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宝典青芒杯征文 | 最后一封情书

大学宝典青芒杯征文大赛

参赛编号:1043

作者:周筱尧

在接到那通电话之后,我从衣柜的角落的玻璃瓶中取出了那封信,将它摊开在桌子上,反复摩擦那些深浅错落的折痕,我以为我再也没有机会打开它了。在那个喜欢折星星、叠纸鹤的年纪,它成为了一颗心的形状安静而又平稳的躺在那里,一躺就是十三年。

1.

十三年之前,我还在上初中。那个年纪的男孩个子很矮,力气很小,却又躁动热血、笨拙不堪。我也一样,没能逃脱那个年纪魔咒,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校服,校服上画着繁体字的龙,留着1厘米的板寸头,自以为很帅的走路带风。

其实比起其他男同学我算是好的了,第一我个子很高,第二我个子很高。在那时候高就是很了不起,至少在被女生“欺负”的时候我可以不用仰着头的看着她们。

仰着头是一种不服输的倔强,而只有低着头才能显出诚恳的认错态度,所以往往被我揪过小辫子的女生都会在骂完我之后学着大人语气说: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了,做错事了能够低头认错,还算是个好同学。

面对女生时要学会低头服软,大概就是我从初中就已经学会的生存本领,而我也是在那时遇见柠檬的。

我叫她柠檬,因为她就是柠檬,有着黄色的甜美外衣,但只要尝一口,哪怕只是一口都会酸到让人绝望,于是人们选择将她切开来泡水喝、加点蜂蜜加点糖,然后称赞她的甜,称赞她的可口。

我不喜欢柠檬,我敢竖起中指对天发誓。我不喜欢她,是因为喜欢她的人太多,我要喜欢就喜欢一个独一无二的。

那时她是我们组的小组长,我就坐在她的旁边。每次上课一打开书就会有小纸条夹在里面,她不看,也不让我看,还会义正言辞的批评教育我要好好听课,这是我讨厌她的第二点。教育完后,她就将纸条顺手放进抽屉里的盒子。

那个盒子她也不让我碰,就像不让我碰她的橡皮、自动铅笔、作业本一样。我幼稚的在桌子上化了三八线,不过是她三我八,为此我被她揪掉了五根头发。

其实我也不是非要看的,她只要说一句算了,你拿去看吧,我就会潇洒的挥挥手说本少爷我不用,但是事实却是我“偷了”那个盒子。

2.

我计划偷那个盒子好久了,我想看看她的那些追求着都写了些什么肉麻的话,好刺激刺激我“空虚寂寞“的人生。

周五那天正好是我值日,我很仗义的支开了其他小伙伴,仔细确认了所有人的书包都不在座位上,然后扒在门口,左看看,右看看,楼道里空无一人。

那个盒子是个精致的铁盒,上面印着下雨的街道,右下角写了很小的一个字,sunny。我轻轻的打开盒子,生怕弄出什么声响。那些花花绿绿的纸条散落在每一个角落,有隔壁班王二狗的,有坐在我身后李二狗的,还有年级第一林二狗。不愧是年级第一,林二狗一下就能抓住女生的小心思,没有过多华丽的词语,只写了一句: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当我念出这句话时,柠檬就站在教室门口,她披着头发,就像《泡沫之夏》里面写的,她有着一头海藻般的长发。她的发梢还在滴着水珠,她说外面下雨了。

我说哦,然后右手一挥,铁盒就从桌子上掉在了我的腿上,从我的腿上打翻在了地上。柠檬走过来,看了我一眼,然后蹲在地上捡纸条,我也丝毫不敢怠慢,蹲了下去。

“你都看了吗?”柠檬问我。我先是摇头后而点点头。

“都写的怎么样?”我回答不好,不怎么样,太差了,你没看就对了。

“那你写吧。”柠檬停下手中的动作对我说:“如果我满意了,今天的事就一笔勾销。”

此时的她离我很近,我看见她的眼睛里有着很黑的眼珠,我看见她刘海又卷又乱的贴在脑门上,我看见她的嘴唇粉嫩又上翘,我不能再看了,于是顺手拨了拨她的刘海,那触感觉像极了我家的毛豆,一只白色的高冷的柔软的小奶猫。

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的中指发过的誓再也不作数了。你以为喜欢一个人很难,其实喜欢一个人很简单。

3.

