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大唐

诗曰: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又词曰:

宝髻偏宜宫样,莲脸嫩,体红香。眉黛不须张敞画,天教入鬓长。莫倚倾国貌,嫁取个,有情。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

春色撩人微风暖,花朝拥月夜偎,华清池前,“爱妃,你觉此处温泉如何?”“妾身以为这里景色优美,而且温泉呈海棠形,有喷珠溅玉之势,如同仙境一般。”

“爱妃所言及是,昔时此乃周幽王骊宫之地,秦王汉武也曾在此建造行宫,温泉之水天池而来,养颐之福可得永年,朕已命人将此修葺一新,赠予爱妃。”

“妾身谢主龙恩!”

“那爱妃今日就在此沐浴吧。”

“是,皇上!”

解罗带,脱凤衣,卸罗裙,轻移步,入浴池。而温泉水蒸腾,水清如镜。华清池美仙子交相辉映,沐圣泉洗凝脂。许久后再看,只道是:芙蓉出水新体翡翠,窈窕圣女含露归。

   一个悲剧往往是有美好的开局的。

   一个是一代鼓王,一个是能歌善舞,常在梨树之下,三郎击鼓,玉环伴舞。三郎鼓声时咚咚震天,时轻柔婉转,而玉环飘摇缱绻,身扬轻袂,依依袅袅。正道是:高山流水须尽欢。

    玉环死后,三郎忧郁寡欢而相思至死。所谓知音难求,伯牙摔琴谢子期,除了用悲壮来形容还能说什么呢,因为这不是旁观者所能感同身受的。

 悲剧最终发生了,不知是上天看不惯人们那幸福的生活,还是人们本应该兢兢业业地过话着。

时间安史之乱时,而地点在马嵬坡。

有诗为证:

天旋日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当御林军叫嚷着,“不杀杨贵妃绝不护驾,绝不开拔”的口号时。三郎怒道:“斩我爱妃万不能!如果非要如此朕皇上不做了!”

 而玉环说:“妾愿死,勿要保妾身毁大唐,只求三郎将我葬于梨树之下,这样妾身死后也可为三郎跳舞。”一条白练结束了一代佳人的卿卿性命,只听得,高力士哭呼着:贵妃娘娘升天啦。伴随这呼声同宣告一个辉煌时代的结束。但这段千古的爱情却没有终止,因为杨玉环虽“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此生至为一人去”,但还有那“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的三郎。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梦境始终是虚幻的,还是不要在梦中相见吧!那样梦醒时分更加苦楚。

有人会说这个爱情的悲剧完全是唐明皇和杨贵妃自己种下的孽缘,也有人说这是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除此之外,难道不应该为他们能拥有知音和曾经那段美好而幸福的时光而感到高兴么?不要忘了一个悲剧的背后往往是人类所追求的美好事物,至少三郎和玉环曾经得到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