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样子

road-640.jpg

维修师傅向我介绍清楚要保养的项目,然后请我去等候室休息一会,说做完这些估计需要两个个小时,对一辆使用了十二年的车我有充足的心理准备。我觉得等候室里的空调太凉,就来到路边树荫下,正好这里有一辆共享电动车,我坐在车座上,手里拿着手机,并没有玩,我提醒自己,不能再玩手机,保护好视力很重要。
初秋的树荫下凉风习习,比等候室的感觉好很多,我看着路上过往的匆匆人群,都在为生活奔波忙碌。
一个熟悉的老太太走了过来,原来是刘阿姨,我和刘阿姨打招呼,她也认出了我,我告诉刘阿姨我在这里修车。
刘阿姨5年前和我住同一个小区同一栋楼,刘阿姨的外孙女和我女儿同岁,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老伴突然离世后,刘阿姨就搬去跟女儿一起生活。刘阿姨说外孙女的学习成绩一般,为此外孙女经常和她妈妈吵架,现在的孩子真不好管,她问我家闺女的成绩怎么样?我告诉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都比较叛逆,我闺女的成绩在班里排在中间位置,我也发愁。
现在有孩子的家庭,在孩子大学毕业前,父母谈论最多的几乎全是孩子的学习,奶奶和姥姥也不例外。
刘阿姨说当初就不应该让外孙女读现在的中学,女儿当初怕麻烦,不愿意托关系找人。现在外孙女的学习成绩让妈妈天天上火,女儿生了二胎,小孩刚三岁,抽不出多余的精力来督促老大,变得火气特别大,尤其在月考和期末考试公布成绩的时候。
刘阿姨在离开的时候,没有忘记吐槽一下亲家母,说女儿的婆婆不喜欢带孙子,还不喜欢她跟着女儿住,经常给刘阿姨话头。刘阿姨只好搬到自己的房子住,还好自己有套房子,这房子是多年前单位的最后一次福利分房,当时一共交了两万八千元,按现在的房价怎么也值一百多万,还好给闺女留下点东西。
刘阿姨说她没有了老伴,亲家母也没有了老伴,你说两个寡老太太之间有什么说不过去的。刘阿姨说刚才她去了前边的超市,没有什么实惠的东西,就空着手出来了,回家做饭去,小外孙吃饭挑食的很。
刘阿姨走了,两个送外卖的小哥在树荫下休息了一会,抽着烟,一直在看手机,刷短视频。
我旁边停着一辆破旧的电动车,上面放着一个白色编制袋,半袋子鼓鼓囊囊的,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接近十二点时,一个环卫工人过来,往袋子里放空瓶子。
我对他说你的收获不小啊。环卫工人哈哈一笑,就是换点买菜钱。
我听他的口音很熟悉,问他是XX县的吧?他说是,问我也是吗,我说是,城东的。他说他是城西的。
环卫工人说下班回家吃饭去,我问他下午几点上班,他说下午不干,早上干的早。我问他回家自己做饭还是老伴给做好了,吃现成的?他说老伴做饭,老伴有腰腿疼病,只能凑合做个饭。我问他是跟孩子一起住吗?他说孩子在天津上班,就他们老两口子。我说你有五十多岁?他说五十一,咱俩应该差不多吧?我告诉他我四十,心想我有那么老?
环卫工人把清洁三轮车放到环卫点上,回来骑上电动车,始终乐呵呵的。他告诉我每个月可以挣三千块,并不累,这工作挺好的,就是干到六十岁就不让干了。他问我你在市里有房子吧?我说有。他说他现在租房住,将来老了回县里生活,家里的房子很宽敞,可是儿子想在城市里买房,要不然不好找对象。
他把编织袋的口缠紧,骑上电动车走了。
我回到修车店,也许是刚刚洗过的原因,这辆开了十多年的车看着也不那么破旧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