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检尸官

96
穆恰
2014.11.15 19:56* 字数 7001

地狱检尸官

穆恰

1、

我是一名检尸官,具体说就是在地狱里负责检查尸体的人。

每一个被判到地狱的人经过炼狱,最后还是要去转世投胎的,但他们不能把曾经的仇恨带回人间,而我要做的就是把那些仇恨留在地狱里。

这些仇恨大多是一种怨念,等魂魄灌了孟婆汤就忘记了。但有时候可能是一个印记,比如纹身、信物。那些满怀仇恨的人会在投胎后去来世找带印记的那个人复仇。所以,我要仔细的检查每个人的尸体,一点儿疏忽就会让那些受尽折磨的灵魂在来世又重蹈覆辙。

虽然叫做官,但只是一个称谓,这活的本身也毫无乐趣可言。那些在地狱折磨过的尸体和魂魄本已就变得丑陋不堪,我仍旧还要在血肉模糊之间检查那些记号,给诚惶诚恐的魂魄灌一碗孟婆汤。而我有时也常在想如果那具尸体换成了我自己,看着检尸官翻着我的尸体,我只能用眼睛惊恐的望着地狱里的火焰,却无法动弹一下。不过,幸好,我只是一个的检尸官。

当然,这活也有会偶尔有点惊喜,比如那些女尸。她们往往是印记藏的最多的:精美的首饰,恋人的信物,私处的纹身……每一个记号都是一个故事,而且大多关于爱情。

其实,这个世界,很多人并不坏,只是在理想与现实间,爱情与面包间,犯了错,或者说选择了大多数人不认同的路,特别在爱情里。

我有时候会偷偷把那些女尸的信物带回去,晚上躺床上看着那些小玩意小情书,想象着在前世的时光里那些美好的爱情故事:

一支茉莉花样的胸针,许是女主角当年喜欢那一抹清新脱俗,她的心上人请师傅打了那朵美丽的小白花,在一个安静的夜互表心意。

一个紫色的香包,能用紫色的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吧,说不定这女子还只是民间的普通女孩,而深院里的公子在动情一瞥后把这定情信物给了女子。

一首纳兰性德词:

萧萧几叶风兼雨,离人偏识长更苦。欹枕数秋天,蟾蜍下早弦。夜寒惊被薄,泪与灯花落。无处不伤心,轻尘在玉琴。

痴情的女子总是偏爱感性的词人,嗯!

一封小情书:

穆夏,我总是不争气的想你,想给你念诗,告诉你天上的飞鸟和海里的鱼。你总是站在那儿看看我,又看看别处,不让我的眼神与你相遇。这让我有点困扰,不知道该不该走过去牵起你的手,不再理会你身边还有人在削苹果。

慢慢的,我开始感到恐惧,这是第一次,你知道吗?我知道我应该表现成熟,但爱情总让人莽撞。

我们在友人的婚礼上相识,那是对我们美好的祝福吗?

……

我想,这也许是我一直做检尸官的原因吧。我害怕从小鬼成为阎王后,再也看不到那些带着故事的印记。而当一切都麻木冷血后,就会把地狱看成了无间地狱,当然无间地狱里不需要检尸官。

2、

来了一具女尸,她很美。我按照流程开始检查尸体:头发、耳朵、脖子、手腕等是否佩戴首饰,身体是否有纹身印记,手脚是否握紧拿着信物。女尸静静的躺着,知道她已经完成了炼狱服刑,要去投胎重新做人,可是她的眼神却与别人不同。当人在经历劫难终于苦尽甘来时,眼神里应该流露出幸福与憧憬的光。她不是,她很惶恐,像是犯错的孩子,被发现了要受处罚一样。

我没有对她的眼神产生更多的好奇,继续检查尸体,确认没有印记后,然后拍拍她胸口,让她的魂魄起来喝孟婆汤。

她的魂魄没有动。

我又拍了拍,她只是用眼神看我,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我转身去看她送进来时候的木牌:十四层,枉死地狱!十四层地狱是那些轻生的人要去的地狱,不珍惜生命的人激怒了阎王爷,死后打入枉死地狱,就再也别想为人了。也就是说她没有资格投胎!

