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文/数海潮

目录

1、马露、娄侃和老华

2、出事了

3、真相

4、前因后果

5、生活依然继续

1、马露、娄侃和老华

马露这个眉眼一般,学历拿得出手的大龄剩女,因竞聘鸿鼎物资公司岗位,从下属公司调到行政办公室。

她一报到就瞄准了隔壁安全办主任娄侃,准备以暗暗了解的方式,把他发展为结婚对象。

俩人虽一墙之隔,俩人却很少有机会对话。

这天,主任老华钦定马露为兼职安全员,丢给她一张表。

马露三笔两笔填完后跑到隔壁交给娄侃。娄侃仔细检查填写是否完善,并例行公事的交代了平日安全员所履行职责。

要求她按周、月、季和年度把执行情况用邮件发给他。

娄侃滔滔不绝,马露却站得有些累:挺顺眼的外表,肚子里只有这些干货?她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

娄侃终于说了句工作以外的话:你这名字好。爸姓马,妈姓路。合在一起就是你马路,对吧?

马露看着娄侃,觉得他有点像丁海峰,便增强了继续了解他的信心,说:是的,但我不喜欢这个名字。所以,在路字上头,加了个“雨”。朋友们叫我马露亚,说像老外名字。

马露与不熟悉的娄侃一下切换到轻松话题,感到几分不自在。娄侃哈哈:哪里像老外名字,一般一般,巷巷(胡同)第三。街边马路牙子嘛。

没法聊了。马露转身就走。

马露对老华说:我是行政办的人呐,还是安全办的人啊?交代那么多事做都做不完。

“哎,你不是对娄侃印象不错嘛,好好干。”老华眯眯眼贼亮。

老华很烦娄侃在各部门中事事要争一头的作法,但从不流露丁点儿,面上很支持的样子。所以,指定马露去应付他。

马露被老华看出小心思,有些颓,

行政办主任老华,本科学历,脾气超好,识时务。与机关群众打成一片,偶做月下老。

还没50岁,颔下无茬,头发已经开始走“农村包围城市” 的道路,开会发言到自醉时,引起一小撮毛发垮塌,独树一帜无风自飘,巨有型。

马露经常有拿胶水上去粘上的蠢蠢欲动,但鉴于其老婆属于鸡婆敏感型,所以,只是把头埋进抽屉偷笑。

老华正把公司文件翻来覆去解读,一本正经画圈圈,钩横线。抬眼见马露肩膀一抖一抖的,就问她笑累没。

不至于嘛,刚认识就那么兴奋。

马露只好抬起头,向他汇报娄侃交代的事情。老华从镜片后盯马露一会儿。然后说,拟个执行方案发给我。

马露晓得真发给他,他也不会回复。大白话就是:你看着办,不出大格就行。

老华对临时额外工作,一般不自己动手,也不命令谁,而是跟下属商量着来。

这点,还是蛮对马露胃口的。

不像娄侃,爱瞎咋呼,爱瞎咋呼,随时整些现代管理方法,搞得四邻不安。一会儿要检查灭火器;一会儿要找人参加安全演习。其他部门看到安全办的人来就赶紧走开。

但公司领导重用娄侃。每每上级总公司来人,他就把资料拿出来评功摆好。

安全办年年是公司先进处室,而一般虾兵蟹将认为娄侃就会拿着鸡毛当令箭,折腾人。除了长得帅这一个优点外其余都是缺点。

马露观察到,老华看上去比不了娄侃上台面,但公司大事小情有斟酌的时候,领导们都要找他去嘀咕一番。

周一例会,马露是记录。老华开场白必先讲公司业绩,横向比了,纵向比。

当马露记录了一堆废话至昏昏欲睡时,他才三两下安排正事。并叮嘱,各位抓紧啊,不要拖拖拉拉。啊,上月是…,我就不点名了,这次完不成扣钱。

人是好人,但马露搞不清楚他是哪路大仙。

2、出事了

这天上班,马露刚到公司大楼门口,就见一群人围在那里议论什么。从人群腿缝里隐约见保洁工用拖把来回搓地,淡红色的水从人群脚下冲出来,直接流进绿化带。

马露背上一股凉意,赶紧冲进大厅。这几天大楼停电,电梯口立着块牌:“维修中”。

她折向楼梯,刚与一群人蹬蹬蹬往上走。娄侃也提着早餐快步跟上来。

