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往事不堪回首

字数 1428阅读 54

“修?有什么事吗?”啊扣接到修的电话有些诧异,修这时候不是应该去盟主那报到了吗?
“啊扣,帮我请一天假!公司那儿也推了!我要回本家一趟”
修一气儿说完,立马挂了电话。
天知道!为什么自己请个假都那么困难!
他可不想听到啊扣对他这一天假期咆哮啊!
立马挂电话才省心啊!
“好了,我们走吧!”修抱起窗台上魂花说到。
虽然寒已经在里面睡着了。
……………………
“是修啊?”呼延德弯下腰背着手,颤颤巍巍的走到藤椅旁。
“怎么想起来看老头子我了?”呼延德眯着眼,拿起小桌旁的蒲扇摇了起来。
“有些事想问问您。”修把寒的魂花摆在花圃中间。
德老爷子是族里专管魂花的,刚出生的魂花都养在这里。
平时也是他和祥奶奶一同在打理着花圃。
“哟嗬~”老爷子眯盯着寒那淡蓝色的魂花,“你这臭小子居然一声不响的就把韩克拉玛家族的小姑娘拐来了,不怕那几个老顽固知道!”
“额……”修正想说什么,老爷子已经从藤椅上下来了。
大手一挥,将桌上的瓶子拿在手中,倒在了魂花上。
“也真是的,把人家小姑娘弄得这么虚弱,也不知道节制点。”
哈?修正要开口解释。
老爷子又顺手拿起桌旁的拐杖往修腿上一敲。
“小时候教你的都忘了?!”老爷子怒发冲冠,修揉揉头,“什么?”
“就知道你忘了!”老爷子伸手要往修脑袋上敲去,修一侧身躲了过去。
“嗬!你个皮猴!”老爷子见打不着他,也就放弃了,蹲下来看着寒的魂花。
“早跟你说过:魂花要温养!”老爷子拿着剪子摆弄起魂花,“她灵魂那么虚弱,你给她灌那么一管子血!还带点魔性!怎么弄得!”
“我怎么不记得了!”修挠挠头,站在一边听他训话。
“就你这大忙人!也记得住!”老爷子不再理修,专心的看起花圃来,“喏!摆那去!”
修捧着寒的魂花放在桌上,这时一个是瘦弱的人影从房里窜了出来!
“祥奶奶?”修定了神,看清后开口道。
“哟,修啊!刚才就听到你的声音了!”祥奶奶端着两碗汤,将其中一碗递到修手里。
“快喝!这酸梅汤啊!刚刚好!”祥奶奶爽朗的笑笑,在修喝完后将另一碗递给他,“去给那个死老头送去,跟他说说话!”
“好!”修不放心的瞄了一眼寒的魂花,祥奶奶笑着说,“放心吧!你女朋友在我甭担心!有我看着出不了什么事!”
“唉!她不是……”修话还没说完就被祥奶奶打断了。
“没事儿!奶奶都懂!快去给那老头子送汤去吧!”祥奶奶笑推着修走了。
修无奈的端着酸梅汤行走在群花中。
“还有要问的?”修找到老爷子的时候老爷子在给魂花除须根。
“祥奶奶让我给你送汤来了!”
修把汤递到老爷子手里。
老爷子喝完汤,神情满足,又兴致勃勃的和修讲起魂花来了。
“修啊!我告诉你!你那小姑娘可不能再用原来的血养了!对她灵魂会有损的!”
“那怎么办?”修此前不知道『寒』的血有魔性,现在又该怎么养寒的魂花呢?
“我的血可以吗?”修也知道呼延觉罗家族和韩克拉玛家族的渊源,故有此一问。
“当然了!”老爷子也没想那么多就回答到。
“会有副作用吗?”修对此还是心存疑问的,“可上次好像族里两个青少年因为你把他们两的魂花不小心种到了一个瓶里,后来好像出事了!当时怎么了?”
修很少关注这档子事,加上当时这事又被很快压了下来,也不清不楚的。
“嗨!这怎么能怪我!”老爷子脸一红,又一本正经的跟修说,“那是魂花自然生长,他们缠在一起了,这不能怪在我头上吗?”
╮(╯╰)╭修大师也信了
他怎么可能又会再查,老爷子也没脸说,是因为自己把那两个皎洁好少年的魂花种在一起,而引起了一场感情纠纷。
两少年因为他的失误后来你侬我侬的搞的一方未婚妻不同意,嗬!后来来了个一女一男争一男,结果那女娃气的告了上去,查到他这了,他这老脸丢的╮(╯╰)╭
往事不堪回首,他也懒得和修解释这么一出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几天“认识”了一个有趣的人。大家都叫他Ting。这个认识之所以打引号,是因为我从没有见过他本人,如果说有...
  • 我的母亲和世上千千万万个母亲一样,她是一位平凡普通的农村妇女。 母亲从小到大吃过很多的苦,直到现在还没享福;她勤劳...
  • 我的碎碎念,我在不断的 想要证明他们是否分开,从他身上找吻痕香水味,找手机看,结果证实了他果真跟三在一起,我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