“她是怎么被送到这儿来的?”我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糟了,她没有检尸木牌!外面的小鬼在搞什么鬼!”按照地狱的规定,只要是送进检尸房的尸体是不会再退回去的,要不检尸完了,去奈何桥投胎,要不就是投到无间地狱去。而她,没有检尸木牌。

虽然十四层地狱和无间地狱都是永不超生地狱,但是十四层地狱是不会受到惩罚,而无间地狱将是受苦无有间断,一秒都不能休息,无止境的折磨。

我回头看着她,她惊恐的看着我。我想,她知道她出了这间检尸房将面对什么。“所以,你的魂魄……”我按住她的胸口,示意不要起来。接着,我走到门口望了望,我用尸布把她裹起来,藏进了已经灵魂出窍的尸体堆里……

3、

我根本无法形容从检尸房将女尸偷运出来时的心情,即使回到家,我的脑海仍旧是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与力气。许是被平日里看到的那些爱情故事感动了?但地狱里的小鬼是没有感情的。

我把她放到床上,打开裹尸布盖上被子。我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她,可能一夜的惊恐把她累坏了,打开裹尸布时已经睡的很沉。她静静的呼吸,胸口一起一伏,勾出美丽的曲线。她的眼睛好美,在长长的睫毛掩映下楚楚动人,即使是闭着。偶尔还跳动下,大概是在做梦吧,希望是一个美梦。我不忍叫醒她,在地狱里炼狱服刑的人是没有睡眠的,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下地狱的人睡觉。

“她为什么会从枉死地狱被送到检尸房的?”我开始回想整个送检尸前的过程:

服完炼狱刑期的人从所在地狱送到那层的判官那里登记,把这人从地狱的名册里划去。然后阎王爷在生死薄上写上他的名字,也就是我们所知的决定每个人生老病死的生死薄。接着小鬼给那人灌碗生离死别汤,他的尸体与魂魄便分离,这时灵魂已不能控制尸体的自由行动了。挂上尸体木牌和检尸木牌送到检尸房,等检尸完了给魂魄再灌碗孟婆汤送到奈何桥去投胎转世。尸体则火化,尘归尘土归土。

但是十四层枉死地狱是没有检尸木牌的。那些轻生的人破了生死薄的大忌,也就失去了转世投胎的机会。但问题就在于她没有机会见到阎王爷,怎么会被灌了生离死别汤,挂着枉死地狱的尸体木牌送到检尸房?想着她兴许还能继续睡会儿,而且没有生离死别汤的解药也动不了,我便起身去十四层枉死地狱看看。

4、

十四层“枉死地狱”的牌子立在跟前,管事的小鬼超乎想象的热情招呼我,“检尸官,您怎么来了呀?”

“判官在不?”我虽和他同是小鬼,他只是打杂的,但检尸官的地位还是高点。

“检尸官您不知道吗?来了新的阎王爷,这几日我们判官有空都去那儿混脸熟呢!”小鬼得意的笑笑。

“哦,这样啊,那个我能看看你们枉死地狱的名册不?”正好判官不在,我便直接试探着问。

“当然啊,您想找谁?”小鬼出人意料的拿出了名册,熟练的开始翻起来。

“糟了,送来检尸的都是没有名字的,这可怎么找呀?”我有点后悔没有做好功课就莽撞的来找,而且枉死地狱的名册只有进来的,没有出去的,唯一那个出去万一被小鬼发现生疑了就麻烦了。

“检尸官?检尸官?怎么了?”小鬼推推我。

“你放着吧,我自己翻好了,我想看看最近哪些人无聊的要轻生了。”我应付着接过了名册。

“该从哪儿开始呢?”我胡乱的翻着名册。

“您是不是在找一个最近出去的人呀?”小鬼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按住名册,轻轻的拿出了另一本名册,“您瞧!她在这儿呢!”

“慕容君召,割腕”,很独特的名字,很痛苦的自杀方式。“为什么会有两本名册呀?”我问道。

“还不是新来的阎王爷卞城王呗,他让判官新编一个名册,要重新审判下枉死地狱那些轻生的人,说有些人不是轻生而死的。”小鬼做了一个无聊的手势。

“哦,那她人呢?”

