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药

  每次到这个时候,我总是怕说的太多,触碰到了太多东西,怕别人说我哗众取宠。

  从我见到的一些事说起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可能是从一些选秀节目开始的时候吧,人们对于文艺青年的态度越来越差,喜欢的就不惜赞美之词,不喜欢的话,可能连那个人眨眼都是要去吐槽的。人们的戾气不知什么原因,越来越重。人心跟着社会一样浮躁,偏见傲慢言语之中毫无掩饰,朝三暮四却还沾沾自喜,好像不多说两句表现自己的话就不能生存。

  我不知道文艺青年什么时候成了贬义词,对我来说,它既不好,也不坏,它不过是一个过程,一种处于困惑中的生命状态,一个人有太多自我和世界的关系需要协调,那种困惑而执拗的表情必然会占据他的脸,不过那也不无魅力,总好过一张麻木不仁的脸。

  文艺是什么?或许唱歌弹琴跳舞绘画的场景会在大多数人脑海中浮现,并不尽然。我觉得那些人是不会理解的。

  难道世道的变坏是从嘲笑文艺青年开始的?

  内心世界越是华而不实,在现实生活里越是抓耳挠腮,无可名状。那些表现在面上的,不过是千分之一,我们就赞叹其瑰丽,殊不知那只是大千世界在心里激荡,撞出来的血,显现在脸上的腮红而已。我们总以为那腮红是文艺,其实里头那摊血,才是文艺。

  为什么总喜欢去嘲讽甚至谩骂哪些追逐梦想的年轻人呢?哪怕他不顺你的眼你的耳。连别人这点权利也要嫉妒么,还是你在现实世界受到了什么样的侮辱,需要从一个带着面具的世界里寻求快感?

  有时候说起这些事,也有人略带嘲讽的说:“哟,真是当代鲁迅啊”。我承认听到这话我心里是不舒服的,平时在一块聊天,吐吐槽也会被怼。

  对于社会的弊病,我是不想妄论的,我只是把我看到的说出来,从未有僭越之想,还请社会上的戾气少一点,最后想写的也不敢写了,后面要写什么,看看标题应该就知道了,大概就这个意思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