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志强: 语文,要以文学性和艺术性为前提

字数 1698阅读 45

解读或阐释,前提是带有文学性和艺术性,文学性是针对语文学科是用语言文字构成而言的,讲的是要不同程度地具备像文学作品似的那种优美的形式与表达的特征;艺术性讲的是学科要提供给受教育者对自由领悟。注意,这里的概念讲的是文学性,而不是文学;是艺术性而不是艺术。

所以,先不要挖掘除此之外的其它东西,就先满足这两点再说,其余的开掘都往后边靠一靠。怎样做,才体现出是带有文学性和艺术性的解读呢?

1,你的解读要让对方产生艺术性层面的情感愉悦。

2,你的解读要让对方产生理性层面的思维畅快。

上述两点,具备其一,驾驭文本理想的话二者全达到更不错,那么,这就满足了在语文学科意义上的对文本的解读或阐释(当然,你非要在理性层面追情感愉悦,情感层面追思维畅快,那也没人拦着,故意要错乱谁也拦不住)。没有“文学性”或“艺术性”做前提的文本解读或阐释就是不成功的。

哪怕是非文学作品,例如议论文或说明文,它们在语文学科也绝非单纯的说理或描述,在语文科中,你在教授这样的文本时,必定会照顾到它们语言层次上的特色,不信的话,自己回忆一下。所以,即便是逻辑性极强的文本,它们一定也照顾到文学性与艺术性的方面,不然,它们进不了语文教材。退一步说,哪怕学生用言语表达交流时逻辑性很蹩脚,也照样需要培养他们用较强的具有文学性的言语去做逻辑性蹩脚的表达交流。

语文学科带有文学性的普遍,这是这门学科的特征,可以翻看下语文教材,只要你愿意去发现,便没有一个环节不与文学性有关联。说得通讲得通,不等于是解读或阐释的完成,也就是说,对对象的解读或阐释达到了逻辑的完满自洽,还不是语文学科的文本解读或阐释,逻辑在时间之外,而情感与经验都是在时间之内的具体,教学的目的要解决情感的接受、对现实世界的认识与接受的问题,因为这不是搞自然科学或数学,语文学科是带有浓厚文学性色彩的学科,而文学是艺术的一种,严密的逻辑或逻辑的严密不是本学科首要特征,试想,艺术能用逻辑构造出来么?即便能构造出来,也是工艺品,而不是艺术。

然而,语文学科的文本解读与阐释,当然不会拒斥其它有助于人的发展的任何认识角度的参与,只要能被语文学科所吸收,它们能作为材料,被语文学科通过语言文字构建起针对语言文字运用与实践的形式和内容,那么,何乐而不为呢?但是,语文学科中的解读与阐释不能不以文学性和艺术性为前提,没有这个前提做保证,开发出的任何领域的解读或阐释的角度和方式,都不属于语文学科前提下的解读与阐释。

只要你的解读或阐释,在学生那里没有产生情感愉悦(注意,要宽泛的理解“愉悦”,例如悲剧)与思维畅快,就是失败的解读或阐释。

语文学科不是讲“理”的学科,是讲价值的学科,这也就是艺术所要追求的,在艺术领域,衡量是否是艺术的不是“理”,是价值。解读与阐释,只追求学生懂,还不是目的,还要达到因情感而愉悦和因理性而畅快的懂。

谁听说过“文学道理(真理)”呢?从来是讲“文学价值”或“艺术价值”。它比科学要崇高,因为它不被道理、理性限制,不被理性理解的,却能在价值领域成立,而价值就是自由的显现。

有人会问,那你说的“自由”长啥样?我怎么没看见过?或者会跟启蒙运动的民主自由联系起来,其实不是的,我们谈的是通过对文本解读或阐释引起自由的态度,那么,这个“自由”一定要在价值领域发生,什么是自由?即对人的非理性层次即情感的理解与承认,对命运的理解并赢得对其积极之态度。

会有人继续问,你为什么非选情感(更宽泛和准确些可归入伦理,不过,我们是在谈语文学科的文本解读与阐释,就只看情感)和命运,怎么就不选其它?因为涉及到情感(伦理)和命运的领域,通过属理性的或者逻辑的方式是无法进行设计或解释的。爱情诉诸理性或逻辑解释么?亲情讲平等之理性么?儿子吻你的臭脚,符合逻辑么?你阳寿还有多少年,靠逻辑推演么?凡此种种,理性无法解决,只能诉诸价值☞即,

1,逻辑不能推导出老人放着茅台不喝,非喝老家的醪糟,但他就愿意☞情感。

2,用逻辑分析不出《拯救大兵瑞恩》为什么付出八个人生命去救一个人,用逻辑规定,是绝对不划算的,但是,就救了☞伦理。

3,年轻时分别和十个漂亮姑娘有过交往,都有可能与任何一个结婚,可偏偏和一个丑姑娘过了一生☞命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