“这个小的就不知道啦,小的只负责提人给判官,后面的事情得问判官了”小鬼耸耸肩。

“哦……”我合上名册,转身准备离开,又突然转身,“对了……”

“小的懂!检尸官您放心,判官绝对不会发现有人看过这本名册!”他故意靠近我,捂嘴压低了声音。

5、

我回到家,她醒了,惊恐的看着我,但没有先前那般恐惧了。

“别怕,这儿不是检尸房,你在我家。”我拿出从检尸房带回来的生离死别汤解药,给她服下,等她恢复行动能力。解药很快起效,她惊恐的坐起身,拉上被子盖住裸露的身体。

“哦,不好意思,你等等。”我起身找了件衣服递给了她,“别怕,你现在很安全。”

她穿好衣服便低头一言不发,手指拨弄着被子的一角。

“你为什么会被送到检尸房,而且还带着枉死地狱的木牌?”她低头没有理会。

“好吧,你叫……慕容君召?”她犹豫了下,点点头。

“是卞城王把你送去检尸房的?”当我说道卞城王时,她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我,眼睛里有很多故事。

“这么说来是卞城王让你去转世投胎的?但是你没有检尸木牌没有生死薄啊?”

她转头望向别处,眼泪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

我不再问了,计划着去见一次卞城王,偷偷的。

6、

检尸房的活干完后,我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枉死地狱的枉死城,卞城王就住在那儿。

凭着检尸官的木牌我顺利的到了卞城王的宫殿。正想着怎么进去时,突然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检尸官,您来了啊!”原来是枉死地狱管门的那个小鬼。

“哦,怎么是你呀?”我被吓了一跳。

“哦,我昨日从枉死地狱调到枉死城来了,给卞城王跑跑腿,嘿嘿,您这是来找卞城王?”小鬼好像跟我很熟的样子,拉家常的说。

“哦,卞城王刚才要人来告诉我,要我来找他,说有点检尸房的事情。”我慌乱的撒了个慌。

“这样啊,卞城王这会儿在后殿呢,您跟我这边走,请!”他附身让出条路,摆手示意我先行。

我觉得好诡异,但既然走到这步了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他去了后殿。

到了后殿小鬼敲敲门,里面没有反应。他便推开门,“检尸官,卞城王好像走开了,要不您里面坐坐先等等,我去找下?”

“哦,好!”我有点不知所措的就径直走了进去,小鬼退了出去把门关上。

第一次到枉死城的卞城王宫殿,居然还走进了他的后殿,我有点害怕。环视四周,后殿里完全没有前殿的恐怖装饰,只有普通木雕画饰,一面巨大的书架立在屋子西侧。我犹豫了下,走到书架前——应该都是枉死地狱里那些轻生者的生死薄。

我走快步走到门口,轻轻开了条缝,确认了下后殿外面没有小鬼了,迅速的跑回书架前开始翻找慕容君召的生死薄。可是所有的生死薄都是相同的封面。地狱里这么多人,该从哪里开始找呢?

“咚咚”突然的敲门声让我紧张的急忙背过书架假装东看西看。小鬼推门进来见我站在书架边上说:“检尸官,嘿嘿,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事没事”我顺便喘了口气,释放下紧张的情绪。

“卞城王有点事要晚点来,说要您等一会儿。”

“卞城王怎么知道我来了,刚才完全是个谎话啊!”我感到后背的一阵阵凉意,呼吸开始不太自然。

“卞城王交代说您随意。”小鬼边泡茶边说,“但是您可千万不能去翻那些生死薄哦,不然后果我想你我都知道的吧。不过我可以偷偷告诉您。”他突然附身靠近我,在耳边悄悄的说:“书架上的每一本生死薄都是空白的,想看谁的只要随便拿出一本,想着你要查的那个人的名字,那本生死薄就会写上那人的生老病死了。来,请喝茶!”等小鬼起身,我觉得有种神秘的笑容在他脸上。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问完,我拿起茶抿了口,“噗……”热水烫的我直接喷了出来。

“检尸官您慢点,慢点啊!”小鬼把茶放到桌上,忙帮我擦掉身上的水。“您慢点喝,卞城王还有好久才能来呢,我先退下了,您稍等了。”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便退下又关上了门。

我目送着他出门,又伸了伸脖子侧耳听他的脚步远了,立马就起身拿出一本生死薄,想着慕容君召的名字翻开。但里面却是一片空白,除了慕容君召的名字,什么都没有!这本生死薄完全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写满生老病死么。是我拿错了还是生死薄原本就这样? “枉死地狱的人没有生死薄,而她却有,即使没写着生老病死。难道……她不是自尽的?”

