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佳作,竟有人喷!——致敬《摔跤吧爸爸》

枫君简直出离愤怒了!

几天前无意中看了《摔跤吧爸爸》(差点因为译名放弃),枫君到现在还在庆幸,多亏有阿米尔·汗,才没错过这么一部制作精良、燃魂励志的年度最佳片。

向来最为枯燥乏味的人物传记体,居然被拍的如此妙趣横生!让观众在欢笑泪水中,尽情享用了如此一道,以竞技体育为主,亲情、喜剧、社会现实为辅的美味大餐,看完真真让人意犹未尽,回味无穷。

本来枫君只是在尽力向身边的人安利这部影片,希望他们也能去看。没想到在网上搜资料时,居然看到这么一篇文《豆瓣评分9.4<摔跤吧!爸爸>是一部令人恶心的作品》,枫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连忙点进去看,结果恶心到了现在。

写文的作者,你说《摔跤吧爸爸》让你如坐针毡,呵呵,枫君原话奉还,你和你写的每一个字都让枫君如坐针毡!

为了清晰明了表达枫君的观点,故逐段逐条反驳之:

【首先,作者在他写的“家庭观”里,提到“由于一直生女儿所以只好培训女儿去参加摔跤比赛”。】

反驳:

枫君对该作者的看剧+理解能力也是“服气”的。

里面的米叔(男主)哪里是因为生了女儿,才只好培养女儿去参加摔跤比赛的?

因为一直生女儿,不得不埋葬梦想,他都郁闷得爆肥了啊!并且,非常明确且明显的,他努力在远离一切跟摔跤有关的事,若不是偶然的女儿揍男孩事件,让他发现了女儿在摔跤方面的天赋,他绝对没想过让女儿摔跤的吖!

当时,发现新大陆的米叔,一脸欣喜若狂,眼睛亮的发光,这些作者你都看不见么?居然说什么“只好”,米叔哪有半分将就与勉强?

【然后,作者又写道:在父亲培训女儿的过程中,他从来没有问过女儿是否喜欢摔跤,也从没考虑过摔跤对女儿的影响。】

反驳:

枫君实在服了这种圣母视角。

米叔为什么决定培训女儿,因为他看到了女儿身上的天赋。

而米叔有没有这种资格,准确的说,是能力,来评判一个人是否有天赋呢?

有的。

剧中特意安排了辅助的细节。

即一开始,米叔和一群人看一个小个子和大个子摔跤。在两人胶着在一起,大家都看好大个子时,只有米叔一个人说,“小个子会赢。”

然后,小个子果然赢了。

这一段,难道还不足以说明米叔眼光之毒辣,看人(摔跤能力)之精准么?

所以,当看到那两个比他女儿高大很多的男孩,被他女儿打得浑身挂彩,还有,女儿在示范表演中,势如猛虎,疾如闪电的运用身体最佳攻击部位,来做肘击,膝顶,等等时,伯乐米瞬间就get到了,嗷!千里马原来就是他的两个女儿!

(插个花:关于肘击,枫君不得不多说两句,因为以前曾挨过,还是朋友无意间一挥肘,枫君刚好迎上去,用脸。那酸爽,别提了,立马感觉铁锈味充了一嘴,还好牙没掉,万幸。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朋友根本没用什么力,肘击的威力可见一斑。

中国武学里也有这么一句,“宁挨十手不挨一肘”。

骨坚+力狠+受力点小=打击力度极强,且使出来并不需要什么技巧和力气,因此,非常适合广大女性朋友防身用哦,枫君是认真的!)

而关于他女儿是否喜欢摔跤这种事……难道还用问?绝X不喜欢啊!

但这种不喜欢不是针对于摔跤的。枫君相信,兹要是田径项目里的任何一项,他的女儿们都不会喜欢。

那么,他的女儿喜欢什么呢?

影片里有说明,他的女儿喜欢跳皮筋,喜欢玩玩具,还喜欢看电视。

嗯,枫君非常非常理解,因为枫君也喜欢。但这些东西,枫君必须承认,是消磨时光用的,于人的成长无益。

所以,换做作者你是米叔,难道舍得看着女儿的天赋被埋没,泯然于童婚大军里,终此一生?你甘心?真的甘心?