那是我第一次写情书,为了就是让她刮目相看。我文笔不是很好,我也写不出那样动人的语句。我只能写:我看到外面下雨了,就突然想起了你,想起雨过就会天晴,因为你叫杨晴。

但是下雨的日子并不是很多,于是我换了一张纸继续写:如果有人问我最喜欢的水果是什么,我一定会说柠檬。因为柠檬长得很漂亮就像你。

太过肤浅,我又换了一张纸写:学校操场旁边种了好看的花,想带你一起去看,只想带你一起去看。

换了无数种修辞手法后我发现自己失眠了,但柠檬却说我写不出来是不够真诚。为了凸显我的真诚我给她送了一颗柠檬,带她去看了花,躺了草坪,做了我单车的后座,看了夕阳,那时我觉得浪漫不过如此,但换来的结果却是我被打了。

被追她的一个小混混堵在了回家的路上,用棍子敲了脑袋,被扇了巴掌。于是我第二天带着肿着的半边脸去找柠檬讨说法。我骂她冷酷无情、自私自利,我就是傻子,就是炮灰,就是她和别人成双成对的垫脚石。

当然我不知道和她成双成对的是谁,因为从那以后我也再也没有见过柠檬。

她好像是湖面上飘过的小石子,在我的心里荡起浅浅的涟漪消失不见。然后在没有柠檬的日子里,我掏了3倍的学费进了市里最好的中学,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看云。我的同桌也从女生换成了男生。

我不认识那个男生但我知道他也是三校的,因为他跟我说:赵泽,你知道吗?听说原来三校二班那个杨晴,她用棍子开了小混混的脑袋,家长为了息事宁人赔了点钱就直接转学了。

这是“套近乎“最好的方式,他期待着我说:哎对,我也知道那件事。那我们就能顺利成章打成一片。但我只是轻轻的”哦“了一声,在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后。

柠檬收拾了欺负我的那个小混混,她是烈女子、是战士、是英勇的、讲义气的,而我却什么也不知道。想到这里,我就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没了底气。没底气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再也没办法和柠檬“并肩作战“了,就算她回来了也是英雄回归,而我却是战场上战败的战士,懦弱又不光彩。

于是我又举起了我的中指发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见柠檬了,为了她的荣耀为了我的尊严。其实说白了,更多的是为了我的尊严,因为我不知道再见柠檬时我应该说什么。

4.

“曾经以为到了新的地方就是全新的了。“小胖说你是失恋了吧。小胖就是我的同桌,也是我的舍友。

他说:见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心里有伤,眼里有故事。他爱故弄玄虚,因为同样的话我听他对好几个女生说过。我默不作声,戴上耳机听起了周杰伦。

那时的周杰伦是女生们的全民偶像,酷酷的单眼皮总是露出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他唱着:“你的回话凌乱着,在这个时刻。我想起喷泉旁的白鸽,甜蜜散落了。”我接道:“情绪莫名地拉扯,我还爱你呢,而你断断续续唱着歌,假装没事了。”

我不懂爱,16岁的我还不想懂什么是爱。看着被女朋友甩了哭得死去活来的小胖,我就知道爱情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煎熬。

我带着失恋的小胖翻过校园的围墙去喝酒,去打游戏,去唱K,他说:赵泽,我觉得我好像被治愈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正拿着两串烤羊腰子,嘴里还散发着烤韭菜的味道。食物可以治愈心灵,我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反正是挺管用。

那一个星期小胖吃掉了我半个月的伙食费,而我们被班主任罚了一个月的日常卫生。对于我来说其实是无所谓,但是却总会在不经意的瞬间想起柠檬被雨淋湿的那个晚上,想起她蹲在地上看着我说:“那你写吧。”她的黑眼珠又圆又亮。

高二那年,我参加了校篮球队。是被小胖拉着去的。那一次我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被表白。那时候的我依旧很高,一米八五的个子,但却不再揪女孩辫子,不再走路带风。她走过来说:“你渴了吧。“顺势就将手中的水递给了我。我接过水说了声谢谢。

她是我的第一任女朋友,我们理所应当的拉手、拥抱,在每一个节日送她礼物,偶尔是花,偶尔是玩偶,偶尔是一场电影加一桶爆米花。小胖说,没想到你还是个挺浪漫的人。

这点我不同意,浪漫这件事我从来都不懂的。就像我站在操场上她曾经递给我水的地方,说我们分手吧。分手的原因有二:一是我跟她好了半年,既然都不知道她不喜欢柠檬;二是原来一直到现在,我听到柠檬这个词还会在脑海中泛起涟漪。

我不懂浪漫,我只懂得作死。我觉得可能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跨过这个坎了。

5.