由于几个报表老是达不到娄侃的要求,马露对娄侃的好感已经消失到爪哇岛,但此时看见大块头的他,马露还是有了暖意,生出了一些安全感。

行政办小王碰下娄侃。问:主任你昨晚值班,是谁这么想不开,半夜三更跑到楼上表演高难度空翻四周半。说来听听。

娄侃黑起一张脸,表情十分严肃。也不搭理小王。进走廊与大家分开时才说:不认识。死了。都是人,何必开这种玩笑。

小王被倔,大家也把疑问吞了回去。

马露还没摸出钥匙,手一碰到门就开了。她站在门口看见室内一片狼藉。

柜门统统打开,抽屉也被撬开。纸张图表撒一地。

马露直接奔安全办报告遭贼了。娄侃刚放下电话,焦躁地说:咹,你们也被偷了。

原来,被盗办公室不少。各办公室做了清理,虽然翻得乱七八糟。但合同啊、合约啊,重要的文件和东西都没丢。

一整天,大楼内议论纷纷。

众人质疑娄侃的安全措施有问题,平日看起来整的热闹,关键时候掉链子。

上午10点,七八个人包括马露被通知到安全办。两个警官挨个询问。大家心有余悸,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因为没丢东西,几句话说完就在在笔录上一一画押。

调出大楼过道监控,因为停电,红外线模模糊糊看见个背影。

看官此时想,这没什么悬念吧,公司好些个业余福尔摩斯也是这样的结论。

一起盗窃财物案。小偷得手后被发现,慌不择路坠楼送命。情况清楚,很快结案。

一个多月过去,行政办的人仍然闷闷不乐。这天,主任老华冷冷的说:你们真的没丢东西吗?私人的?

好半天大家才反应过来老华是在问前不久被盗的事情。小张王李赵齐声回答:没有。

老华说:我丢了,私房钱5000。妈的,简直想骂人,搞得这月支援“老少边”要抠脑壳(他往老家打钱,不想让老婆晓得)。

这下大家开始七嘴八舌。小王说,我丢了3000,小李说,我丢了500;小张说戒指不见了。小赵抱怨上月发的购物卡找不到了。等等。

公司规定办公室不得放私人东西,否则罚款1000元。所以,那天大家被询问时,都否认。老话说舍财免灾。你报告丢了东西,还被罚款,不如吃哑巴亏算了。

老华说,这样啊,那我好受多了。以为只有我最倒霉。大家一样呢就平衡了。算了,向老婆申请救济下。大不了塞紧耳朵忍受唠叨。

马露面露喜色:主任,好呀好呀,你体会一下开会唠叨我们的待遇有多么“享受”。哈,还不知道你们这些正神有那么多私货。以后跟我装的,我会让你们晓得我的重要性。

多数人的家属在下属公司上班马露原来就认得。老华老婆在公司附近上班,时不时地过来查岗。

老华挥挥手:小马,幸灾乐祸不好。做人要有追求,可以把情商指标订得高一点嘛。

王三,这里10块钱,下楼买两支冰激凌,你一支算跑路费,小马一支,见我老婆,请闭嘴。

3、真相

光阴荏苒,白驹过隙,多大的事情,在时间面前都不值一提。几年过去,王三辞职。老华让马露接手他的工作。

对马露说,小王一直想调走,工作不大上心,有些资料没清理,你辛苦辛苦。

马露昏天黑地的在小库房泡了个把月,把堆积如山的资料清理得井井有条。

这天,她拍拍手上的灰,正要起身向老华汇报战果,发现箱底铺的旧报纸下还有一个未拆封的文件袋。她拿着文件袋去请示老华。

老华拿过来看一眼说,直接归档吧。马露交到档案室,档案员说:你理出清单,装订完毕我们才接受。

马露只好先做整理。

袋子是启封后又粘上的。一拆开马露就有点窒息。几年前的盗窃事件又浮现在眼前。文件内容是上级公司给予娄侃降级、调离和扣一年效益工资的处分意见。

马露忐忑不安地来到老华办公室,把文件放到老华桌上。

老华说,你先把门关上。待马露把门掩上。他才慢悠悠地说:你坐下,不要紧张。这事情没有公开,但公司领导前几年就清楚,你这个级别是不知道的。好几年了,我说个大致情况,记住不要传。

