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上海物候记录(更新至9月)

今年的物候记录开始了,因为是刚开始写,于是打算逐步配图了,也方便大家阅读。

照片都是我自己拍的,不过都不是今年、也不是在上海拍的,有兴趣的还是请去中国自然标本馆查找靠谱图库。

敢盗图、敢不署名转载你就死定了。

2月13日 16:59

我是2月3号回到的上海,这几天偶尔下楼转转,感叹南方的春天来得是要比北方早啊。

4号在河边看到了毛茛开花。

只有两朵

荠菜花开了,还有些别的十字花科。各种各样的小草都生机勃勃。

荠菜花,开成这样的话,菜基本就老得不能吃了,刚开一点、没这么高的话还可以。至于为什么叫十字花科,你们自己去查,像白菜、油菜、菜花、西兰花这类的也都是十字花科。

腊梅还在开,估计是我们楼下这两棵不太行,一直开得很稀疏。

嗯,这是去年拍的,不过是同一棵树。
康定路上的梧桐树叶子全部掉落,说起来法国梧桐应该是三秋悬铃木,可是抬头看这些梧桐大部分都是二球的。。
就这,这就是“球”

今天之所以开始写物候是因为看到了梅花开~

梅花是这样的梅花,不过这是在青岛拍的。

2月16日 15:56

大概在一个星期前,我就注意到今天将会是近期温度最高的一天,最高气温可以达到18、19度的样子,可是……昨天晚上就开始刮大风,今天出门感觉虽然风感觉暖暖的,但天非常阴,风也很大,没有温度很高的感觉,这几天还说要下雨_(:зゝ∠)_

年前我们去植物园的时候就看到开了一朵迎春花,感觉那边要比美兰湖暖和,植物都更茂盛的样子。

这是在青岛拍的迎春花,注意花瓣基本是6瓣,开花时没有叶子。
两周前偶然看到美兰湖这边开了一朵【云南黄素馨】(这是全名,也叫野迎春),没有太在意,今天看到开了两朵,但还是有点早。
青岛的【云南黄素馨】,开花的时候有叶子。
上海的【云南黄素馨】
河边有几棵桃树开花了,没有想到这么早。
依然是去年拍的,还是那几棵树。
家里不再那么寒那么潮了,心情也一下子变好了很多,感觉还可以再加把劲。

差不多要开始健身啦> <


2月22日 16:50

这两天上海又降温了,大风大阴天,不开森> <

为了能在简书上发些新鲜的图,上周日我们去了顾村公园,我要收回之前说“郊区不如市区”的话了,走了一路,看到好多花花~

阿拉伯婆婆纳
玉兰的花苞,毛毛的~
泽漆,大戟科,有毒。
郁金香的花苞
风信子。地上种了不少球,开花的不多,还有紫色的,下个月去会更好看~
番红花。查了一下的确是番红花。
梅花
繁缕
二月兰。还没有到它疯长的季节。
早樱
顾村公园的早樱开得不少,但等大岛樱开起来的话,早樱就全谢了,就是说,最好每个周末都去看看。
阔叶十大功劳,是不是很霸气~
扁豆花
云南黄素馨。现在一共有三丛黄素馨在开花,各开了一两朵。
美兰湖这边的花叶蔓长春开花了~
桃树上惊现一个蜂巢!
木芙蓉的种荚
山桃
山桃
茶梅


3月17日 14:35

大概三周前,看到红花檵木开花了,开得不是很多,零零星星的。

红花檵木
两周前的晚上,我家楼下的红叶李开始开花了,最近陆续地开得多起来,地铁站那边远远看去有一层白了。
北方红叶李是真红叶,上海这边的叶子发绿。这是在北京拍的。它很像樱花,但不是,最明显的特征是,它叶子是红色的啊!!!
白玉兰的花在晚上看起来特别像小灯泡,一个个直挺挺地立着,还没有完全开放,非常饱满。
没有想到我竟然没有拍过白玉兰!!!这是望春玉兰,在济南拍的,最大的区别是,我说白玉兰开得很饱满,这个饱满吗?并不,花瓣这么窄怎么饱满,白玉兰的花瓣非常圆润饱满!!!

