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轶事•四(3)

(续前)

        腊硐塘就在鲁溪屯至下木召之间叫道塘的岩坎脚下,是蚂蝗沟峡谷出来经石家洞崖壁脚,过大山河沟陡然垂直下落数丈,有飞瀑跌落的一处深潭。潭水墨绿幽深,面积约一个半篮球场大小,潭底深不可测。深潭坐落在环三面的数丈岩壁之下,岩壁上古木参天,遮天蔽日,正应了郦道元的《三峡》里“重崖叠嶂,隐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悬泉瀑布飞溯其间”的句子。奇特的是,腊硐塘上方是大山河沟水流跌落数丈的一挂呈S形的飞瀑,瀑声轰鸣在峡谷中回荡经久不息,且因回声嗡嗡,人在潭边上面对面说话都得对着耳朵大声呼喊才能听清。飞瀑跌落冲击深潭激起的水雾在峡谷里绵延数里不散,加之人迹罕至,清容峻貌,给峡谷造成了极好的原始状生态环境。

        深潭以下就是绵延数十里的腊硐塘峡谷。面对深潭的右面是数丈高的绝壁,怪柏古藤悬挂期间。左面坡度稍缓,为茂密的原始阔叶林和次生林混杂。峡谷一路错落着多处的沟坎水瀑和水凼,高处滚落的巨形石墩散在其间。纵观整个峡谷,就知道应该是若干若干年前的地壳运动,一次山崩地裂造成了如此壮美的自然奇观。

钢笔淡彩手绘记忆中的腊硐塘

      也由于腊硐塘的原始状态给人们造成很深的神秘感。有传说腊硐塘的深潭里有凶残的蛟龙出没;也有传说潭里住着造福四乡的神姑叫七孃,有童谣曰:“七孃七孃,你快快来,不要在岩坎脚下捱……”;也有传说腊硐塘的潭水是有灵光保佑的神水,轻易动不得的,等等。

        我第一次看到腊硐塘是初下乡的那年。一天打早,住秧地田对面的民办老师黑哥李复德热情地过来说带我去砍上好的柴。才到农村的我们那时还不会砍柴,有人热情的带领去砍好柴便欣然随同前往。我跟着黑哥走进道塘的一条草丛弥深小路后来到岩坎边上,学着黑哥的样子,胸贴垂直九十度的岩壁,双手双脚抠着踩着别人用柴刀在岩石上凿成的石窝窝或树枝树根往岩坎深处倒着爬下去。岩壁多缝隙,在缝隙较宽处,竟是踩着做善事者顺岩壁搭的树木棒棒颤巍巍跨越过去的。当我下到岩坎底脚的时候,一是紧张,二是费劲,那一身在严冬时节的淋漓大汗,竟然湿透了外衣内的纱织衣和破秋裤。

        我们在岩坎脚休息,黑哥指着一条朝密林深处蜿蜒的潮湿小路对我说,这条路可通向腊硐塘,并将腊硐塘的情况大致的给我作了介绍。好奇的我乘黑哥挥斧伐树的时候,循着水声扒开遮挡的藤蔓和树枝顺小路往前走了一段就看到了既深幽又充满神秘色彩的腊硐塘。由于不好让黑哥久等,不便流连的我记住去路就返回到了黑哥砍柴处。黑哥砍倒了一棵缸钵那样粗叫玛利光的杂木树,三下两下修砍掉树枝和树冠,把三米多高的树段扛到肩上说了声“走”就领着我顺原路返回。看到黑哥肩扛树段还娴熟地攀爬岩壁的样子,再次战战兢兢空手攀岩的我打心里佩服黑哥的勇敢和气力。上到岩坎上面,黑哥把扛上来的玛利光树段甩在地上,用斧头一劈两破,自己扛一半,让我扛上另一半就一路悠悠地往寨子走去。当我问到玛利光的树冠和枝丫的时候,黑哥告诉我,那些留着等它晾干后再去整理成干柴捆扎了扛上岩坎来,当地是有谁砍的柴别人不会去动的传统民风的。黑哥同时交代我最好不要一个人下岩坎,两个人有个照应。下去砍柴不要贪心,只砍树棒柴得了,扛起捆扎的柴不好爬岩坎。

