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坑的路是职场作死的套路

前段时间公司的UI设计师小A离职了。

这个93年的女生,明明只差几天就可以转正拿到接近五位数的月薪了,却在这时候走人,让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由于新平台的基础工作还没有建立起雏形,她入职后手头的任务一直很轻松,基本就是在上一个设计师的图稿上做一些微调,并没有什么展示自己真实工作能力的机会。

不过职场容不得掺假,自己的实力如果达不到给别人塑造的高度迟早都会露馅的。一个人最初给人的期望越高,让人失望的概率也就越大。

一个懂行的同事在看了她独立完成的页面后,止不住地摇头:这TM什么鬼?!不论细节处理还是专业能力,和当初的作品完全不能同日而语。她自己也承认,那份代表作其实是和别人一起合作完成的。但真正她自己参与了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真正让她倒在转正前几天的并非是真实能力的“见光死”,而是更严重的商业保密问题!


这一切不得不“归功于”她同为设计师的男友送上的助攻——用她的作品在网上找工作,还选择了自动投简历。结果发到了我们公司被HR看到,里面还附带上了未上线的平台UI部分(其实大部分都是上一个设计师小B的心血),甚至附上了网址,里面公然挂出了这一系列的高清无码图。在未上线之前,这些都属于一个公司的商业机密!好在她没有转正工作时间不长,泄露出来的内容还不算太多,经理也没有太为难她。

我想起之前看到的另一个职场作死案例,讲的是一个在游戏公司上班的小伙子在熬夜加班时,以电脑屏幕为背景咔嚓自拍一张传网上了,还配以文字吐槽了这个结局画面,很快引起大量转发,继而被游戏网站转载。于是游戏被迫延期改结局,公司损失惨重。小伙子也遭到了起诉,据说背负了七位数的债务……

不想被人抓住尾巴就别心存侥幸

最开始写推送消息的时候,身为完美主义+细节控的经理会对我的文章一句一句的复制到百度进行排重,同时字斟句酌地分析我的遣词造句。至于错别字(比如“的、得、地”)甚至不适当的标点都完全不能忍。并且她总是在我写完之后坐在我的电脑面前,表情十分严肃地审查,我在旁边如坐针毡,有种考完试被老师当着面改卷子的感觉,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驰而过……

当时有另一家公司也和甲方有合作,甲方每周会从我们两边提供的文章中选择几篇进行推送。结果那家公司哗啦啦一次甩了十几篇文章备选,为了迎合甲方的恶趣味各种跪舔,内容三观毁尽庸俗不堪,什么xxoo小h文、歧视女性的字眼满篇飞。并且几乎没有一篇是原创,大段大段的和别人的文章重合。

好在我们公司上层三观很正,出来混的,大家卖艺不卖身。

连续几周甲方几乎全用那家公司的文案后,经理发现平台的调性不太对,在得知情况后说:“我只要你们保证每篇文章的内容重合率在5%以内,其他的不管。他们爱怎么作死怎么作,迟早撞枪口上!”

结果一语成谶。

有天推送的文章是其他公众号已经发过的,那家公司提供文案时很无耻地给人家改了个标题,换了个开头,就当是自己原创的文章发出去了。至于转载申请白名单什么的更是压根儿没这意识。

于是点开那篇文章后直接跳转到别人的公众号页面,我们平台在当时都拥有近10w的粉丝,并且每周都在做线下引流,用户增长率也是很可观的。这么一来相当于为他人做了嫁衣。

消息一经推出又不可更改撤回,甲方领导刚好点开了这篇文章,发现这个页面跳转立刻拉住那家公司的负责人开撕,因为那个公众号偏偏是同行竞争对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用不要脸的捷径换取暂时的春风得意,最后栽在自己埋下的坑里,该!


后来我才知道,经理之所以那么较真,跟她的工作经历有很大关系。

她之前做过编辑,所以对错别字、标点这些细节的敏感性已经成了一种职业习惯。对她影响最深的是一张插图引发的版权问题。那可是互联网还没有如此泛滥成灾的六七年前。一本非畅销书的中间一张小小的插图被创作者看到的机率能有多高?但偏偏被看到了,因为版权问题,公司遭受了巨额索赔。

都说人是年龄越大越胆小,其实是经历得越多,摔得越惨,越变得小心谨慎,瞻前顾后。

我们都会在职场中犯错,有时是不够细致的无心之过,更多时候是抱着侥幸心理,无知便无畏,低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是社会不是学校,不会给我们犯了错还能被原谅的机会,法律不会因为你的无知而不追责。你不想长大,但总有些刚性的东西逼迫着你长大。你以前觉得生活容易,那是因为有人在帮你承担着生活的重量。

就像孙红雷在《好先生》里面讲的:“成年人和小孩子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成年人得学会自己收拾烂摊子。

希望你一辈子都没有烂摊子可以收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