马露竖起耳朵点了下头。老华呷一口茶水:是的,几年前我拟了对娄侃的处理意见,这是上级批复。

上级打了招呼,文件执行,但不下发,算是对娄侃的爱护。文件袋是相关领导传阅后我封口的。事情过去几年,现在可以移交档案室了。

马露一下明白了当年娄侃要提拔为公司副总的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

娄侃被调到下属公司后不久辞职,提拔的消息烟消云散。

从此就再也没有了他的任何消息。

4、前因后果

老华说,那晚的小偷叫李达洪,是娄侃的亲哥。

马露惊讶地睁圆了眼睛。

老华继续说,娄侃并不知道自己是从小抱给娄家的。

娄侃亲身父亲姓李,常年多病卧床,家里一贫如洗。李达洪从小无人管教,打架斗殴,偷鸡摸狗。没钱了就找亲戚借。天长日久有借无还,亲戚们都不理财他。

李达洪知道有个抱出去的亲弟,八方打听到娄家。要挟要告诉亲弟身世,三天两头上门索要钱粮。娄侃养父母加爷爷奶奶四个老人经济上全靠娄侃,本来就不宽裕,不给李达洪就拍桌子打板凳的闹,娄父实在受不了,想来想去,只好将实情告诉了娄侃。

娄侃得知自己不是亲生,像遭了晴天霹雳。养父对他说,当年李家养不起,要送孩子,你妈无生养决意要一个。

大家都穷,但我还是送了李家几千块礼钱,你才姓了娄。

娄侃是个明事理的人,觉得养父母待他如亲生,辛辛苦苦把他养大不容易。现在老家的事情他不能不管。

他先后托关系给亲哥李达洪介绍了几份工作,但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总是干不长久。

不久就缠上娄侃。娄侃被这个未见过面的亲哥搞得焦头烂额,三十多岁不敢谈恋爱结婚。和李家的一丝丝亲情也全部抵消干净。

而李达洪越发张狂无赖,告诉娄侃不给钱就要来与他同吃同住。

娄侃长得牛高马大,在部队当过兵,并不怕李达洪的刁蛮威吓。一再劝他要自食其力,不要胡作非为。

李达洪那里听得进,几天后从老家坐火车来找娄侃。当晚到后,李达洪打娄侃手机,娄侃未接。于是问到公司来。

保安门卫听说是娄侃亲哥,查到娄侃晚上值班,马上通知了他。娄侃说有要紧的事要办暂时回不来,叫保安点根蜡烛,让李达洪到四楼会议室等他。

李达洪久等娄侃不归。黑灯瞎火的,手开始痒痒,不问三七二十一,故伎重演,轻松捅开几个办公室的锁乱翻,见钱就往兜里揣。

保安听到动静上楼,李达洪看到楼梯口手电光柱闪过,慌忙从四楼窗户跳下,送到医院抢救无效身亡。当娄侃赶到时,保安已报警,警方也把事情处理完毕。

娄侃做了补充笔录。说他没想到李达洪当真来找他。因此他得马上联系一个工作把李达洪安顿好。跑了几个地方,拖到很晚才在一个建筑工地落实了李的工作。

原来如此。马露问:后来呢?