还有你所谓的“米叔从来没考虑过摔跤对女儿的影响”。

什么影响?被取笑被戏谑被冷嘲热讽?米叔怎会不知,他自己也在承受着啊,且处于舆论漩涡的正中心。

他要培养的是雄狮,就必须经得起风雨!

再说,最关键的,他女儿的终身大事,他可是一早就想好的。

见影片里,对妻子提出的“现在整个村子的人都在笑我们,谁敢娶你的女儿?”,米叔霸气回应道,“我将会培养出一个非常伟大的女儿,他们没有资格来挑选我的女儿,而是我的女儿来挑选他们。”

就凭这一句,足以说明,他对女儿未来的思虑有多深远周到!

【作者又提到“他就像大多数父亲那样认为自己对人生的判断是正确的,于是他强迫女儿去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电影中女儿也成功完成了这一任务,完全沦为父亲梦想的奴隶。”】

反驳:

枫君其实特别呸服作者这种——非将“部分体”套进“通用体”来混淆视听的行为。

比如,第一句,“米叔就像大多数父亲那样,认为自己对人生的判断是正确的”。

枫君斗胆揣测一下,作者你肯定认为自己对人生的判断是正确的,对吧?要不,哪来的自信与资格来评判别人?

但你不一定是位父亲,对吧?

枫君女,肯定也不是父亲,但枫君同样认为,自己对人生的判断是正确的。

所以,并不仅限于父亲,绝大部分人都认为自己对人生的判断是正确的。这很正常,谁会吃饱了没事干怀疑自己呢?

但作者你非把“父亲”这个群体单拉出来,以强调一种带有武断意味的刚愎自用,实在有些“仇父”的嫌疑哩。

(不明白的,请细品这两句话:

他就像大多数父亲那样,认为自己对人生的判断是正确的。

他就像大多数人那样,认为自己对人生的判断是正确的。)

至于后面几句,对,一开始女儿确实是被强迫的,但经过同学婚礼的转折点后,她简直不要太主动,好伐?夺冠也成了她的梦想,好伐?在披荆斩棘的路上,女儿那雄赳赳气昂昂的小表情,得胜之后,脸上仿若拥有了全世界的自豪,还有看向父亲的感激与爱,你都没get到?(如果有需要,枫君愿意去电影院,专为你拍几张特写)

明明是为自己而战,得的还是世界冠军!怎么到了你嘴里,竟沦为了父亲梦想的奴隶?这,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到底谁在乱说一气?枫君,还是你?

【接下来,你竟用“女儿从来没有享受过摔跤,赢得了人生最艰难的比赛后她说的第一句话是:‘爸爸在哪儿呢?’”来说明“这是电影里最明显也最令人讨厌的价值取向:子女是父母的产物,子女的人生必须依随父母的规划和设计。”】

反驳:

有时候,跟脑回路扭曲的人,真不知怎么沟通才好。

女儿问的那句“爸爸在哪儿呢?”明摆着是想跟爸爸分享胜利的喜悦啊!

这有力的说明了,爸爸已成为女儿的精神信仰,被女儿极度信赖与肯定。

她得胜后满脸的喜悦,你真看不到么?且,从影片三分之一处起,她就开始享受摔跤这件事了,你难道没看出来?真的?瞎?

还有,米叔哪里就独断专行到规划女儿整个人生了?

他明明对妻子说的是:“让我尝试一年,在这个时候,你应该收起你的感情,如果事实证明我是错的,我将永远埋葬我的梦想!”

是一年好不好?才一年而已。

人生有多长,用枫君教你不?

为什么后来没有停,而是一直走了下去?

因为父亲不到一年,就开发(or激发)出了女儿摔跤方面的潜能,并带她一路过关斩将,登顶折冠!

是你,你停?就算你停,被激发出强烈胜负欲的女儿也绝不会停!