那年冬天寒假,我告别了小胖,提着一大堆行李回家,其实也就是半堆作业半堆书,书里多半还是小说。

是的,我是个爱看小说的男生,不是那种网络武侠小说,而是笛安的“西决、南音、东霓“,我花了整整一个假期的时间猫在卧室里,看书、睡觉、打游戏,而我妈觉得即将面临升高三的孩子压力很大,所以不曾多言语什么。

而也就是在这个假期我见了柠檬不告而别后的第一面。

那天是十五,我裹着大厚羽绒服带着妹妹去看烟花。我一直觉得我的妹妹是“没见过世面“的那种女生,因为他总是会在我的耳边吼道:哇塞,你看这些跳舞的小姐姐多好看!哇塞,这个水蜜桃好好吃!哇塞,今天的星星好亮!

“哇塞,哥,你快看,这烟花多漂亮啊!“

“是挺漂亮的,对吧。“旁边有人碰了碰我的肩膀。我一回头,她冲着我开心的笑。她没有长高,头发倒是长了不少,一条红色大围巾衬的她皮肤雪白。她说,好久不见啊。我说,好久不见,柠檬。

安顿好妹妹,我和柠檬挤出了人群,沿着广场的石子路走。我们边走边聊,聊生活、聊学业、聊八卦。

我说:“我现在在二中上学,哎你说,就我这个成绩上了二中也考不上大学,我妈还非要我进这个学校。“柠檬说:”那就别上了呗。“我看看她”啊”了一声,她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

紧接着她说道:“这次回来呢,就是想见见之前的同学,看看老朋友。不过差点没认出来你,你长的太高了,我现在仰着脖子才能跟你说话,你也变瘦了。“停顿了一下她又继续说:”听说你在校篮球队,那一定很受女生欢迎吧。女生就是这样,要么喜欢学习好的,要么喜欢有特长的,你习惯就好了。“

“也没有特别受欢迎,就还是那样。“柠檬哦了一声,跳过了前面的石板路。

就这样绕着广场走了几圈之后,我和柠檬坐在亭子的长椅上休息。柠檬说你之前答应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呢?我装作不清楚、不明白、不知道的样子放起了歌,空气中依旧回荡的是周杰伦的声音:这街上太拥挤,太多人有秘密,玻璃上有雾气在被隐藏起过去…

天气很冷,我想伸过手去帮柠檬重新系一下已经开了的围巾,我想把柠檬冻僵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我想摸一下柠檬的头发,就像之前躺在学校的草坪上那样,我张开的双臂在柠檬的发梢摩擦。

“你冷吗?“我问道。柠檬回答,冷。我说那就回家吧。

我把柠檬送到了楼底,看着楼道里的灯一直亮到了5楼、熄灭,然后才转头离去。

我承认在那一瞬间我是害怕了,我只是个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的傻小子,而柠檬却依旧那样亮丽耀眼。

我知道那句话很土,我知道我自己配不上她。

6.

再一次有柠檬的消息就是现在,一条陌生的短信,消息的结尾处写着杨晴。

柠檬要结婚了,她说:你一定要来。

我看着桌子上那封没有寄出的情书,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

“柠檬,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上课时认真的表情,喜欢你总是一副冷淡的态度,喜欢你头发上的味道,喜欢你看我时的表情,我想带你去没有雨的地方,我想永远都是晴天,我想我车子的后座永远留给你一人。“

我想柠檬已经不需要这封情书了,这是我欠她的,除此之外还有那天她上楼前给我的一个拥抱。

她是战士、是永远不会退缩,永远向前的烈女子,她是光、是火,是一直散发着耀眼光芒的杨晴。

这是我的第一封情书,也是我的最后一封情书。我将把它装进口袋,让它带给我不会退缩勇往直前的魔力,然后轻轻的走到她面前说一句:祝你幸福。你一定要幸福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