找到了在北京拍的白玉兰,你们看这花瓣是不是就很饱满。白玉兰和望春玉兰的区别是,白玉兰全是白的,一点红色不带,望春带点红色。
二乔玉兰也开了,紫玉兰还是花苞,这里没有望春玉兰。
二乔玉兰,它跟紫玉兰的区别在于,二桥的紫色带着白色,紫玉兰全是紫的。
垂丝海棠的叶子也是从三周前开始长的,一丛一丛像小花一样,花苞也渐渐长出来,现在开始长花梗,感觉天气好的话,这个周末估计就能开几朵花了。
垂丝海棠的小花苞

上周发现了附地菜,还是小小的几团,而上个月看到的毛茛,这个月已经开始疯长,开了许多花。

我很喜欢附地菜,但它太小了,你不蹲下看的话,基本是看不到的
云南黄素馨的花终于开得多了,但有几处始终没开,不知道什么原因。

这周注意到柳树发芽了,小叶子一点点长满枝条,去年的叶子还没落尽呢。

大概是这样的叶子,这是在北京拍的

地铁站旁的海棠树也开始长叶子了,还是要比垂丝海棠晚很久才开花。

之前拍到的桃花基本都谢掉了,叶子长满枝头,山桃花却刚开了几朵,美兰湖这边的梅花已经谢完,反正本来也没开几朵。

楼下的荠菜、碎米芥开始疯长,腊梅花大概两周前就谢掉了。

碎米芥全株
碎米芥花特写
山麦冬的去年的叶子还是匍匐成一团团地卧在地里,竖起来的只有光秃秃的梗,新叶还没长出来。
扶芳藤的新叶是黄绿色,老叶子已经成了墨绿色,一对比还怪好看的。

上面嫩黄的是扶芳藤的新叶

桂树的新叶开始长出来了,可桂花居然还挂在枝头,真是没想到。
两周前在家楼下发现了堇菜,不知是早开堇菜还是紫花地丁,完全忘记怎么区分了。。也终于有了阿拉伯婆婆纳。
堇菜
花丛里发现了看上去营养不良的迎春花……
看上去很惨的样子

天气还是阴晴不定,气温起起落落,始终暖和不起来,所有的室内都阴冷,不能穿春装,很烦。

3月22日 17:14

上海这周又在下雨,周一的时候没有风,虽然下雨但还挺热的,觉得可以穿少点,周二的时候忘记了,还是穿得鼓鼓的,出门被大风吹懵逼,今天依然大风,感觉再次陷入仿佛再也暖和不起来的绝望中。

今天看到垂丝海棠已经有两棵树开了几朵花,周末天好的话估计能开一批,下周末估计就怒放了。

将开的垂死海棠,花梗这么长才能“垂丝”,拍于青岛。

软趴趴的山麦冬老叶里出现了根根树立的新叶,黄花菜又种上了新苗,扶芳藤的新叶几乎要把老叶都覆盖掉了。

山麦冬新苗
扶芳藤新叶长得老快了

柳树的嫩芽又大了些,放眼望去已经是一片模糊的绿色,木芙蓉的种荚还没有脱落,新叶开始发芽了。

最早开的那批桃花落得差不多了,新开了两种山桃,一种偏粉白色,一种偏紫红色,还看到了一棵白桃,非常清爽。

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出来这个桃花跟上面那种不是同一种,这个更柔美一些,但具体的种名我不知道。