“检尸官!检尸官!”小鬼急急忙忙的推门进来,我急忙合上生死薄藏进了衣服里。“检尸官,卞城王刚要我告诉您他来不了了,不过他要我把这个给您。”他摊开手,是一块刻了一只乌龟的木牌。

7、

慕容君召可能知道自己哪儿都去不了,一直在家里等我,见我回来眼睛里有某种期待。我没有立马告诉她去卞城王那儿的事情。我拉起她的双手——左右手手腕处都有肋痕,右手有割腕伤痕,且伤口很深,明显不是自己割能忍受的深度。

“你不是自尽的吧?”我看着她。

她的眼神好像说话,但欲言又止,只是咬了咬嘴唇。

“那又是谁捆了你把你杀了?”

她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滴了下来。我赶紧扶她在床边坐下,拿出来那本生死薄和木牌。

“生死薄上没有你的死期,这块木牌是卞城王给我的,你知道什么意思吗?”

她只接过木牌,轻轻的抚摸上面刻着的乌龟,背过我转身躺下,把木牌藏在胸口。

第二日,我又偷偷的来到了卞城王的宫殿,这次直接就进了后殿,居然什么人都没有,包括那个小鬼。

找到原来那生死薄的位置,但原先拿脖子的位置已经有了一本生死薄了。我把那本簿子取了下来,那本簿子的位置又立马从后面补充了一本簿子出来。原来是这样子的,昨天都太慌张了竟然没有发现。我试着推了下新出来的簿子,原来也是可以推进去。我拿起书想把两本簿子放进去。新拿的那本簿子里突然掉出了一封信。捡起信,封页上画着一只乌龟。我看了看那本簿子,这本封面上也是一只乌龟。翻开才发现是本游记。我把信塞进游记里,和生死薄一起藏进衣服,悄悄的溜出了枉死城。

我没有回家,而是跑到奈何桥,一个人坐在忘川河边的三生石上,翻开了那封信和游记……

8、

等我回到家,那个管事的小鬼居然在,而慕容君召却安静的坐在床边。

“哎呀,我的检尸官啊!您怎么能把去投胎的人藏在家里呀!”小鬼慌张的对我说,急急忙忙的把我拉进屋,望了望门外轻轻的关上。“您知道这是多大的罪啊!被阎王爷知道您这不得下无间地狱去啦!”

“你放心,不会连累你的,我自己心里有数。”我不理会小鬼,坐到慕容君召边上,“君召,你听着,不管你现在怎么想,或者以前怎么想的,都不要觉得有什么愧疚或者要回报别人。在爱情里,在两个人之间,最重要的不是谁付出,谁要回报谁,而是要在一起,一起去成长,长成可以匹及大树的高度!你不是自杀的,不应该在枉死地狱里无止尽的受内心的责备。我知道还有一块乌龟的木牌,你藏在哪儿?我现在带你去投胎,我会在检尸的时候帮你把那块木牌放好,来世你就可以去找卞城王转世的那个人。”

慕容君召越听我的话越慌张,还不停的看看那个小鬼。当听到我要带她去投胎时,惊得张开了嘴巴,里面藏着那块刻着乌龟的木牌。

“检尸官,您这是要干嘛?”小鬼不停的摇手。

“你帮我一起把她送到检尸房去,然后你去判官那儿找检尸木牌和死离死别汤来,我在那儿等你。快!”

