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番外篇之忘羡甜向小日常(四十四)

有了之前强行装“雅正”失败的经历,魏无羡又回到了从前那般模样。

这一日魏无羡醒来时蓝忘机依旧已经出去了,翻身扑了个空,魏无羡揉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摸来中衣穿上,坐了好一会儿,实在觉得眼皮有些重,便拿着被子重新蒙上头。

又打了个滚儿,往中间挪了挪:“这下就不会觉得床那边空荡荡的了!”

鼻尖传来缕缕檀香味,不是静室里焚的檀香味,是蓝忘机身上的檀香味儿。

魏无羡有些贪婪深吸了一口,才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睡了个回笼觉。

朦朦胧胧中感觉那股味道愈发浓,鼻尖隐约还有些痒,魏无羡伸手去挠,却摸到一片衣角,心想是蓝忘机来了,便往过蹭了蹭,枕在那人的腿上。

又觉得不舒服,挪了挪屁股,稍微侧了侧,可又觉得好像不对,蓝忘机身上的檀香味并不浓,却有一股清冽的幽香,可此刻闻到的这味道,怎的有股血腥味?

魏无羡猛地睁开眼,却看到“洛冰河”那张笑到扭曲的脸!

魏无羡一脚踹开那人,从床上跳下来。

“哎呦,二弟妹,我只是逗你玩玩,你怎的下狠手?”

“洛冰河”一边揉屁股一边继续嬉皮笑脸。

魏无羡一边庆幸还好穿了衣服一边仔细看那人,心想:“这洛冰河我在乱葬岗见过的,虽是个魔界混小子,却并不像眼前这位邪气,跟着他那位师尊,像是个有点缺心眼的傻小子,可眼前这位却带着几分痞气,又隐约有些戾气。身上还有女人的脂粉气,不对劲!”

魏无羡警惕地看着“洛冰河”,谁知那人又凑上来:“二弟妹,我瞧着你比沈清秋……哦不,我师尊好多了,不若我们……”

虽不知眼前这人是谁,但魏无羡断定他不是自己前两次见到的那个“哭包洛冰河”,迅速地挥出一拳。

那人依旧笑着:“二弟妹怎的如此粗鲁?莫不是大婚之日蓝忘机未能让你高兴?”

看着他意味不明的笑,魏无羡出手一招比一招狠,“洛冰河”竟有些应付不来,好几次都是堪堪躲开,魏无羡拿过随便,又拾起陈情,那人见势不妙破窗而逃,魏无羡立马追了出去。

出了云深不知处魏无羡便能放开了打了,一阵激烈的调子吹响,立马来了一群帮手,没过几招,那人便受了好几处伤,魏无羡放下陈情,拿剑抵过去:“你是谁?”

剑都抵到颈上了,那人也不慌不忙,伸手抹去嘴角的血,皮笑肉不笑地说:“二弟妹何必如此?若不是我受了伤,你以为你打得过我?”

魏无羡剑又往前伸了一寸,起了杀心,谁知这时传来沈清秋的声音:“二弟妹剑下留人。”

说着边到了魏无羡身边,方才还在嬉皮笑脸的“洛冰河”笑容僵在了脸上,魏无羡回头又看到了一个洛冰河,魏无羡可以确定这位才是自己当日见过的“哭包洛冰河”。

可此刻他的脸上却如冰似霜,彻骨严寒,一对眸子却仿佛鬼火一般,腾腾燃烧着赤红之色。

魏无羡虽不知是怎么回事,却也猜到这三人之间怕是有什么恩怨。

便召回随便打算回去,出来都两个多时辰了,蓝湛若是寻不到,又要担心了。

魏无羡刚收了剑,便感到一阵强烈的掌风迎面而来,落到了身后的那位身上。

“二弟妹啊,实在对不住了,家务事,家务事。”

沈清秋上来要揽魏无羡的肩,却被魏无羡躲开了:“蓝湛不喜他人碰我。”

沈清秋像是受了什么莫大的打击,有些受伤地“哦”了一声,心想:“都说这蓝忘机是醋坛子,夷陵老祖一贯风流成性,怎的如今却成了这般?苍天作证,我没想干嘛啊!我就是想套个近乎……”

那边两个洛冰河已经打完了,原是冰哥当日在清静峰离开后又感受到沈清秋与冰妹的气息,追来看了看,恰好见证了蓝忘机与魏无羡成亲,长期流连花丛的冰哥一时兴起趁着蓝忘机不在调戏魏无羡,谁知却如此倒霉,又让冰妹给碰着了。

魏无羡懒得管他们的家务事,只想赶紧回去找蓝忘机,走了几步又想到自己被差点被调戏,又返回去踹了几脚,这才哼着调子离开。

因为冰哥的出现,沈清秋与洛冰河也决定先回去。

猫猫碎碎念:本文已在公众号 小懒猫儿的窝 更完,喜欢的可以去关注一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