【你还说“女儿是父权的傀儡,从未拥有过自主的人生”。】

反驳:

关于“父权”,这个整部影片所有矛盾的源头,枫君必须要详说特说。(攥拳!)

但不是要啰啰嗦嗦讲一堆“父权”是怎么回事,在印度又是何种不可撼动的存在。枫君只想说,由“父权”引出的,全影片最精彩最恢宏,同时也是最隐晦,于无声处才能听到的惊雷般的对比!

即最初的:

米叔(父权化身) VS 妻子、女儿、弟弟、侄子、普通村民(弱势群体)

而当米叔不顾世俗反对,执意要培养女儿成为摔跤手后,立场突变。

整个村庄(父权化身) VS 米叔(弱势群体)

米叔依旧是那个米叔,可在村民(世俗)面前,再没了往日的荣光与威望。

请看片中实例:

影片最开始,米叔让一个npc爬到房顶,给他调没有信号的电视。

npc调来调去,抱着电线杆子可劲儿的扭。

终于有图像了。

npc问,“我可以下去了么?”

米叔回,“不行。待在那儿抓好电线杆。”

npc一脸无奈的抓紧电线杆,愣是不敢下去。

米叔的威慑力瞬间盈满整个屏幕。

还有,他的女儿打了别家男孩那里。

男孩的父母找上门来,可父亲因为惧怕强壮的米叔,根本不敢与他对视,更别提为自己的孩子讨说法了。

还是男孩的母亲(她知道米叔不打女人)疯狂叫嚣着,“你看看,他们被揍得多重!”

说完,使劲扇了一把旁边不说话的丈夫,“说点啥!”

复读机牌丈夫:“对啊,你看看他们伤的多重。”

男孩妈妈继续说,“他们身上都肿了,还有淤青!”

丈夫紧跟着说,“是啊,他们身上都肿了,还有淤青。”

米叔惊讶的看向女儿,然后道歉。

男孩爸爸立刻说,“啊,看在她们是孩子的份上,我原谅她们。”然后,第一个走掉了。

留下男孩妈妈气的直打孩子,“丢不丢人!被女孩打得这么重!”随后,也不甘的走掉了。

这一段通过搞笑手法,将村里男人对米叔的敬畏,暗戳戳的刻画得淋漓尽致~

可,自从米叔开始训练女儿摔跤后,整个村庄,无论男女老少,都在疯狂嘲讽他,说他是疯子,骂他无耻!

而沦为弱势群体,且单打独斗的米叔是怎么做的呢?

他没有像其他弱势群体那样,屈服于强者。

如妻子、女儿、弟弟和侄子,在面对他这个强权时,虽然内心不想说“Yes”,可却没勇气说“No”。

他勇敢对世俗说“NO!”,不惜与全世界对抗,承受下所有的质疑与嘲讽,坚定的,在炼女成凤的路上,勇往直前!

关于“自主的人生”,作者你难道没有看到,成为全国冠军的大女儿说要去国家运动学院,在国家教练手下训练时,米叔同意了么?

虽然很担心,但他还是放手了,依女儿的想法来。之后,女儿的生活也完全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来。

如果这都不叫“自主的生活”,那枫君真不知道,什么才能算是“自主的生活”了,摊手。

【紧接着,作者又说“被父母包办婚姻固然可悲,但被父亲逼着练摔跤又有什么值得骄傲呢?”】

反驳:

这部影片,从始至终,从开头那个悲催的摆弄电线的路人npc,到最终画面定格的,相拥而泣的父女三人,所有人都算上,有哪一个人,在哪一分哪一秒,表达出了这个观点么——“被父亲逼着摔跤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别人暂且不提,就连唯一的执行者米叔,对逼女儿摔跤这件事,都是充满了愧疚感的。他曾这样对妻子剖析过自己,“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不配当父亲,当身份是教练时,他们父亲的身份就要靠后。”

他都不觉得骄傲,还有谁会觉得骄傲?作者你这“骄傲”俩字到底是从何而来?枫君百思不得其解。

【还有,作者在总结“家庭观”这里,居然说“父爱”在这部电影里是一个伪命题。】

反驳:

爱这种事,是要用心去体会的,并不是你感受不到,它就不存在。

看影片时,枫君被米叔感动的哭了好几次,全是因为他对女儿深重又隐忍的爱。(请原谅枫君没有详写,有些眼神,只有看过才明白。)

你居然说是伪命题,枫君真的好想喷到你开花!