紫玉兰的花苞直直地竖在枝上,你看见就会明白为什么紫玉兰有个名字叫木笔,真的就跟毛笔是一个样子。

海棠的叶子长得非常好看了,顶部的叶子像个塔形的花,每根树枝上都有一朵。

上海到了青团的季节,今年的幺蛾子是肉松蛋黄馅儿,然而我还是觉得文庙那家带着余温的乔家栅豆沙青团最好吃。

3月23日 15:30

今天没下雨,但天还是阴的,感觉已经有两三个星期没看到太阳了。

出小区门口发现了熟悉的野草,仔细一找果然是宝盖草,开花了,我记得青岛的宝盖草开起来是我们当时拍婚纱照的时候,四五月份的样子。

宝盖草

杉树发芽了,小小颗很可爱。

杉树发芽

草丛里出现了老鹤草和通泉草。

老鹤草
通泉草
猪殃殃

走一路数一数,河边一共只有三棵白桃。

山樱要开花了,已经开了一朵,还挺大的。

想起来之前在北京,日照充足,花们都是轰轰烈烈地开放,现在上海的花苞都在冷风里憋着呢,看友邻在豆瓣上发,去年的染井吉野都怒放了,今年还都是花苞呢。

整个人也像天气一样阴郁,同一件厚卫衣穿了一个月,脱不下来,想穿裙子啊你妈逼!!!

柳树的小花芽
黄花菜

4月5日 14:13

本来清明前想发一条,跟大家说清明节可以出去看樱花了,结果忙忘了,看你们都在积极地晒春花我就放心了。

清明假期晴朗了两天,气温高高的,前天还是阴天,昨晚风特别大,今天还是阴的,但温度没怎么降。

今天来上班,看到康定路上的梧桐都发芽了,远远一看绿蒙蒙的~

感觉垂丝海棠总是被一场雨打落的,现在看着花朵都垂着了。

3月底的时候看到了结香。

远远地在马路对面发现了结香。
结香特写

地铁旁的海棠开了要谢了,本来就瘦瘠瘠的几棵树,花也没有多少。

发芽的还有栾树、木芙蓉、杉树等,柳树都要开花了,4月底5月初就要开始飘絮了,还记得去年因为这,给我弄了个上呼吸道感染。

柳树的花

地铁口的白花车轴草又开起了狮子头大小的花,水里的黄菖蒲开始长叶子了,在一片宣纸色的枯梭鱼草里开始长出宽大的绿叶了。

去年拍的

今年上海的温度真是很低了,去年这时候在家都可以穿短袖了,今年还裹冬装呢。北京的晚樱都开了呢,清明的时候上海的晚樱连花骨朵都刚长出来呢,不过今天早上看,已经要爆开了。

又到了“怀疑自己去年可能是在裸奔”的季节,又没衣服穿了,很惆怅。

一些杂草:

