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酸菜牛肉面

96
阿冼兄
2017.12.16 22:05* 字数 2231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好无聊,过来陪我。”

一条信息,让我放下手头上的事,赶往酒店。

途经便利店,我买了盒杜蕾斯,塞到口袋里。

她打开房门,冷气涌出,渗透着一股着酸酸的异味。

我进门,关门,扣上链条。

她递来一碗面。

“吃掉!”

“酸菜牛肉?”

“好难吃。乖,吃吧。”

“这么久没见,你该不会只是叫我来吃面吧?”

“不吃不能进来。”


门后,一条小走廊,直通卧室。

我被她挡在小走廊里。

“我吃,”我接过碗和叉,嘴上念叨,“总是这样,喜欢的自己留着,不喜欢就给我。”

“你是男人,别唧唧歪歪。”

我吃了一口,是我喜欢的味道。

“不错。”

“重口味!”

“真的不错!”

我说话时,嘴角吊着一条面。

“切。”

她靠着小走廊和卧室交界的墙角,看向电视节目,眼神却是游离的。

小走廊旁是卫浴间,我进去,放下厕板,坐在上面吃。

“干嘛去厕所?”她问。

“捧着很累。”我喝一口面汤,进入主题,“怎么突然叫我来?”


她不说话,我只闻电视节目的声音,于是又问一次。

“本来跟男朋友来的,”她说,“刚才吵架,他生气走了。”

我借面汤,响亮地打了个嗝。

“你就发挥一下备胎的作用吧。”

“喂!怎么说我也是你前任。”

“是前前前任。”

“拍散拖的不算。”

“算。”

“撇除拍散拖,我就是前任。”我不依不饶。

“好吧,前任。”她该是不想再争辩。

“你想找我发泄?”我素来直接。


良久,她又才回应,还支支吾吾。

“不怕跟你说,和你分手之后,我再没有跟其他男人做过。”

“And then。”我不信。

“在你之后,我跟几个男人在一起过。但我当他们是‘过客’,完全不打算投入的那种,都没到那个地步,就分手了。”

面块吃完,我捞沉底的面碎。

“但这次的有点不同,说不出为什么,他很吸引我,又能捕捉到我的想法。我觉得很安心,想跟他发展得长久一点。”

“哦,你是想跟他做。”我随口说。

“男人就是肤浅!”她吼了一句。


我没回应,吃完面,把剩余的汤倒入厕坑,扔掉碗叉,再撒泡尿。

“我想,我不能再封闭自己。跟他做,想来感觉也适合。”她说。

“但你临阵退缩了。”

我一边看着面汤与尿液混为一体,一边说。

“你怎么知道?是啊,是我退缩了,我说,想再考虑一下,就把他给气跑了。”

“你就是这样,整天反反复复,谁都受不了。”我拉上裤链,冲了水。

“都是你不好。”她居然责怪我。

“你性格是这样,关我什么事?”我莫名其妙。

“不是指这个。”她说。


我洗手,步出卫浴间。

“那指什么?”

她已坐在床边。

我把书桌下的椅子拉出来,反过来坐下,与她面对面。

她躲避我的目光和接近,踢掉鞋子,盘膝坐到床上。

“都是你不好,”她继续说,“谁叫你当初肯答应当备胎。”

“不是你提出来的吗?”

当时,她设想,以后真找不到合适的人,我们俩再在一起,甚至结婚。

在分开期间,各顾各的,不打扰对方的生活。

“其实,我只是想让大家分开一段时间罢了,根本没想过真的能找到合适的人,你以为那么好找吗?”

“我最近就遇到两个不错的女生。”我蛮不在乎地说。

“别提你那些风流事。”她打断我说话。

“我很纯洁的,只是交朋友。”我嬉皮笑脸地说。

“正如你说的,我发觉原来还真有机会,就像这次。”她依然很正经地说,“但机会来了,却又觉得很难踏出那一步,付出就更难了。”

“你尽兴就好,我不介意。”我说。

“没考虑你的感受。”她说,“如果最后跟他合不来,付出了也是白费。我又怕适应了他,回不了头,到时必须在你和他之间作抉择,该怎么办?我一定会烦死的。所以说,你不是备胎不就好了?”

她伸展懒腰,往后倒下。


她躺在床上,我的眼光不由自主地游移起来,在她那伴随呼吸起伏的小丘上。

“你想抛弃我这个备胎?”我问。

“别说抛弃这么严重,有你在,总觉得还有退路,就是这种感觉。”她凝视着天花板,“虽然我不想谈了五年,就顺理成章地结婚,但也不想跟别人再跑五年了,累死。”

“这么说,想和我复合咯?”我挑眉眨眼。

“这个嘛,再考虑一下,以后答复你吧。”她却冷淡回应。

“以后是什么时候?”我问。

“以后就是以后。”她说。

“什么时候?”我追问。

“真不想跟你说话!”她很不耐烦。

“我们分开都快两年了吧,够久了,该考虑考虑。”玩笑开够,这回我可是语重心长地说。

“我刚刚才想试着跟别人认真一下,不要捣乱。”她狠狠地盯着我说。

“什么叫‘试着’。做人要有计划,不能够整天浑浑噩噩。”

我说完,站起,躺倒在她身边。


“你想干嘛,”她身子一挺,坐起来,“最烦你这样,什么都讲计划,轻轻松松不好吗!”

“就是因为没计划,你才这么烦恼。有时候真不懂你。”

不经不觉,我拿出以前教训的口吻,虽然语气平和,但足以让我勾起回忆。

“又训我,女人不是那么好懂的。”

“反复无常。”我双手交叉,枕着后脑。

“这就是你的计划?”她突然鄙视地转头瞪着我。

“什么?”我诧异。

她拿起一盒杜蕾斯。

我伸手摸裤袋,果然空了,估计是躺下时掉出。

“难道你没计划?”我脸不改色,又恢复嬉笑的脸容说。

“完全没有。”她淡淡地说。

“是吗?”

我一边说着,一边温柔地去搂她的腰。

她没有拒绝,冷冷地看着我。

我摸到一把软软的肉。

“你胖了。”

“哼!”

“好了,”我说,“我们别总是为无聊的事争辩。”

说完,我撑起腰杆,打算亲一个。

“滚,又酸又臭。”

她立马用手掌封杀我的嘴。

“是你让我吃面的。”

“去刷牙。”她推开我。

“大小姐,明明都进入状态了。”我哀怨。

“去!快去!”她又推搡一下,我离开床。

“有没有搞错,”我一边抱怨,一边又返回卫浴间,“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

“算了,不用刷了。”她突然说。

“就是嘛。”我回头。

“走吧,今晚别呆在这,全身都是酸酸的味道!”她接着说。

我霎時愣住,凝固在冷气中。


————————————————————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