        这以后,腊硐塘就成了我们“家”几个男生经常光顾的地方。当我们向寨上村民说及下到岩坎底下,在腊硐塘浸骨的潭水里游泳洗澡,以及钓鱼却了无所获的时候,往往受到他们的训斥:啊腊硐塘里头是洗不得澡的哟,不说撞到精灵神怪唛,啊阴森森,沁骨头的水咋个下得去哦。也是你们学生(当地老乡对知青的称呼)胆子大,天不怕地不怕!你们还敢在啊潭里头钓鱼?啊是神鱼咯嘛,咋个会咬钩吃你们的鱼饵子?钓不起来是没是——

        由于腊硐塘峡谷人迹罕至,我们曾躲那里做过一些见不得人的“蠢事”和“坏事”。例如:爬上腊硐塘边上一棵一抱粗的皂角树,为了方便摘皂角竟将枝桠全部砍剔到地面来,坐在地上从容地把皂角摘光后,还恶作剧般的将枝桠砸到深潭里“醪”鱼;用生石灰塞到玻璃瓶里扔到腊硐塘下游一个深水凼里炸鱼;看透了隔壁大队书记,县、州革委委员家霸占五保户房产,欺负同幢房子的地主李其芬,迫使人家躲避到后头坡搭茅草房居住的恶劣行径,报复性的将他们家狗逗引到岩坎脚,准备打了在腊硐塘打整干净就地烧烤,却因那条相当精明的老狗,见到棕索从书包里拿出来的就一溜烟地跑掉了,让我们空高兴了一回,等等。

        鲁溪屯生产队抗旱醪腊硐塘的工作按部就班地进行,附近三个生产队的联络,醪药油菜籽枯和油茶籽枯、油桐籽枯的筹集都已停当,等着择个日子就可以动手了。按老班子的说法还是请人卜个卦选取吉日以显诚意才行。找哪个?人们不约而同的想到老屋里的满姑。这个满姑年过古稀却终生未嫁,自幼身体羸弱,却会“走阴”(梦游阴曹地府,会见神灵和故去的亲人),年轻的时候曾做过巫婆,替人请神做法,治病驱邪。49以后政府打击巫术就闲在家里替侄们照料侄孙辈度日。但是,若是寨子里哪家有个不清净的事,诚心找到她老人家,还是会前去唸唸经做做法,替人消灾避难的。

        我听说,但凡初一和十五夜晚三更以后,就能见到老屋里出来一盏灯。灯光不太亮,似明似暗的,顺着路边低低的游走,慢慢的从老屋的后头坡一直走向癞蛤堡、张家塘、倒马坎那几处有坟茔的幽深地。一个多时辰后,又会看到那盏灯慢慢的回到老屋。耳朵好的还能听到房门关闭的吱呀声。人说这是老屋里的老姑娘满姑出门去“放蛊”。若在初一和十五不把蛊放出去,满姑自己就会中蛊邪,无药可解。我听后只当闲话并不在意,也从未在初一、十五夜半三更的起来对此说的灵异现象观察证实过。

        队上通过老屋里的老炳李策安请他们家满姑为醪腊硐塘卜个选日子的卦,说好由队上出一升黄豆和三尺红布的酬劳。几天以后,老炳哥回话出来说,七月十五中元那天巳时就是醪腊硐塘拜天神七孃求雨的吉日,至于生产队的酬劳,满姑却坚决的谢辞了。

        七月十五中元那天,我吃了早饭邀了隔壁房东家满仔万忠匆匆从道塘岩坎下往腊硐塘。当来到腊硐塘时大吃一惊,平日里少有人来到的腊硐塘深潭的三面周围竟然全都是人。仅扳罾(一种用竹竿做支架的方形渔网)的就有七八起,有的已经把罾安好坐待扳渔,有的还在动手装罾。占据了潭边上几块巨石墩的人在整理着渔网,准备居高临下地朝距潭边更远的潭里撒网。还有人守坐在潭水的出口处那些大大小小的滚落石墩上,有手拿网兜的,有手持鱼叉的,甚至还有扛着装满了火药的火枪的。大家都在等着一旦醪药下去,深潭里就会出现大鱼被醪药蒙翻,昏昏浮出水面的那个百年难遇的精彩时刻。