球序卷耳
斑种草
草头的花

4月7日 14:01

天气持续阴雨,反正我看天气预报说要4月20号才有晴天_(:зゝ∠)_

前天看晚樱的花苞变得膨大,觉得这个周末能开,没想到走到地铁口看到已经有晚樱开花了,今天看那些花已经全开,但还有很多是花苞。

晚樱:一叶樱

小区外面有成片的木香,白色的,花苞也有绿豆、红豆、黄豆那么大,这两天也稀稀拉拉地开花了,小小的一朵,在雨中,非常温柔的。

杉树发芽很有意思,别的树也就是枝头开始长叶子,杉树连树干都在长,看上去像是长毛了一样,毛乎乎的,绿绒绒的。

地里的山麦冬,长出来能有十公分多,笔直笔直地竖着,摸起来硬硬的。

各种树的叶子一旦发出芽来,就开始猛烈生长,只要是睡一晚上再起来看就大不一样。

垂丝海棠持续地落下花瓣,但枝头的花却似乎一点都没有减少。

垂丝海棠

草丛里的各种菊科又呼呼地冒了出来,想这段雨期过去可能又要被拔掉了……

4月12日 17:50

昨天的温度降到了一个近期的最低点,于是今天开始回温。

太阳出来了,天也晴了,一下子就感受到,夏天要来了。

垂丝海棠没有熬过这场雨,枝头只剩残花了,海棠完全不见。

晚樱还是很结实,还有好多花骨朵没有开。

晚樱:八重樱
晚樱:一叶樱

工人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除草工作,菊科纷纷被拔起。

杜鹃似乎要开始绽放了。

杜鹃

要到夏花的季节了。

4月15日

周末出去拍了拍花。

海棠谢成这样了。

堇菜居然长了这么一大片,很惊讶。

紫荆的花苞,也有些开花了。

紫荆花苞
紫荆花
石楠开花了,就是“”精液“”味儿的那个。
单瓣棣棠花开了。
草头长了不少,还没开始开花,正是吃的时候~
二月兰开得非常茂盛了~
逆光的一年蓬,这玩意儿能开很久的花。
花叶蔓长春开花了。
蛇床,也叫山胡萝卜。叫这个名字好像是因为它生长在蛇栖息的地方,也好像是可以解蛇毒,anyway,自己去查证,别信我说的。
蛇床全株,去年拍的
红叶石楠长得正好,在阳光下特别鲜亮。需要注意的是,红叶石楠一般是矮灌木,比石楠矮多了,而且不开花。
紫叶碧桃,我最不喜欢的一种花,颜色实在是闪瞎我眼。
红枫,红鸡爪槭,颜色太美了太美了,红色一点点的是花。

居然在草丛里发现了日本鸢尾,也叫扁竹根。有白一些的和偏紫色的两种,非常美~

山樱已经败成了这个样子。

4月26日 16:11

清明节的周末,气温飙升到30度,晚樱盛放。

之后接连下了几天雨,让我非常意外的是,今年的雨跟去年的不同,不是那种讨厌的、喷雾一样的、躲无可躲的雨,而是清晰的、大颗的雨滴,然而后来还是下了两次喷雾雨。。

于是垂丝海棠一朵都不剩了,晚樱的花瓣铺满草地。

去年清明的时候我说“树上的叶子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这个对我来说一直是个未解之谜。”今年虽然一直小心观察着,但叶子们还是能在一夜之间就蹿出来并变大,清明拍栾树的叶子还是睫毛般的小嫩芽,昨天路过的时候发现已经基本是正常大小了。

于是眼见的一切都是绿色的,层层叠叠的绿色。

昨晚闻到海桐开了花,上周河边的黄菖蒲开了花,河边的夹竹桃长出了花芽,梭鱼草还是从一把枯叶中不断地冒出新叶。

黄菖蒲

红花檵木看着要谢完了,而粉花绣线菊,今年我还一直没说,它们呀,从花全谢了、叶子枯黄到满是新鲜的绿叶,真的只用了几夜的时间,仿佛没有过枯萎似的。

地铁站旁的合欢上周刚开始发芽,之前它们是这片树林里唯一还光秃秃的树了,现在看起来也绿蒙蒙的了。

石楠开始大面积开花,小区外墙上开了一大片白蔷薇,小小朵的那种,具体名称不祥(是木香)。今天看到公司旁边的蔷薇也开了,粉红色、枚红色,比七姐妹看起来要大一些。

上海是不是没有丁香呢?非常怀念元大都,哪怕是天通苑也很美。

5月9日 18:34

让我捋捋最近的植物变化

女贞、黄花菜、南天竹、金丝桃、粉花绣线菊开始有花苞了。

河边长出了全新的梭鱼草,黄菖蒲快谢了。

上个月在河对岸发现了一大片日本鸢尾,第一次近距离观察日本鸢尾。

今天看到广玉兰开花,两大朵,馒头一样的花瓣。 ​​​​

5月17日 11:04 

今天天气好,阳光明媚。

粉花绣线菊、萱草、白花夹竹桃开始怒放,金丝桃开了一两三四朵。

青岛的粉花绣线菊

河边的“草”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得有一人多高,黄菖蒲谢尽,莲花朵朵开。

地铁旁的晚樱树下,有一篇绿莹莹的白花车轴草,它们因为有大树的庇护和靠近水边,几乎四季常绿,甚至是最嫩的那种绿,然而今天我走近了看,有些叶子变成铁锈色,心想原来它们也有需要喘息的时候。