【接着,作者开始他的“性别观”大论,居然说剪头发是最重要的“精神阉割”隐喻!】

反驳:

艾玛,枫君小时候也曾被妈妈拖去理发馆剪成板寸(确实会被同学说成是“假小子”,也确实凉嗖嗖的,让枫君觉得少了点什么),枫君也不是很乐意,但从没觉得妈妈是在精神层面割枫君呐。

理个头发而已,有必要上纲上线么?

最关键的,米叔为什么剪掉女儿的头发?

并不是从开始训练女儿那天起,剪的。

而是在女儿想耍小聪明,借口头发受损,会长虱子,来逃避摔跤这件事的时候,米叔才下狠心剪的。

在这里,头发是作为“会令女儿分心”的阻碍出现的,米叔不得不剪。

并不是为了让她们看起来更像男孩。

而是,刚巧男孩们都留着短发罢了。

作者还特意指出,米叔的女儿是影片里唯一的短发女性。

这有什么问题么?别人家的女孩又不用摔跤,能漂亮为啥不漂亮?

再说,理个短发就能向男孩靠拢了?

吉塔和巴比塔简直不要因此被羞辱到地底下好么?

【作者又指出,当大女儿青春萌动开始尝试逛街、化妆、留长发之后(男性特质消散,女性特质显现),她的运动事业就遭遇到了严重挫折,甚至丧失了妹妹的尊重。】

反驳:

憋着气的枫君慢慢给来自火星的作者讲解:

吉塔并不是因为留了长发,懂得化妆,变得像女人了,才会惨败,甚至失去妹妹尊重的。

而是,她分了太多心给这些事情,从而,荒废了时光,实力下滑,才会惨败。

至于她为什么失去妹妹的尊重?因为她不尊重自己父亲在先!

照作者的理解,只要保持男性特质就能所向披靡了。那么,让吉塔去喝酒斗殴泡妞,不是更爷们?那样吉塔就能轻轻松松夺得世界冠军了,对吧?

【作者还说米叔被塑造成“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父亲形象,带着骄傲而强烈的主角光环,这光的背后是不折不扣的超级直男癌。】

反驳:

俗话说得好,明心见性,心中有佛,则所见皆佛。

那么,以此类推,心里满是直男癌细胞,则看谁也都是直男癌了。

请问作者,除去一开始,米叔把大他三个号的壮男摔得灰头土脸,散发了一下光芒外,其他大部分时候,他都是以灰头土脸(主心理)的形象示人的,好不好?

想要儿子,来了四个女儿。

训练女儿,接连遭到反抗——闹钟被延迟,摔跤棚的灯被弄灭,女儿装受伤,女儿消极摔跤,不战而降……对比,米叔一筹莫展。

送女儿去专业训练场,被拒。

请假2个月,想特训女儿参加全国比赛,被上司拒绝,被迫辞职。

向体育官员借钱,想买块摔跤专用垫,不但被拒,还被奚落。

女儿去了国家运动学院,米叔不放心,想跟国家教练好好说下女儿的优势与劣势,却被粗暴打断,还被放话,“离她远点,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女儿学了新技巧,变得飘飘然,米叔想把她摔醒。可年老体衰的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女儿恶狠狠摔到地上!