“使不得啊,万万使不得啊!再说了枉死地狱的人不能投胎哪来的检尸木牌啊!”小鬼使劲的摇头恐慌的退到门边。

“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你再不去等我送君召投胎后我就把你给我看地狱名册,带我去后殿看生死薄的事情告诉卞城王!”我恶狠狠的盯着他。

9、

我让慕容君召在检尸台上躺好,将她那块木牌用红线串好挂在脖子上。

“谢谢你!”她看着我,眼泪已经模糊了眼眶。

“我虽是没有感情的小鬼,但检尸也让我懂得你们人间的很多事情。希望来世,你能勇敢些,卞城王也许会出现的晚点,但请别灰心,别放弃,他下辈子一定不会像上次那样子懦弱的离开的。”我嘴唇紧闭,肯定的点点头。

“检尸官!”小鬼气喘吁吁的跑进检尸房,拿出去奈何桥必须的检尸木牌,把生离死别汤给慕容君召喝下。

我拍拍慕容君召的胸口,她的魂魄从尸体里起来,我端出孟婆汤,给她服下。

“你过会儿假扮送魂魄的小鬼,我会儿用检尸官的木牌给你开路。”我挂好检尸官的木牌走在前面,让小鬼带着君召的魂魄跟着出了检尸房,直奔奈何桥。

10、

奈何桥,奈何前世的离别,奈何今生的相见,无奈来世的重逢。

望着慕容君召的灵魂走上奈何桥,我突然有点不舍,但我知道她已经忘记了一切,要重新开始新的生命。唯有那块木牌能在来世帮她找到今世未了的情缘。希望她在来世不会再无奈的感叹他为何迟到,又这样的离开。

转身准备离开,发现身边的小鬼不见了,而是立着一位威严的男子。

“你是?”

“六殿阎王——卞城王!”

“小的拜见阎王爷!”我吓的跪在地上。

他没有看我,只是望着奈何桥的方向。

我慢慢抬起头,望了望他,“刚才的小鬼其实是阎王爷您?”

卞城王没有回答,只是摆了摆手示意我起来,“起来吧,谢谢你的好奇和勇敢,也替君召谢谢你。”

“谢阎王爷,小的只是做了应该做的。”我站起身,拿出了生死薄和那块木牌。“阎王爷,慕容姑娘的生死薄还没有写上生老病死的日子呢。”

“生死薄写上投胎的人名字后,待那人过了奈何桥去投胎,自然会写上生老病死命中注定。”卞城王接过生死薄和木牌,把木牌拿在手心,一声不响的看着。

我在边上等了好久,想起还有本游记,“阎王爷,小的斗胆看了您的游记……原来您和慕容姑娘……”

卞城王捧起那本游记,叹了口气。

“为何当年您要选择退出,去了南方?就算你是后来出现的那个,但你知道她不爱那个男人。”我不解的问。

“有时候,你太爱一个人了,就不想她为难,尽管有时候她只是不够勇敢。可你也一样的看不清楚了,你被那种感觉迷失,无法分别,无法呼吸。”

“可您为什么最后还是要回来,还是以这样的方式回来,来救她?”我更加迷惑了。

“我去游历很多的地方,看过了很多的人,但我发现这并没有使我获得更多,我还是我,那些游历依然是别人的生活而已。我想当年所有的意义就是她,但为何还要离开?当我站在海边望向大海时,我真正明白了爱不是让她成为我心中的一座庙宇或者雕像,而是她睁开眼睛时,看到我在身边。”

我听不懂,只能望向忘川河。

卞城王笑了笑说:“我也有样东西给你。”递给我一封信又交待道:“以后可别再拿别人的信物了喽!”

信用粉色的封包着,打开有茉莉的香:

穆恰,我要对你说声抱歉!隔了这么久才给你回信。我去了西边的海看灯塔,那儿的天空总是布满乌云,大海也是深沉的蓝色,看着让人忧郁。那座灯塔就那样子孤单立着,任凭海浪拍打。你看过那么多灯塔,你说为什么没有两座在一起的灯塔?

穆恰,我也要骂你句真笨!哪有女孩子一直看男孩子的呀。谁都知道苹果好,谁都会削苹果,但只有你知道我喜欢新鲜的酒酿。

还有,我破厂必胜!

11、

“对了,阎王爷,她的检尸木牌是哪儿来的?枉死地狱的人难道也有检尸木牌吗?”

“那是我的检尸木牌。”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