老华:后来,李父本来病重,听到李达洪没了就断了气;娄侃养爷爷奶奶也承受不住打击相继过世。

警方结论是李达洪因盗窃失足坠楼身亡。没有证据证明李达洪的死与其他人有关联。

娄侃知李有前科,却要保安放李上楼。所以,公司从行政的角度予以了处理。

讲到这里,老华接了个电话,对马露说:下午3点公司演讲,你要为行政办抢个前三名的牌牌哈。

马露说:心情不好,领导不要期待。

老华把茶杯放在桌上:打起精神去争一把。

马露突然想起:主任,你们的钱退了没有?老华说:退啦。没退。你问这个干什么。

老华说:多好的小伙啊。摊上这种霉扑乌糟的家事,整得毁了前程…,哎。不过,又有什么要紧。

马露很少听到老华夸人。何况是他不待见的娄侃。说:主任,过去几年了,就不必伤感了。

老华说:咋个的,当初你还暗恋过人家,…。

马露不好意思:主任,打住,已经翻篇了好不好。

老华叹口气:我是有些烦他唱高调不接地气,但对他的人品还是很服气的。

马露兀自发愣。觉得娄侃是个好人,但娄侃的家庭太复杂了,幸好自己早早放弃。

老华还在叨叨:你晓得不,当年娄侃回老家料理养爷爷养奶奶后事,也把亲身父亲的丧事给办了。

马露开始觉得奇怪。老华没完没了的感叹娄侃。这与他谨慎小心,很少褒贬人的习惯不符。

马露想:嗯,他多半还在纠结,有些话要不要告诉我。

老华弧形的头顶蹭亮,像银河系光带般诱人。于是马露说:主任,不弯弯绕好吗?我以人格担保,守口如瓶。并举起了左手作宣誓状。

老华转动着那颗不知装有多少秘密的头颅,压低嗓门说:

小马,那晚,警方取证,窗台上有两个脚印,除了李达洪的,没有查出另一个。

这下,把马露吓了一大跳,脱口而出:保安的。

老华说:红外线虽然模糊但看得到,李达洪坠楼时,保安与李达洪的距离有几十米。所以,还有一个人在旁边,当然,这是猜测,因为红外线居然没有捕捉到。

马露的心砰砰跳,半晌,告诫自己,再好奇也坚决不问了。

老华也如释重负调转话题:“我们这些平平顺顺的人生算什么。与娄侃相比,那简直是杯白开水。”

5、生活依然继续

老华从抽屉拿出一张旧报纸递给马露:去年娄侃用特快专递寄给我的,这是他家乡的报纸。他辞职后回老家开了个公司,几经挣扎,现在前景看好,欢迎我们去玩。

报纸的通栏标题是“庆祝凯旋生态农业实验大楼落成,公司董事长娄侃亲临剪彩”。

标题下有张照片。背景远山如黛,一幢幢整齐的红瓦屋舍影影绰绰。三面环水的大楼巍峨矗立。

楼前彩台上扯根红绸,娄侃西装革履笑盈盈地站在一排人中间正落剪,台下人群鼓掌欢呼。

难怪老华如此伤感。马露的眼眶也有点湿润。

老华问马露:娄侃信中说我是他见过的最有智慧的人。你说喃?

马露谦让一下:臣不议君非。

老华说:非也、非也,平日还非少啦!

马露说:有同感。主任,你胸中自有山川,圆融晓事,上班人模狗样的领导我们,下班与李会计斗智斗勇。没你搞不定的事情。江湖中人的大智慧啊。

一开玩笑老华就回到状态:跟领导说话,眼里要有领导。

马露直了直腰,想:今天老华要不是伤感,也不会抖搂那么多。当然,最主要是自己人品过硬。

其实,马露高估了自己,老华没有全部告诉她。

的确,娄侃嫌疑最大,但查来查去,查不到这个当过特种兵人的半点蛛丝马迹。

娄侃去年给老华的信里说,他国庆结婚,邀请老华携夫人李会计前去参加婚礼并做证婚人。

老华与娄侃通了手机,推辞了。

回家与李会计说:又整高调。女方是研究生毕业咋个,我看没有马露本分。

李会计说:你不认识女方,你咋晓得。

老华说:小十多岁,先追到追到要当他助理。助理当几天,这下又进一步要做夫人。瓜娃儿都晓得是看起娄侃的钱。

李会计说:你分析得有道理。但感情到那一步了,岁数不是障碍。

老华说:到那一步也要忍到。

李会计笑出声:你是说娄侃?忍得住咩(吗)?

此刻,马露浮想联翩。检讨自己总是患得患失。

先惋惜,当年要是大度些,现在已经是董事长夫人了。

立刻又翻盘:怎么能如此势利?即使一闪念也不可饶恕。

她想起法国作家罗曼.罗兰的那句话,用在娄侃身上正合适。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是的,那些个真相,只有老华们能洞察玄机知晓进退。只有娄侃们虽深陷其中仍能爬出来重新开始。

随波逐流、波澜不惊的马露有自知之明,三人行俩人是她的人生老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