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风萧萧 | 长白岛观鸟行

长白岛

鸟类:麻雀×15~20、喜鹊×1、斑嘴鸭(群)、赤麻鸭(群)、绿头鸭(群)、雉(zhì)鸡×2(1雌1雄)、鸳鸯×2(雄)、雕鸮(xīao)×1、鸽子×3~5;

印象深刻:

1、被喜鹊君相中了帽子;

2、遇见野鸭4群,大约几百只;

3、天冷路滑- -寒风萧瑟。


家乡的冬天充满了熟悉的凛冽味道。走在街上,零下二十度的风扑鼻而入,深深呼吸一口,都会带来尖锐的刺痛感。

我和菠萝前往东北看望家中的亲人,当然也预留了部分时间看树看鸟。菠萝没有见过雾凇,我想去长白岛看野鸭。于是半日的行程大致就订好了~

早上8点半,我和菠萝到了临江门广场,太阳渐渐高升。我们在冷风萧瑟中抖了抖,然而并没看到雾凇,只好直接过去长白岛。

8点半的临江门广场

从临江门广场到长白岛,沿江十公里,一路都没看到雾凇……。记得小时候觉得雾凇实在平常,现在反而稀奇,可能最近是不容易看到了,也许气候有所变化,某些温度与湿度的条件也不易达到了吧。

长白岛在清源桥与松江桥之间,临近松花江。从公路上下几阶台阶,就看到一片溜冰场,附近的居民正在这儿休闲,有人溜冰,有人抽冰猴。

溜冰场外稍远的雪地上散落着玉米粒,一群麻雀正叽叽喳喳,一只圆润的喜鹊也低头忙碌。这只并不怕人,即使有人从身边经过,它也不怎么理会。

初遇喜鹊君
超近距离的喜鹊君

我走过去蹲下仔细看它,它发现我过来,竟然扑腾着跳到我的肩膀上,停顿一下,又跳到我的头上。第一次有一只鸟这么亲近我~真是无法抑制内心激动的心情✨!我慢慢站起来,它轻微摇晃平衡身体,稳定之后竟然开始啄我的头…。

喜鹊啄头发图

它嘴巴的力道可真不小,这一下一下把我的头发从帽子里啄出来的行为,真让我哭笑不得。菠萝说它也许是看我的帽子很暖,想在这儿做窝吧~鸦科动物真聪明呀~难得的瞬间当然要让菠萝拍照留念。喜鹊好可爱。

我顶着喜鹊往江边走,想着既然它不下来,我就带它去看鸭子吧~溜冰场外晨练的大爷大妈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头上的喜鹊,远远的笑着说,真好玩。我心里还有些小得意~好像自己得到了喜鹊的认可一样。

这里的江水并没有结冰,还看得见阵阵白气升腾。喜鹊或许感到寒冷,也可能是看见了更喜欢的帽子,扑闪翅膀飞走了。我回头远远的望着它,见它又落到了远处一位大妈的皮毛帽子上。周围的人又围着大妈笑起来。我也觉得好笑,在心里和它道个别,转身和菠萝看鸭子去了。

水里有不同种的鸭子四群,远处最大一群鸭子大约有几百只,它们密密的浮在江面作睡眠状,偶有几只游水扇翅~

江面上的赤麻鸭群

近处又见到不同种鸭子12只聚在一起,它们羽毛蓬松,看起来毛绒绒的略胖状,真让人喜欢。

近处的斑嘴鸭小群

水边风太凉,鸭子们也大都缩起身,不飞不动,避免吹到冷风。我取了手套方便拍照,可是吹了风,手上就有微微刺痛感。这样的环境里,菠萝连望远镜都握不稳了。我们冷得缩手缩脚,也没有办法稳定的观察它们。

远处的绿头鸭群

天气冷得让人难受,看了一会儿鸭子,我们就离开了水边。画廊里,几张摄影作品吸引了我的视线,长白岛的夏季,小鸭与母亲戏水的画面让人心生温暖。我想着哪年夏天再来一次,顺便拍拍温暖季节里幸福的鸭子们。

长白岛不仅是鸭子们的家园,还是地方的水鸟保护站、野生动物疫源疫情监测站。所以除了鸭子外,还有一些受伤被救助的鸟儿。我们见到一只雕鸮被关在笼中,似是在休养身体。另外一些鸟儿藏身在球状铁栏里,铁栏上方留有一处空缺,我想这大概是希望痊愈的鸟儿们自行离开的意思吧。

转头看我的雕鸮?
球状铁栏里的雉鸡兄
萌萌的雉鸡妹子
睡眠中的鸳鸯兄

给它们一一拍了照片之后,我和菠萝离开了这儿,可惜天气太冷。虽然并没有停留太久,拍到了不少美图也足够高兴。长白岛真是个好地方。

写于 2017年1月14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