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游戏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白云外

阿狗躺在床上,看了一天手机了。

手机屏幕上,是一副动图。一片蓝天,三片白云,慢悠悠的飘着。

是的,就是这个游戏,最近刷爆网络上了热搜头条。

号称史上最无聊游戏,打开游戏,注册账号,只能望着三片云飘来飘去,什么也做不了。连最起码的游戏介绍,新手引导都没有。

然而这个无聊至极的游戏,有个吊爆的名字-“死亡游戏之白云外”。

最开始的一部分人,怀着猎奇心理,进入游戏。发现这个游戏只有一种死法---无聊死。

关于游戏的初衷,众说纷纭。

佛性的玩家觉得看着蓝天白云,可以让人感觉到安静,内省自身,超脱俗世。

也有个别玩家认为,这些白云的飘动轨迹,隐含了催眠因素,会让玩家被催眠后,主动透露关键信息。

把游戏送上头条的,是某游戏论坛里的贴子。

楼主是停车场的保安,有天值夜班无聊,就想玩玩,验证第二种说法,看白云轨迹有没有催眠效果。

楼主也是极无聊的一个人,一直盯着看了一整夜,结果竟然触发隐藏剧情。

隐藏剧情是什么,楼主没有透露,只说了一句话“他妈的屌爆了”,于是又一波玩家蜂拥而至。

阿狗就是这批玩家之一,他中午12点醒来后,就躺在床上盯着手机,现在已经快凌晨了,他看着云都想吐了,画面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莫非也要像楼主一样,去停车场。据说现在的停车场人满为患,尤其是晚上。

天天都有闲得蛋疼的人,捧着个手机过去过夜。

阿狗揉揉眼,打了个哈欠,他准备放下手机,去吃点东西。

就在这时,手机画面突然闪了一下,白云的后面,出现了奇怪的条纹。

握草,原来真的有隐藏剧情。


二、邪恶的侏罗纪公园

阿狗是被什么东西打醒的,他睡得极不安稳,感觉像睡在泥沼里一样,又冷又潮湿。

他睁开眼,透过树叶,看到天还是蒙蒙亮的,又闭上眼,打算再睡一会儿。

等下,等一下!

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他使劲揉揉眼,又拍拍脸,睁开,卧槽,那是天空吧,起身一看,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树啊,草啊啥的,我没有看错吧。

他再抬头,发现自己头顶上有个文字框一样的东西。

“斯普特尼克的狗,生命值100,体力值50,邪恶值0”

斯普特尼克的狗,是阿狗常用游戏名,那后面那一堆浓浓游戏风是怎么回事儿?

是做梦,还是穿越到游戏里了?

阿狗尚未理出头绪,又有一个东西砸他脑袋上,疼得眼泪到出来了。

不是做梦!阿狗捡起砸到他头的东西,是一块挺硬的石头。

阿狗怒了,朝着石头来的方向一声大喝:“我操,谁啊?有种出来,不要装神弄鬼的。”

那个方向静悄悄的,反而是身后,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

阿狗捏捏手里的石头,保持着愤怒,在未知的环境里,恐惧是最没用的东西,愤怒是驱散恐惧的方式之一。

他一转身,愤怒瞬间退化成惊悚。

他眼前是一个动物的脑袋,再看看那身形,如果他没有看错,这是一头恐龙吧,他还可以说得详细点,这是一头迅猛龙。

果然,那头恐龙头上也有个文字框。

“落单的迅猛龙,重伤状态,生命力435,体力值89,速度50,具有匿踪能力和狡诈本领。具有团队协作能力、擅长团队合作。”

“吼……”

迅猛龙冲着阿狗一声吼叫,一股热气夹杂着腥臭袭来,阿狗顾不得恶心,赶紧转身逃跑。

前方的草丛里也钻出一个黑影。不会吧,莫非那里也有一只恐龙大爷,那可真的没戏了。

那个黑影细长,两手两腿,是个人,看那窈窕的身形,是个女人。

Echo-yoyo,生命值233,体力值42,邪恶值24。”

那女人钻出草丛,跑得飞快。

阿狗虽然看起来懒懒散散的,但是每天都被逼着去健身房打卡,所以体力值还是可以的。

但是他脚上穿的是凉拖,实在影响发挥,吧唧一声,不知道踩到啥,脚直接从拖鞋前段滑了出去,两只拖鞋就死死的卡在脚脖子上。

他妈的,老子下次穿封口的棉拖,啊呸,老子穿最好的跑鞋,啊呸,老子再不玩这个鬼游戏了。

阿狗光脚踩在地面上,被石头树枝啥的,咯得生痛,他咬咬牙,朝那个叫yoyo的人跑了过去。

提个问题,在树林里,如何能跑过一条恐龙?

