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自己和平相处的夏日午后

空气不好,没有蓝天、阳光。但是窗外的大树倔强的送给我满眼的绿色。楼下凉亭里有三五个老人带着小朋友。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是看着这样的场景感觉好惬意。其中最显眼的是一个摇着蒲扇的老大爷,穿着白色背心,爽朗的笑。我喜欢他的笑声,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的声音。

这个时间,园丁已经开始工作了,他们在准备启动除草机,我想过会就能听到熟悉的除草机的声音和除草后青草的香味了。夏虫还是一阵一阵的不停歇,这个夏天听得最多的应该就是夏虫的鸣叫声了,不知道是不是知了的声音,不过也不去探个究竟了,有它们此起彼伏的声音陪伴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上午下楼扔垃圾,看到一个姑娘站在楼道出口往外张望,等我扔完垃圾回来的时候她还在那,都是邻居,四目相对的时候,我们相互给对方一个微笑。“节日快乐!”她说。“嗯,节日快乐!”我回答。毕竟不熟悉,于是没有多谈,回家了,但是内心里却是很开心的,有时候不熟悉的人之间某句小问候也能让人开心很长时间。这算是这个传统情人节收到的来自陌生人的祝福吧。

最近似乎有些停滞不前,夏天的炎热,给这份慵懒找了借口。不爱出门。家里的花花草草倒是在精心的照顾下长得越来越好了。现在看看放在右手边的金心吊兰,就很舒服。我喜欢跟植物说话。小时候跟植物说话的的时候就会想,它们应该是听得懂的吧,只是不能回应罢了。看着自己喜欢的小花小草长得生龙活虎的样子,也挺知足的,所谓知足常乐吧,就像《老子》中体现的知足之道。还记得《红楼梦》里迎春拟的灯谜中有两句:“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人的一生,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自己所能掌控的,而是决定于“天运”,当然某些事情能决定于“人功”,所以,这不长不短的一生,那些能决定于“人功”的事情,我们需要努力争取;而决定于“天运”的事情,我们似乎唯有遵从。不知道,这一生,会遇到多少“天运”之事,而又会遇到多少“人功”之事。

这个午后,我开着窗子,让一浪高过一浪的虫鸣声清晰的飘进来。窗外有微风,吹动树梢,那些枝丫,就像是跳舞,慢悠悠的。这让我想起爸爸教我跳华尔兹时候的样子,跟着音乐,慢慢的在舞池里跳。爸爸会时不时的提醒我,“抬头、挺胸。”“嗯,对了,节奏感不错。”那是爸爸第一次教我跳交谊舞,那一年我十九岁。穿着妈妈给买的裙子。在舞池里遇到爸爸的朋友都会夸爸爸有一个漂亮的女儿。然后我记得爸爸满足的笑容。在我的所有记忆里,爸爸是帅气而有才的男人,小时候觉得爸爸特别严肃,长大后才发现其实爸爸也很亲切。我算是有恋父情结吧,喜欢像爸爸一样高高帅帅的男生,喜欢像爸爸一样有气质和才气的男生,喜欢爸爸写的字,还喜欢他那一本本厚厚的包好书皮的医学方面的书籍。唯一不喜欢的就是爸爸吸烟,于是,爸爸有一个习惯,吸烟的时候不会出现在我身边。不过奇怪的是记得小时候晕车,爸爸抱着我的时候,我却喜欢闻爸爸身上淡淡的香味夹杂着烟味。

下午三四点钟,我在写字,回忆美好,内心平静。与自己和平相处的时候,似乎空气也不是那么闷热了。今天是好朋友的朋友结婚,看到婚礼现场的照片就很感动。现在,身边的人都开始步入婚姻的殿堂,开始生儿育女。这都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了。所以总是希望大家都是幸福的。就只要那种简单的幸福就行。相信顺其自然,相信如果注定,就会发生。

闺蜜在微信问我:“有些人,如果换个时间认识,是不是就会有不同的结局?”我一时回答不上来。也许就像是老子说的“天运”吧,也许换个时间,换个地点,真的就是不一样的结局。要不为何现在网传最多的就是“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到对的人。”所以我最后回复闺蜜:“也许是的。”然后闺蜜发给我一个温暖的微笑并回复:“对的时间地点都很重要,我明白了,那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两件事,一件是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另一件事就是在对的时间等到我的他。”我想闺蜜一定可以的。祝福她。

嘿,夏虫的鸣叫似乎偃旗息鼓了啊,楼下传来除草机的轰鸣声。以前我会很认真地看园丁推着除草机在草地路过的痕迹,就像是一张毯子,颜色在除草机下一条一条的变化。园丁带着草帽穿着工作服的身影也在视线里走过来走过去。不知道如果园丁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在窗口看着他工作会是怎样的反应。

这是一个平常的午后,想象里,千万人之中,一定有在午睡的,处在安静的睡眠世界中;一定有在听音乐的,享受乐声的美好;一定有在看电影的,跟着剧中人感动;也一定有像我一样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安静写字的……此时此刻有新生命的诞生、孩童的成长、少年的烦恼、成年新人的婚礼、参加婚礼的人……

人生这条单行道,我们终是会慢慢老去。这一生我们会经历多少,都无从知道。那不如就与自己和平相处吧。学习做一个内心平静而强大的女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