合欢到了晚上,叶子整串整串地闭合,仿佛还是棵秃树,只多了些杂毛。

海桐花季太短,最多一个月吧,就再也没有好闻的味道了。

上周在公司附近转悠的时候看到一棵好大的枇杷,果子结实饱满,最顶上的已经烂了,中间的刚刚好,下面的却还绿着。

还遇到一棵盛放的小蜡,花都炸开着倾泻下来,像一串串雪葡萄。只所以知道是小蜡是因为看了一篇科普。

那么常见的那些黄绿叶子的矮灌木,就是女贞了,大概是金森女贞,现在还没有开花,还是一颗颗小白球一样的花苞,等开花了再仔细看看。

前天在水边看到一株,好像是珍珠梅,小小的一株,花却开得繁盛。然而我在上海从来没见过珍珠梅,也没有近身去看,不太确定的。

今年的雨比去年的少,谢天谢地。

5月24日 10:51

周一看到合欢花开,并不多,枝头三三两两的样子,昨天下了一天的雨,估计打落不少。

金丝桃盛开,远远看去黄澄澄一片,但走近了看花苞,这才开了三分之一而已。

一直没注意过,紫薇的叶子已经长得正正好,顶上貌似有小花苞了。

月初的时候就见过石榴花,住的这边有两棵在开花。

以前我以为女贞都是高高的树,叶子看上去都是对生,很好分辨,没想到灌木也是女贞。这两天花开得盛,走过路过一阵味儿就袭来。

河边的梭鱼草开花了,是新长的那些先开的,小小的一簇簇。

广玉兰也是月初看到开花,今天在地铁上偶然见到两棵大树,花开得像荷花那么大,怪不得也叫荷花玉兰,真真儿像树顶长出来的白荷花。

今天看到阿蒙发海棠的科普,感觉自己知道的真是太浅了,太浅了,太浅了> <

6月9日 17:22

早上出门的时候看到紫薇开花了。

各处墙头从上周开始就被凌霄占领。

粉花绣线菊、金丝桃、萱草、红和白的夹竹桃照常开放。

白色杜鹃花开。

女贞花谢。

下了几场雨,合欢的花也没掉多少,每每走近就闻到一阵桃子味儿的花香。

这阵子各色绣球、木芙蓉、荚蒾争奇斗艳,没想到上海也有玉簪,开得也不错。

还看到了穗花牡荆、马鞭草、紫娇花,总之就是要多去几个公园才能看到更丰富的植物~

6月14日 11:10

几乎是连着两天两夜的雨,终于停了,气温立刻回升,但保险起见,我还是穿着小米外套。打心眼二儿里感激今年上海的雨不是喷雾状的,没有那么潮湿没有那么难受,小雨也可以不打伞,感谢感谢感谢。

萱草好像没有太阳就不开花似的,前两天一朵花都没有了,今天才又看到两朵。

山麦冬的花苞长出来了,紫色的一根根。

地上零星分布着些红蓼。

糯米条是月初或者上月末的时候开始开花的,现在开得茂盛,要这么一直茂盛个大半年。

之前说灌木类的金叶女贞花谢了之后,树类的女贞就开始开花了,开了这么久,依然看上去沉甸甸的。

地铁口的合欢花也很茂盛,似乎没有受雨的影响,很欣慰。

大部分紫薇还都是花苞,先前早开的那些落了。

6月21日 

已经连着下了三天的雨,未来15天也都是下雨,没办法,从今天开始穿凉鞋,可还挺冷的。

今天夏至,有点失望的,明明是一年中白昼最长的一天,下雨的话就体现不出来了,然后冬天就快来了,觉得很丧。

7月11日 17:08 

半个月没有写物候,梅雨季已经结束,上周五小暑,天气开始闷热,身上永远有无处安放的汗水和黏腻,然而进了地铁进了公司就冷冰冰。

原来长黄花菜的那片地里长了一种野草,开白色小花,像车轴草的花,但是锥型的,本来并没有怎么在意,两周的雨过去之后,发现野草几乎蔓延开整片黄花菜地,黄花菜已经枯萎死掉了。。