答案来了,你不用跑过恐龙,你只要跑得比别人快就好了。

yoyo气急败坏的瞪了阿狗一眼,换了几个方向,阿狗都紧跟不舍。

“脚下有坑!”她突然一声大喝。

阿狗脚下一顿,很快就反应过来,差点就被咬一口。

阿狗使出喝奶的劲,拼命跑。

“小心,有坑!”他也喊一句。

yoyo回头,讥讽的一句:“你以为我像你那么傻吗?”

话音未落,她脚就踩进坑里。

阿狗从她身边跑过,一刻不敢停。

身后传来女人的尖叫,很快就没有声儿了。

阿狗还是不敢停,一直跑,也不知道把鞋跑丢了,最后拼着最后一丝力气,跑上一棵树,瘫挂在树丫上,不停咳嗽。

他感觉快把肺都咳出来了,心里还是砰砰砰跳个不停。歇息了良久,才缓过劲。他一抬头,发现他头顶的属性框里有个邮件一样的标记,他随手一点。

“恭喜玩家斯普特尼克的狗,完成新手任务,掠夺邪恶点+24,掠夺生命力+23。新手任务奖励,邪恶点+2,体力值+5,生命力+10。”

阿狗把消息点回去,发现属性框右下角有个小房子的标志,一点进去,是游戏介绍和新手引导。

看完之后,他有一万句mmp现在就想讲。

他确定他确实是因为触发了隐藏剧情,来到这个副本,这个副本的主题是“邪恶的侏罗纪公园”。

这个副本是一个海岛,设定很简单,以侏罗纪公园的故事为背景,海岛上有恐龙在内的自有生物和玩家。

玩家进入这个世界后,会有一个基础的属性,生命值100,邪恶值为0,其他属性根据自身情况确定。

海岛上的恐龙,会猎食玩家,玩家杀掉恐龙,可以获得宝物。

玩家之间,也可以通过猎杀等手段,提升自己生命力和邪恶属性。每杀掉一个玩家,你将掠夺对方全部的邪恶属性和10%的生命力。

这颠倒的三观啊,阿狗一边吐槽,一边又点开游戏介绍,他定定的看着最后一段话。

“生命力清零后,你将死亡,邪恶值达到1000,副本通关,你的梦想会照进现实。”


三、生存游戏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太阳从海平面升起来,将海水染得波光粼粼,远处的腕龙伸着长长的脖子,吃着树叶,不时的一声鸣叫,倒更显得静谧。

阿狗躺在草地上,享受着难得的安逸时光。

“斯普特尼克的狗,生命值517,体力值75,邪恶值689”

“疯狗,”有人拍他的肩,“走了,他妈的,又要开始了。”

新的一天到来,意味着,新一天的厮杀,这是海岛上的生存游戏。

阿狗回想他的第一天,依旧觉得庆幸不已。

如果那天他遇到的不是一只落单且重伤的迅猛龙,如果那个yoyo跑得再快一点,那他来到海岛的第一天,就要洗干净拜拜了。

那天傍晚,他又意外的遇到了那只迅猛龙,但是那只龙伤得太重,都快站不起来了,阿狗搬来一堆石头砸,成功的干掉了那只龙,刷出了“阴影戒指”。

这是很难得的宝物,戴上可以隐匿身形,大大提高了生存能力,让阿狗得以一直存活。

阿狗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布吉,生命力546,体力87,邪恶值723”

布吉是阿狗遇到的第一个熟人,也不算太熟,就是以前游戏里都组过队,大家都没有换昵称,所以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布吉是个武力值爆表,满脸横肉的大个子,据说现实生活是混黑社会,所以在海岛上,他比谁都适应。

