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瞬时花开(86)路劫

图片源自网络

《瞬时花开》目录
上一章:[校园]瞬时花开(85)颜色

周末的晚上,思嘉没有回家,留在教室里上晚自习。高三以来她回家与父母团聚的频率明显减少,即使是休息日,她也常待在在学习气氛浓厚的教室里自习,因为这样学习效率会高很多,同时也避免了她一个人在房间里想心事。

思嘉一直用功到熄灯时间才走出教学楼,一个人往租住的小屋走去。由于是周末,在学校里上晚自习的大都是住校的学生,其中又有九成以上是高三学生,所以这时候没有散学的人群,校门口附近静悄悄的,只有路灯依稀朦胧,犹如她刚刚从书本上挪开的疲惫的眼睛。

从校门口那条路上转个弯,便来到了思嘉住处所在的小街。小街上路灯稀少,街道两侧房屋的灯火此时也多已熄灭,看上去更加黑暗冷清。

思嘉打了一个呵欠,想着回去以后睡个好觉,明天早早起床复习古文,一面快步向前走去。

“程思嘉!玉面狐狸。”一个蔫蔫儿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谁这么没有礼貌?竟然当面这么喊我!思嘉扭头去看,借着远处路灯的微光,只见一张陌生的脸孔,面目看不太清,脸上似有一抹讥讽的笑。那人头发散乱,衣着怪异,站没站相,斜倚着一盏路灯的灯柱,顶上那盏灯前些日子坏掉了,在道路中段形成一片暗处。

一看就是个小痞子。思嘉心中警惕,决定不加理睬,迈开脚步继续往前走。

没想到痞子却欺上来,拦住思嘉去路。

思嘉惊恐地瞪视他:“干什么?让我过去!”

痞子越发逼上前来,凑近思嘉的脸颊,嬉皮笑脸地问道:“为什么放我鸽子?”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思嘉后退一步,躲闪地避开,想要从他身边绕过。

痞子把手伸到思嘉脸前,再次拦住她,打了一个响指,调笑地说:“四月一号那天,我给你写的信看到了吧?你怎么没去?害我在你们学校天台上等了一夜,都冻感冒了!”

原来愚人节那天的匿名信是他写的。早知道更不该去了!可是眼下怎么办?思嘉偷眼向周围望了望,街道前后都空旷不见人迹。夜间如此僻静,看来没有人可以求助,只能自己尽快跑掉。

谁知思嘉刚一迈开脚步,痞子便收敛了脸上的坏笑,伸出一只手猛然拽住思嘉的手臂,并且紧紧扣住。

思嘉前臂被箍得生疼,她很生气,更多的是害怕,声音都变了调子:“你干什么?!放开我!”

“不许叫!老实点!”痞子低声喝道,强行把思嘉拽到路灯后的一堵墙壁上,一手攥紧思嘉,另一手撑在墙上,整个人杵在她面前。

墙壁硬邦邦地硌着后背,左手手臂像被铁钳钳住一样挣脱不得,僵持在那里。思嘉无路可走,低头看向地面,心脏紧张得像要跳出来。怎么办?怎么逃脱?他接下来会做什么?害怕之余她仅剩的理智不停地思索着。

“问你话呢,为什么放我鸽子?”痞子紧盯思嘉,逼问道。

“我都说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思嘉的声音颤抖得厉害。

“那就现在认识认识。”痞子涎着脸靠近思嘉,脸上又露出戏谑的笑容,“给你个机会,好好看看我。下次再见面,不许假装不认识。”

思嘉朝远离他的方向偏过脸去,以她能喊出来的最大的声音说:“走开!我不想认识你!再这样我喊人了!”

“你最好乖一点。”痞子阴沉地威吓道,将身体转到思嘉视线所在的这一边,“看着我。”

思嘉不愿跟他有目光交流,只得将脸又扭回去,低头不语看着脚尖,暗自祈祷这时候路上有行人经过,好让她可以呼救。

“给你看样东西。”痞子松开了攥着思嘉的手,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样东西,幽暗中寒光一闪。痞子拿着东西在思嘉眼前晃了一晃,停留了几秒钟,故意让她看清,那是一把水果刀。

思嘉惊骇得说不出话来。她似乎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不知道自己现在有没有可能奋力逃跑,还是不顾一切地大喊救命?

痞子把玩着水果刀,像野猫玩弄刚刚捉住的小耗子一样,再次凑近思嘉,轻声说:“听话。抬起头,看着我。”

见思嘉不肯配合,痞子斜斜地将刀子拿近,刀背触碰到思嘉的脖子,摩擦着她的皮肤上下滑移,而后停留在颈部中间。

“看着我。”痞子转动刀柄转换角度,恐吓道,“看着我的眼睛。”

思嘉感觉到刀尖刺在皮肤上。心脏好像停跳了几拍,两腿发软,垂在身侧的两只手止不住颤巍巍发抖。

“看着我!”

