃烂。有的孩子除了眼睛之外,身上都没有好的地方。这个时候,如果医生不知道病的来历,无论如何也治不好,一定要用治疗梅毒的方法去治疗。”

后来缪希雍就把这段经历写在了他的《先醒斋医学广笔记》里面了。很多人认为这个梅毒的遗传性是缪希雍发现的,其实不是,是马铭鞠发现的,告诉了缪希雍。缪希雍自己说的很清楚,说这是马铭鞠传的。

在缪希雍的书里面记载了很多马铭鞠给他的方子,每个方子后面都标注上“马铭鞠传”。他还走到各地去向其他的医生学习,但凡谁有什么高招,他都向人家学习。缪希雍有什么特点呢?性格非常豪爽,像个豪侠似的,跟人相处时,“锱流羽客,樵叟村竖,相与垂盼睐、披肝胆。以故搜罗秘方甚富。”

缪希雍跟谁都不摆架子,对谁都敞开心怀,有什么方子都告诉人家。结果大家对他也不保守,一旦有什么秘方都会马上告诉他,因此在缪希雍的书里面记载了很多方子。后来,缪希雍对药物的炮制学也做了很大的贡献。清朝炮制药物的手段不断提高,这里面缪希雍就有很大的贡献。

而且缪希雍对于本草的药效、特点都非常清楚。他治病有一个特点,就是他经常主动去找患者。过去讲医不叩门,医生不可能主动去找患者。如果你主动去找患者,人家觉得你可能有所图,有问题。但缪希雍不讲这个,他经常是跑了很多的路去给人家看病。有时候路非常远,他擅长骑马,有时能走一天一夜。

缪希雍在民间求访高人,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