和阿狗组队后,布吉负责吸引火力,降低血量,阿狗负责暗地里致命一击,两人合作愉快,颇有成效。

“疯狗,现在岛上的人,邪恶值都很高,我觉得再干掉两个就差不多了。”

“活到现在的人个个都不简单,我们还是需要小心点。”

两个猎人很快锁定了一个猎物,那是一个女人。

“血腥玛丽,生命值479,体力67,邪恶值587”

两个猎人心里都提高了警惕,能活到现在的人都很危险,尤其是女人。

布吉拿出了弓箭,在箭尖上涂了毒液。

搭箭拉弓,刚松手,那个女人就查觉到了,她应该在敏锐度和警惕性方面,得到了增强。

血腥玛丽就地翻滚几圈,躲过了毒箭,翻身而起,锐利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布吉。

布吉吹吹口哨,把弓丢一边,从腰上拔出了匕首,开始走近女人。

血腥玛丽弓着腰,慢慢后退,突然转身逃跑,布吉急追。因为阴影之戒,阿狗一直是隐匿状态,隐匿状态不能疾跑,所以他只是快步跟上。

对于布吉的战力,阿狗还是比较相信的,而且那个女人看起来没有太多特殊之处,只是对于危险的敏锐度较高,速度比较快。

“吼……”一声熟悉的吼叫传来,阿狗脸色一变,顺着身边的树爬了上去。

没过多久,一头暴龙从树下走过,那个叫血腥玛丽的女人正骑在龙背上。

待暴龙走远后,阿狗溜下树,往前查看,走了大概一百多米,他看到地上的断臂。

阿狗瞳孔一缩,是布吉。

再往前,是一处断崖,有血迹蔓延到悬崖边,阿狗轻轻走过去查看,脚踩着衙边,碎石哗啦啦滚落下去。

“疯狗,你可算来了,快救老子上去。”悬崖边一处突出的岩石,传来一个声音。

阿狗心里大定,找了绳子把布吉拉上来。

“那个臭娘们,居然驯养了龙,老子可算是栽了,”布吉一边抱怨,一边指使阿狗,“来帮我把伤包上。”

阿狗没有说话,撕下了布条,走近布吉,包扎到一半,突然跳开。布吉的另一只手里,刀光闪现,是一把匕首,

“警惕性不错嘛,老子今天真栽了。”布吉嗤笑道。

“为什么?”

“装什么装,你不是也一直防备我吗,你也想干掉我吧。”

“我虽然一直防备你,但是我是真的想和你做同伴的。”阿狗说道。

“行了,别废话了,来吧,”布吉很平静,“你可以走了,疯狗。”


四、理想照进现实

阿狗醒来的时候,躺在自己家床上,突然觉得很梦幻,分不清梦与现实。

他躺了很久,如果这是梦,那就晚一点醒。

“滴滴滴……”手机突然振动。

他拿起来一看,手机上突然打开地图界面,并自动定位到了一个点,那个地方在,昆明。

阿狗立即买了飞机票,他有一种莫名的紧急感,他必须要去这里,马上。

飞机降落在机场时,是傍晚,阿狗来不及休息,跳上出租车,来到了一个别墅。

别墅设计得很有味道,用了大量石料,阿狗看不出来是什么风格,只是觉得好看,但是也看得出来疏于打理,所以有些破旧之感。

他走到门口时,铁门自动打开,无声的欢迎他的到来。

别墅的大厅里很昏暗,特别大而空旷,阿狗走进去才发现,里面有几个人,嗯,加上他一共六个。四男两女,其中有一对,应该是夫妻或者情侣。

大家都安安静静的等在那里。

等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大厅里的几只蜡烛突然点燃,将大厅照得影影绰绰,平白添了恐怖气氛。

“啪啪啪。”一阵拍手声响起。

大家转身四处看,并没有看到人影。

“欢迎大家来到这里,在场的六位,是第一批通关来到这里的人,恭喜各位。”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你是谁?”有人问。

“好了,我们游戏开始。”