甚至最后,终于该米叔大放光芒,一展拳脚的时候,竟被奸诈的国家教练使计锁到了小黑屋里,连自己女儿最重要的比赛,都无法参与。

简直太悲催了好么?哪里有一丢丢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主角光环?这绝X是标准版的“逆我者活蹦乱跳,顺我者穷愁潦倒”……

【接下来,作者开启“国家观”大论,他指责电影传播的是“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粗鄙爱国主义。

为了证明这一点,他指出倒数第二场里的黑人女教练,安慰自己的爱徒说的这句——“别担心,你可是她体型的两倍呢”,是刻意增加进来,调侃亚洲人体型劣势的台词,是渲染种族同理心的低劣手段。

还有,作者说,电影里的摔跤比赛场面,只要印度的选手获得胜利,观众山呼海拥;印度选手失分,全场嘘声一片。被打败的外国选手没有得到丝毫尊重,仿佛天然就该被印度选手打倒。他指出,这种靠打倒其它国家来获得自尊自信,难道不是侵略吗?】

反驳:

关于黑人女教练,首先,枫君记忆中,那个教练是个男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句台词是“你比她聪明两倍”,而不是什么见鬼的“你是她体型的两倍”!

到底谁瞎?!作者你是吃准了没人会给那个黑人女运动员照相,才敢这么胡说八道的么?!!

两个人明明看起来差不多,那个黑人甚至还要小一丢丢(可能是因为黑,视错觉吧),这点,所有看过电影的人都可以为枫君作证!

并且,这是世界比赛,她俩参加的是同一级别55公斤的摔跤半决赛,又都是地球人,体型能差到哪儿去?还神TM之笔来了个两倍,明明一倍都不到!

关于欢呼声,无奈的枫君只想说一句,是作者你看的播放带有毛病么?

明明每次比赛,只要有胜利者出现,立马会有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啊,无论是哪个国家。怎么你就楞听不到呢?

【最后是作者秀优越感的“运动观”,他说天朝的体育观早已不是“唯金牌论输赢了”,他心中理想的运动员形象是李娜、傅圆慧那样的,他们健康自信,他们在运动中享受乐趣,体育是他们实现自我价值的途径。拿了金牌当然值得骄傲,没拿金牌也没什么丢脸的。

然后,他指责《摔跤吧!爸爸》中传递的体育观异常原始。父亲认为拿金牌可以炫耀国威所以让女儿为自己实现梦想,电影中整个家庭的所有互动都围绕着摔跤,却丝毫看不到体育本身为这个家庭带来的快乐。】

反驳:

确实,早十几二十几年前,天朝的口号就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了,所以呢,天朝不在意金牌?全世界都知道天朝体育是举国体制,作者你不知道?呵呵。

需要声明的是,作者提到的运动员,枫君也很喜欢,她们自信拼搏的样子,非常迷人。

但,枫君相信,兹要是作为一名运动员,内心都会有一个冠军梦。付出了这么多艰辛,挥洒了那样多汗水,倘若能获得一枚金牌,那绝对是对自己最大的肯定!

奋勇拼搏,挑战极限,超越自我——是竞技体育魅力所在,永远不会过时。而金牌,则是这魅力的实体化身,为什么不争?就应该去争!并且是,全力以赴,放手去争!

最重要的,影片里,米叔要女儿夺得世界级金牌,不是为了炫耀。

而是自古以来,唯有金牌才能被人铭记,如果只是得了银牌,不久就会被人们遗忘。倘若他的女儿得到了金牌,就会变成一个榜样,一个非常好的榜样。能将无数女孩联合起来,以反抗那些歧视女性的人,反抗女孩只能做家务,从小就订婚的,种种不把女人当人的印度社会现实。

注:以上这段不是枫君编的,是影片里的台词。话说,都讲这么清楚明白了,作者你居然还能得出“米叔是为了炫耀”这种结论,枫君也懒得再对你多说什么了。手动再见!

不过对于《摔跤吧爸爸》这部影片,枫君还要多嗦几句。

本来枫君以为精品是不用夸的,没想到,不夸真有人可劲儿泼脏水啊!

那好吧,请大家注意,《摔跤吧爸爸》这部电影绝对是2017年度最佳!对,不用过完2017年,枫君就敢打这种包票!不服的,欢迎你们带着佳作来撕枫君哦~

咳咳,还要麻烦撕的人,先熟记本片的诸多优点,以免浪费彼此的时间:

朴实又不失绝妙的台词;

精准表达人物内心情感的动听乐曲;

猝不及防间,扑面而来的捧腹笑点;

生动完整又不乏细腻逼真的人物成长脉络;

张弛有度,密不透风疏可走马的情节设置;

燃魂的,可令热血从脚底板直冲脑门的精彩摔跤比赛;

还有最关键的,即使胖到两百斤,依旧迷人的,每一秒演绎都能让人得到享受的印度良心米叔~

最后,枫君想跪求那些给印度片译名的大仙儿们,这么精彩的电影,咋就不能起个同样精彩的名字呐?

