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遇见母爱遇见茶

自从母亲走后,任何与祭祀先人有关的节日还有传统的良宵佳节,都没办法愉悦。今年的清明节同样是痛彻心扉,而巧合的是,在妈妈健康的时候,最后一次去探望她竟是在2013年清明节那天,因为有假,就拖儿带女地回了娘家,妈妈烧了我们爱吃的红烧肉烧山粉圆子。小孩子耐不住寂寞,正好是茶叶开采的时候,上午到家后,就和孩子们上山去采撷野茶,拍照留念,与自然接触,找寻点子乐趣,心情非常愉快,我们知道待我们玩够,中午一定是有一顿丰盛的食物等我们大快朵颐的。



            吃完午饭,采摘的新鲜茶叶不够上手做,妈妈忙碌完之后,就拿个篮子同我们一道又去采摘。妈妈知道哪里有茶树,带着我们披荆斩棘,穿行在杂树从生的山间小道上,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我们母女的窃窃私语,新鲜茶叶的沁人心脾的芬芳,自由伸展在杂草从中的怒放的野花......当时只道是平常。那个清明节没有纷纷雨,天朗气清,那骄阳、那鲜嫩的绿叶、那笑脸、那欢语、那无瑕的心情,人间是不可再现了。



            等采够了可以入锅做的分量,我们一边指指点点我在此长大的小村庄的点点滴滴变化,一边同孩子们调笑嬉戏着往家去,爸爸午睡已经起来,为了给孩子们展示茶叶的制作过程,爷奶俩竟然煞有介事地点起灶火,烘焙起那少的可怜的一点茶叶来。妈妈负责烧火,爸爸负责侍弄锅里的茶叶,那可都是技术活,一切都要适中才好。孩子们可兴奋了,一忽儿给灶堂添火,一忽儿伸头看看锅中的茶叶,好奇兴奋都写在脸上,我想那时,他们的心里一定是灿烂无边的花海般美丽和芬芳。


           爸爸是极爱茶叶的,平常人家虽无甚高级茶叶可品,但粗茶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这家里现做刚出锅的茶叶更是让人垂涎欲滴,颜色和味道都是鲜活的,拿杯子泡来,喝上一口,你才知道沁人心脾、口有余香是什么滋味,待那一口热热的鲜绿的茶水经你的口、喉到达你的胃、肠,再闭上眼睛,此时你的四肢百骸恐怕已成了那春风中摇曳生姿的初放芽的绿叶片片,抑或飘渺成夏日早天里的云烟屡屡。

        祖孙三代在乡村老式的灶锅边其乐融融地完成了焙茶游戏,当然不仅仅是游戏,劳动后的成果就该到了享用的时候了。爸爸拿杯子泡来了一杯,温柔地放在了已开始写作业的小外甥女桌上,爱,是不需要过分渲染的就能知道,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也是能感知的,此时我看孩子松软安适的背影透露着她此刻无比满足的安全感,连那难啃的作文也因今天的劳作有了题材。

      如今,妈妈离开我们三年了,天人永隔,此情此景难以再现,今年清明节悲情难耐,故做一首小诗,聊以安慰。

清明伴着阳春行,一时细雨一时晴。

他年踏青借清明,今遇清明难欢迎。

花自绽放草自青,此间已非那代人。

愿将他乡做故乡,天上人间还与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