空中突然飘来紫黑色的光点,光点在大厅地面上,组合成一个个方格,有的方格中还有不同的图案。与此同时,每个人眼前都出现了一枚色子。

“说一下游戏规则,你们每轮依次丢色子,丢出多少,就前进几个方格,方格中的图案,代表奖励和惩罚。最后根据到达终点的时间,有一个排序。最后我来丢色子,丢出几,就有几个人通关。顺利通关的人,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通关失败,代表死亡。”

“游戏开始。”

众人面色凝重,有一个鸭舌帽男生,率先丢了色子,数字四,他松了口气,前进四。

那对夫妻也丢了色子,男人前进5,踩中彩蛋,再次前进3,女人前进2,运气极差,暂停一轮,她看着远处的男人,眼眶瞬间就红了。

另外一个红发女生,色子玩得熟练,想丢几丢几,一路顺风顺水。

阿狗没有这门技术,但是运气不错,一路有惊无险。

游戏中的奖惩很多,有前进,或后退,或暂停,还有攻击手段,比如要求某人退几格,强制暂停几轮等。

阿狗被暂停过一轮,那个色子玩得溜的红发女生,被强制回起点两次。但她也不是好惹的,凭着技术,愣是把那个针对她的眼镜男,压在起点没翻身。

大家杀红眼,戾气横生。

眼看着就快到最后了,那对夫妻中的男人排第一,马上就要通关了。

阿狗运气爆发了一下,丢了6,一下子超过红发女生,到了第二位,夫妻中的女人暂时排第四,丢了个1,面如死灰,但是踩上去后,突然引出变化。

这是一张交换格,女人可以选择一个人交换位置。

危险了,阿狗心里一凉,果然看到女人的眼光在瞄他。

但是他前面的男人,突然做了手势,让女人选她。

“不,阿洛,不要。”女人带着哭腔,摇着头。

“美美听话,你现在不是一个人,我不能让你冒一点风险,相信我。”

女人捂着脸,眼泪直流,她摸摸小腹,在男人鼓励下,最终做出选择,位置交换。

红发女生被强制暂停中,最后的两个人,没有引出变化。

最后,美美果然第一个通关,阿狗第二,红发女生第三,阿洛第四,鸭舌帽第五,眼镜男第六。

眼镜男喘着粗气,眼神像淬了毒,死死盯着红发女生,红发女生转身给他比了中指。

地面的方格消失了,光点汇集到空中,聚集成一个巨大的色子,滴溜溜的转着。

所有人死死的盯着色子,最终色子啪,停住了,数字6朝上,所有人安全。

美美抱着阿洛,喜极而泣,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时,二楼的一个房间开了门,橙黄的灯光倾泻而出。

美美拥抱了阿洛,走上台阶。

没多久,阿狗也被叫上去。

他走近房间,这貌似是一个书房,靠墙的书柜上摆满了书,灯光是书桌上的台灯,书桌前坐着一个人,但是阿狗看不清那人什么样子。

“说吧,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想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阿狗说到,这是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

“这个可不在问题之内,不过回答你也可以,这是因为交易。”

“交易?”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需要延续生命,并愿意付出等值的东西,但是这个世上,多少人生,多少人死,是有定律的。”

“所以,你是在剥夺我们的生命去给他们。”

“是的,能从白云外中触发隐藏剧情的人,大多数是混吃等死的蛀虫,而能从侏罗纪中生活到最后的,也善良不到哪里去,这样又无聊又邪恶的人,活着是浪费生命。”

阿狗很愤怒,张张嘴,却最终没有说话,这段时间经历,教会他隐忍和谨慎。

“好了,幸运的小子,这些与你无关了,说吧,你的愿望是什么?一大笔钱,还是房子?”

阿狗沉思一会儿,说:“我希望我永远的摆脱这里。”

那人望着他:“你很聪明。”

阿狗离开了,他的确做了一个很聪明的决定,因为从这里走出去的人,得到的东西会很快失去,总有一天会再次来到这里,直到,输掉游戏,轮为交易品。

阿狗回去后,从游戏里联系以前的队友,想打听布吉的事情。

“布吉呀,听说他死了,打了三天游戏,猝死了。”


如果你想看小二写的其他故事

一世不见 ,两处清欢

两个团子的三生三世(上)

谁说竹马爱青梅〔the moment 0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