不精彩也就算了,撞脸《奔跑吧兄弟》算哪般,这是电影不是综艺啊喂!并且这规范的五个字,让枫君无法自控的联想起了浙江卫视铁打不动的“五字起名法”原则,心好累……

(越累越话多的枫君忍不住编了些名字:

简单粗暴一字名:

《爱》——影片里的爱太多,隐忍如山的父爱,并肩战斗的姐妹爱,父与姐妹花对摔跤的热爱,还有仅仅隐藏在眼神中的夫妻之爱……这么多爱汇聚在一起,干脆名字也叫爱好了~

《战》——影片里,父亲战内心战世俗战挡他梦想的一切!而女儿,由刚开始的战父亲,改为战对手战诱惑,最后战胜自己的心魔,登顶折冠!“战”一个字,足以道尽所有。同理可用《斗》。

而用《战》和《斗》又可以衍生出几个两字名:

《战神》《战魂》《斗神》《斗魂》

继续平行推进衍生,又是一堆:

《狮魂》《狮心》《化狮》《王者》《荣光》《折冠》《登顶》《逆旅》《荆棘》

关于“狮”字,枫君想解释一下,因为影片中,米叔摔那个挑衅的壮汉时,实在像极了一头威风凛凛的雄狮~

还有他的女儿,经过多次历练之后,在赛场上,就如同一头生机勃勃的小狮子般~

所以,《狮魂》和《狮心》同时指的父女三人,而《化狮》则着重说明女儿蜕变的过程。

嗯……其实用“虎”字也OK,毕竟它是百兽之王哒~可枫君总觉得,老虎没有狮子看起来威风,可能是雄狮那一圈脸毛的缘故?

插一个三字名:

《彩虹摔》——即影片里女主用来获胜的关键招数。

不用担心剧透的问题,请相信连刷两遍,结果一次比一次哭的厉害的枫君,这部电影不怕剧透。哪怕是在熟知所有剧情的情况下,看到女主使出彩虹摔那里,枫君的心依旧提到了嗓子眼~

并且,彩虹是极美的,跟个不沾边的“摔”字联系在一起,会勾起那些不了解摔跤术语的人的好奇心,“彩虹……摔……是什么东西?走,去看看~”

接下家四字名,从两字名那里可以平行着推出一堆:

《战神之路》《战魂玫瑰》《巾帼雄狮》《花容狮魂》《狮心玫瑰》《玫瑰与狮》《玫瑰化狮》《炼女成凤》《王者逆旅》《冠军往事》《狮父vs凤女》

说明一下:玫瑰可换做任何一种花名,比如蔷薇、铃兰、紫苏、百合、凌霄、夕颜、海棠,或者干脆用“花儿”也行。枫君只是单纯觉得,站在赛场上的吉塔,宛若一朵烈火玫瑰般迷人,才选的“玫瑰”。

正如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所以,看过电影的亲,如果觉得吉塔像别的什么花,枫君也是绝对赞成的~

还有“狮”与“龙”的问题,因为米叔到底只是全国冠军,而他的女儿,妥妥的世界冠军,所以,枫君才将他女儿又上调了一个级别(请叫我严谨君)~

最后是五字名:

枫君为啥要自打脸,也起五个字的名字呢?

因为枫君觉得《狮父vs凤女》改作《狮父育凤女》好像更有噱头和看点,嘻嘻……

再来一个:《会当凌绝顶》

最后,枫君放飞自我,起了个巨长无比的:《如何优雅的给世俗一个耳光》)

最后的最后,希望大家都能去影院看《摔跤吧爸爸》,错过它,是您的损失,枫君是认真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