        为了这次空前的抗旱求雨行动,队上已安排人头天就敲碎舂细了收集来油枯,打夜工烧开水泡发了油枯醪药,派出七八个劳动力早饭后就把醪药挑到了大山河沟腊硐塘绝壁瀑布口子上,只等看好的时辰一到,就往瀑布口倾倒醪药。出人预料的是,鲁溪屯醪腊硐塘的消息不胫而走,不但引来附近村寨的村民,还触动了远在峡谷下游汤家溪、那家畈、大有、大坪等地老乡们好奇的神经,更多的人却只是奔捕捞腊硐塘的神鱼而来。

        我挨不上队上这些事的边,也对所谓的醪塘求雨这种怪异之举不感兴趣。只是看着幽深的潭水以及峡谷崖壁下,多处暗泉外溢的阴河水汩汩地往峡谷下游白白流走,而岩坎上的四处却是“野田禾稻半枯焦”的凄惨景象哀声叹息。心里想,这个时候若在腊硐塘边装上两部大功率的水泵作梯级抽水到数丈高的岩坎上,解决队上以及附近生产队的农田灌溉有该多好啊。但是,大水泵嘞,驱动机器的动力,如电力和燃油嘞,哪里来?钱啊,说到底,中国农村的落后局面还是在一个“穷”字上。

        时辰到了,只见瀑布口高处人影晃动,随即就有大量的油箍碎沫顺着S形的瀑布水倾泻下来。油箍碎沫同瀑布水搅合成棕红色药酱砸到深潭里,混着翻滚的波浪,泛着白色的泡沫向深潭边上蔓延。周边岸上的人们闹腾起来,一时间人声嘈杂,响彻峡谷上空。

     

钢笔画淡彩手绘记忆中的峡谷巨石

        没有看到潭里有被醪翻的鱼浮到水面上来。我即招呼随行的小万忠顺潭水出口往下游走去。在看到有人在那些小水沟里安了捞小鱼的纂,还准备跟着捕捞大鱼者“捡漏”时,我在心里暗自发笑。我们绕过几墩滚落在峡谷里的巨石,跳过一块块散在河谷里的乱石沟,跨过几处小跌宕的河底岩板来到一处有大圆桌大小的水凼处,万忠立刻嚷了起来:“哥哥,哥哥,这不就是去年你和丁哥哥丢石灰瓶炸鱼的凼凼吗?”

        “是啊”我回答他道:“你这个小精鬼,这个水凼碧绿碧绿的,一定很深,是吧。去年我们把生石灰敲碎装到玻璃酒瓶里,不封口就丢进水凼,让水逐渐的浸到瓶子里,与瓶里的生石灰发生化学反应后,急剧膨胀崩裂玻璃瓶,利用爆炸产生的冲击波震昏水里鱼的道理是给你讲过的。”

        万忠接过我的话说:“是咯,我懂得的。也晓得哥哥你们选的这个凼凼蛮蛮深,酒瓶子丢下去好久才看到有白泡泡冒起来,后头又看见水里头翻动了一下,是瓶子爆炸了。但是——”他看了我一眼继续说:“但是,没得炸到鱼啊。是这个凼凼没得鱼吧?”

        “应该有鱼,”我说:“我分析给你听,你看啊,这个水凼在丰水期会有上头的水淌进来,枯水期的时候水却流不出去,对吧?啊鱼崽会在丰水期时进到凼凼头,枯水期的时间长,鱼崽出不去就长期在深凼凼头生活,逐渐长成大鱼,没得相当的水量它又游不出去,所以这里头一定有鱼,而且今年天干时间久,水都折下去好多,若在今天炸鱼正是时候。”我像给小学生上课一样的继续说:“至于去年石灰炸鱼没得收获,可能是爆炸威力小了,没有达到震翻鱼的能量。”

        “哦,是爆炸不够。”他说不过我,便窃窃地自言自语道:“那大鱼炸不翻,小鱼也该见到条把条炸翻起来啊。”

        “那我就不晓得了,”我说:“嗨,你这个小鬼头的话咋弄么多哦,嘴巴不停的说!”并端起了大人的架子呵斥他几句:“娃娃崽唛,大人做事看到就行了,不要太罗嗦!”

        鬼崽崽没了声音,看着我打开书包拿出我为今天行动准备的东西后又一咋一呼的嚷了起来:“崽唷,炸药啊!还有雷管,引线啊”,我连忙制止他:“嘘,小声点,不要喳——”。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