刀尖又往里抵了一下,思嘉不知道自己的脖子有没有被刺破。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几乎放弃希望、听天由命了。两百米之外就是她的住处所在,而她却不晓得今夜还能不能回去。

传说中的校园欺凌、平素感觉离他们非常遥远的暴力事件,就这样在她身上发生了。作为校花声名远扬,原来还有这么可怕的一面,连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胁。美丽,招来的不止有爱和颂扬,还有邪恶。

夜,寂静而残酷。黑暗的街道上空,有一两颗星,像思嘉的眼睛一样闪着战栗的光芒。

仿佛上天听到了思嘉的祈祷,就在她濒临绝望的时候,几步之外忽然有人大声喝道:“嘿,怎么回事?谁敢欺负我妹?”

思嘉在极度惊骇中没有听出是谁的声音,只觉得刀尖如受了惊吓般,迅速离开了她的脖子。侧头去看时,思嘉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顿时松了一口气,简直有喜极而泣的感觉——原来是林凯。

痞子见林凯奔跑着冲上来,将刀子撤离思嘉,刀尖隔空指向林凯,狠声道:“后会有期!”说完便转身快步离开。

“思嘉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林凯走上前来关切地问。

黑暗中也看不清什么,只见思嘉虚弱地倚着墙,半晌说不出话来。

“你还好吧?能自己走路吗?”

思嘉点点头,脸色依然煞白。垂在身体两侧的指尖兀自微微颤抖。

林凯陪思嘉回到住处。正在洗漱的肖茹跑出来看到林凯,惊讶地大叫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没等林凯开口,肖茹就发现思嘉脸色不对,又问道:“思嘉怎么了?你们俩怎么碰上的?”

林凯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思嘉脱离了危险,却还沉浸在后怕之中,半晌说不出话来。

肖茹扶着思嘉在沙发上坐下,跑去屋里抱出所有好吃的零食,在茶几上堆成一堆,安抚道:“来,吃东西压压惊!”

思嘉惊魂未定,连一口饮料都喝不下去。

“这件事真是太巧了!”肖茹感慨道,“幸好林凯晚上来找我借书,幸好我们俩聊high了,一不小心就侃到十一点,要不然林凯怎么能刚好在关键时刻出现?原来是老天自有安排,给林凯提供机会,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思嘉,我们看你屋里一直没亮灯,本来还以为你回家去了呢!”

思嘉下意识地摸着脖子,反复确认那里没有破损流血。那种被刀抵住脖子的恐怖感觉还久久挥之不去。

“那个人你以前有没有见过?”肖茹又问道。

“我不记得了。”思嘉回过神来,缓缓地说,“不过有时候我放学的时候,路上有几个小痞子会冲我吹口哨。我都没理过,也没注意看他们。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今天这个。”

“那人我面熟,”林凯说,“好像是附近中学的,高三的一个混混头儿。现在大家都在冲刺高考,像他这种不学无术的,肯定觉得自己没戏,高考会死的很惨,所以故意捣乱,临死前想拉几个垫背的。听说他们学校正在劝退。”

“简直是人渣!心理阴暗!他自己考不上,就故意搞破坏,想让别人也跟着一起遭殃!”肖茹愤怒地握起拳头,“再说,他凭什么找茬找到思嘉头上?!就会来欺负女生!败类!”

肖茹富有感染力的声音和动作,加上熟悉环境的固有安全感,使得思嘉渐渐放松下来,心跳恢复了正常。这时候她感觉到手臂隐隐作痛。撩开袖子查看,才发现刚才前臂被痞子钳制得太紧,这会儿已经红肿不堪。

“哎呀,思嘉你受伤了!” 肖茹惊呼着去看思嘉的手臂,又愤然道,“这个变态!林凯,咱们一定要伸张正义,替思嘉出了这口恶气!”

“那当然。这件事我来解决。”

“你打算怎么办?打群架吗?”肖茹兴奋起来,跃跃欲试,“我也去!”

“你还是坐等消息吧。”林凯笑道,“我打算跟他们约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时间定在半夜十二点。到时候你睡得正香,爬得起来吗?”

肖茹吐了吐舌头。

“对了,”林凯又正色说,“思嘉不能再一个人走夜路了。这样吧,以后每天下了晚自习,咱们几个人一起送思嘉回来。”

商议完毕,林凯告辞。思嘉婉谢了肖茹提供的“陪床服务”,独自在小屋里睡下。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被痞子威逼的那一幕噩梦般惊扰着她,让她迟迟难以入睡。睁开眼躺在黑暗中,心中装着无尽的委屈:为什么这个在她最恐惧、最无助的时候挺身而出的人,不是秦宇而是别人?为什么秦宇缺席了这么久,一直不在她身边?

下一章:[校园]瞬时花开(87)呼朋引伴
瞬时花开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