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啄鸟

大厦金碧兮辉熠熠,夜如昼兮照四宇。

啄鸟守护兮剔蛀虫,护大厦兮不颓倾。

厦生倒刺兮逐啄鸟,疼痛飞兮不忍离。

哀鸣疾声兮流血泪,刺渐多兮鸟无力。

——————————

理想的破碎,不是一朝一夕。我也仍然还在坚持,去努力寻找现实和理想的平衡点。也许,也许在我实在无法平衡的那天,那么,或许便再也不会去谈所谓的“新闻理想”。在对得起良心的基础上更有钱,也很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