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混乱中的秩序

杠铃策略应⽤到教育领域的体现是?

1、在学校只学极少的必要知识,能通过考试就行,有时偶然也会得高分,或者偶尔会得低分。2、贪婪地博览群书,最初关注人文学科,后来又涉猎数学和科学,现在对历史感兴趣—这些都是课堂外的知识,可以说我是远离健身房的人。

我发现,不管我选择什么学科,都可以深入而广泛地阅读,以满足我的好奇心。

就像企业要有价值就必须无为而治一样。

诀窍是,你可以厌倦读一本特定的书,但不要厌倦阅读的行为。这样,你所阅读并消化的知识才能快速增长。

随后,你就会毫不费力地发现,书中自有黄金屋,就像理智但无设定方向的试错研究所能带来的。

这与选择权相同,失败了也不要停滞不前,必要时向其他方向摸索,跟随那种广阔的自由感和机会主义的引领,试错就是一种自由。

举例说明塔勒步读书的⽅法对你的启发是什么?

启发是是:应该追随自己的喜好去读书,而不是自上而下的去设计读书的方向,因为大量科学都是哲学的一个个细分,无论从哪一科探入,最终都会触及到根本,接触到哲学层次。

一个是启发自己,后期读书要坚持自己的喜好;

一个是未来孩子的教育,要放松一些,让孩子有自己的追求。

塔勒布是个博览群书的人,他每周的阅读书籍的时间,居然达到30-60个小时,每天4.2857-8.57个小时,几乎和查理·芒格是一样的,难怪,能写出这么多书来。真是令人惊讶!

我当下的兴趣到底在哪里呢?老实说,其实并不见得清晰,比较清晰地大概是投资相关,从去年8月进定投课堂开始算,11月开始正式读投资相关的书籍,第一本是《小狗钱钱1、2》,随后就是《穷爸爸富爸爸》系列,《指数基金投资指南》,《定投十年财富自由》,以及李笑来的《定投改变命运》,自此继续读的是《韭菜的自我修养》,《投资最重要的事》,《周期》,《反脆弱》,直到现在,那么我现在的兴趣是在投资吗?可是我对它的主动探索,也没有几本书,后来都是跟随定投课堂的基调在读了。

现在我的眼光又投向了林清玄和余秋雨,在读他们的书籍,已经读完《有情菩提》和《借我一生》,正在读《紫色菩提》和重读《借我一生》。

印象深刻的⼀句话是哪句话?

1、像企业高管之所以被公司选中是因为他们忍受无聊会议的能力,许多人被选为尖子生也是因为他们专注于枯燥教材的能力。

2、我曾与许多据称专门从事风险和概率研究的经济学家进行讨论:当你稍微远离他们狭隘的专业领域,但仍在概率的学科范围内时,他们就已经溃不成军了,就好像一个健身老手在被职业打手教训了一顿后哭丧着脸。

3、“人们了解的很多东西其实都不值得去了解。”

4、宝贵的知识,也就是你从事某一职业所需了解的知识,一定不在数据库中,所以要尽可能地远离中心。我在学校被灌输的东西,我已经忘光了;而我自己决定读的东西,我仍然记得很牢。追随自己的爱好来选择阅读的重要意义,莫过于此。

5、我买了几百本英语书开始了我的阅读生涯(从特罗洛普到伯克、麦考利、吉本、阿娜伊丝·尼恩和其他一些丑闻缠身的畅销书作家),我开始不去上课,并保持每周30~60个小时的阅读时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