昨天发现栾树的树冠上面开始长嫩黄嫩红的新叶,想着是不是好开花了。

植物们长到这个地步,你很难再发现它们的变化了,生长变得缓慢而厚重,叶子在变厚变绿,花儿开了又谢再开。

然而已经过了夏至,最好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7月14日 11:20 

之前说绞杀死黄花菜的那种野草是空心莲子草,用花伴侣鉴定出来的。这两天我又去好好看了两次,黄花菜几乎全死了,枯黄变细,不过居然还能开出一朵花来,而空心莲子草就在黄花菜的尸体上密密麻麻地生长着,一朵一朵的小白花,看起来那么地毛骨悚然。

上次忘记说,山麦冬的花枝都长得很好,但全都是紫色的花骨朵,放眼望去紫莹莹的一片,感觉会被不少人认为是薰衣草。

柿子湾路上的凌霄早谢了,地铁站旁边倒是还有一些。

各种小虫子大虫子多起来,虽然是夏天,但这种闷热与压抑,让人觉得死气沉沉。

7月27日 12:05 

上海的高温持续了三个星期,我们经历了冰箱不制冷和空调不制冷,好在都已经修好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池塘被蒸发的味道,口感有点厚。

草地上所有的植物被晒得发蔫,长得高一些的菊科,叶子都卷聚在一起。

地铁口那边本来有一小片南天竹,之前没有护栏的时候,被人和自行车踩得七零八落,今年初围上了护栏,到现在长势喜人,野草也茂盛,菊科也茂盛,红红绿绿的。

山麦冬的花基本谢掉了,枝头变白,夹竹桃一直开到现在。

柿子湾路上的凌霄,本来都谢掉了,最近阳光足,又轰轰烈烈地开满整条路。

昨天下午四五点的时候,看外面天色有点发蓝,以为是天阴,后来想想只是白昼变短了。

看天气预报说下周开始下雨雨雨雨,大概要开始降温了吧,希望能开始降温。

8月8日 11:46 

昨天立秋,晚上去必胜客浪,下地铁将近十点了,瓢泼大雨,倾盆大雨,电闪雷鸣,乌云滚滚,美兰湖出站口都淹了,支上了围栏扫水,很多人没有带伞,纷纷傻眼。

我们俩一人一把太阳伞,一脚跨过围栏就踩进了水里,直接没过脚掌。

到家时雨就变小了,凉风阵阵,很有秋天的感觉。

之前种扁豆的那块地,昨天路过的时候看到种上了芝麻,都开花了,今天路过看看,昨晚那么大的雨,花也没掉。

白天还是非常闷,倒是更期待下雨了。

8月11日 11:39 

大约三个星期前,萱草里的空心莲子草都给除干净了,但直到现在,只看到边缘部分的萱草,开出三朵花。

周一周二周三大雨,晚上凉风阵阵,猛然发现地铁口那边的合欢,有两棵又开了满树的花,有两棵一朵花也没有,开花的是母的,不开花的是公的,有这么个分法吗?

周四周五又热起来,但没有那么难熬了。

本来已经做了好完全的准备打持久战,没想到夏天就这样过去了,感觉非常短暂,仿佛对不起我的忍耐与准备。

每天在办公室裹着毯。

9月1日 13:03 

从周一就打算写,拖到今天_(:зゝ∠)_

上个月21号到25号去北京出差了一周,遇到了难得的好天气,好到让人不敢相信是北京。再次看到玉簪、槐树和黄栌,倍感亲切。

回上海之后终于开始降温,周一说是今年夏天最后一个热天,这几天阴呼呼的,偶有雨,风吹得人发凉,早上用自来水洗脸也觉出些凉意。但防晒还是必须的。

红花檵木、金丝桃、粉花绣线菊又开了些花,金丝桃和粉花绣线菊非常少,红花檵木还挺多的。

之前说起的山麦冬花苞,这几天开放了,远远望去,紫色的饱和度变低了,但范围却扩大了些。

河里的莲花一直在开,之前没说过,感觉今年开得比去年多。梭鱼草一直在开,紫色的小棒棒一根又一根。

上周六回上海的时候就看到栾树枝头有花了,这几天慢慢开放,嫩黄的花配嫩红的蒴果还有中绿色的叶子,栾树最好看的季节到了。

夹竹桃基本掉光了,枝头剩得不多,但每一朵都很好看。

地铁旁的合欢树,今年比去年开得旺多了,可能是因为湿润,花开得极为繁盛,晚上的味道比白天重,每天下地铁走这段路,都能闻到非常非常新鲜清甜的水蜜桃味儿,让我想起大学在峨庄写生时,赶集买来的大脆桃,实在是太香、太甜了。

十字路口上的紫薇花开得沉甸甸,紫的、红的、白的,像云朵一般从枝头飞出来。

黄花菜地里的空心莲子草又死灰复燃,稀稀拉拉长出一小丛一小丛的,于是黄花菜似乎绝无翻身的迹象了,最多一次也就开了三朵花而已。

桥边有棵石榴树,小小的,细细的,花开得倒不少,但北京公司院里的石榴树都开始结满大果子了呀。

种了芝麻的那片地里还种了些丝瓜,最近开了不少花,黄灿灿的一片。

草地里的糯米条长势喜人,完全没有夏天过去了的感觉。

南天竹和松树结了果,忽然想到,春天时看植物们一点点发新芽、长叶子、开花,现在要看它们凋落了,一年又一年,周而复始。

公司地铁这边还有柿子湾路上的凌霄居然开得更多了,希望能再多开上一阵。

9月7日 15:27

昨天走路的时候仔细观察了一下,八角金盘和洒金变叶木的叶子,在光照强烈的地方,叶子边缘都发黑了,像被烧过一样,而没有被晒到的地方,就正常绿油油。

云南黄素馨又开了一朵花。

红色的夹竹桃比白色的夹竹桃开得茂盛。

菊科,哪怕是细弱如头发丝那么一点点的菊科,也能开出无数的小花。

玉兰,也就两根手指粗的玉兰,也能在顶端开出一两朵饱满的花朵。

钻形紫苑,标本馆里说没有这个物种,然而在谷歌图片里搜却的确是有,反正就是它,最近零星地出现在草丛里。

地铁口有几棵高大的树,之前看叶子以为是朴树,最近长了果,感觉又像栎树。也不确定是不是果,像是个翅果球,上标本馆上搜,似乎又不是栎树_(:зゝ∠)_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是今年3月12号吧,正式来了上海。 之前在北京的时候也打算做物候笔记,但北京你们懂的,整天脏乎乎的感觉没什么好写...
    沙加之伦阅读 383评论 10 6
  • 三年级3班 洪启洋 有默契的四片叶子 2017年3月6日 太阳刚从云朵中钻了出来 今天,我做完...
    老呆呆阅读 1,567评论 0 3
  • 写花唯美的句子 1. 迎春花,它的色彩没有玫瑰娇艳,它的芳香没有牡丹浓郁,可它不畏严寒,第一个用生命向人们报告了春...
    诗之源阅读 1,179评论 0 2
  • 《阅微草堂笔记》 《太平广记》 《儒林外史》 《三侠五义》 《封神演义》 《红楼梦》《西游记》(不知道第几遍了) ...
    妖月阅读 60评论 1 2
  • 各位看官好!俺是小黑! 还记得前段时间阿布给各位看官推荐了一部韩国电影《蚯蚓》。 片中长期忍受同学欺凌、暴力乃至强...
    腹黑电影阅读 653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