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红楼新编》中黛玉的感情结局以及其他

关于《红楼新编》中黛玉的感情结局以及其他

文/第一滴露珠

红楼新编

我的《红楼新编:大观园的微传奇》,已经写到四十一回,逐渐接近尾声了。我预计的章回是五十章,十五万字左右。但也许五十章刹不住车,还要多写几章,根据情节的推进现看吧。

写完四十一回,我在文章的末尾附了一个小调查,想听听热心读者对黛玉的感情走向的看法。

我的最初构思是:黛玉出走后,贾宝玉和宝钗成婚,贾府被抄,大家族覆灭之后,宝玉和宝钗协议离婚(在古代体现为丈夫写休书给妻子),然后历经波折,贾宝玉最终和林黛玉在一起。

但我写着写着,不禁对独孤(甄宝玉)多了几分偏爱,因为在曹雪芹的八十回原著中,甄宝玉一直没有正面出场,不过是作为贾宝玉的陪衬和影子,两个人互为映照,都是一样离经叛道的人,但在我的新编续书中,甄宝玉却是作为主角之一出场的,我把我讨厌的贾宝玉的缺点,都一一抹去了,把甄宝玉塑造成了一个近乎完美的人。这样一个人的出现,能打动林妹妹的心吗?

按说,贾宝玉和林黛玉是木石前盟,一个是天上的神瑛侍者下凡,一个是曾受神瑛侍者灌溉之恩的绛珠仙子下凡,两人有着一段未尽的姻缘,任谁也无法阻挡和拆散他们的感情,除非死亡。但我对贾宝玉在林妹妹死后,又和宝钗成亲这一点,始终无法释怀。

虽然我知道宝玉是无奈的,但是他为何不和《孔雀东南飞》中的刘兰芝和焦仲卿一样,选择同生共死呢,是他的身上太缺乏抗争性吗?《红楼梦》第五十八回中,作者借藕官烧纸祭奠菂官,说了一番理论,这应该代表着作者的观点,也代表着宝玉的想法:“比如男子丧了妻,或有必当续弦者,也必要续弦为是。便只是不把死的丢过不提,便是情深意重了。若一味因死的不续,孤守一世,妨了大节,也不是理,死者反不安了。”

贾宝玉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事事想求全,亲情、爱情、友情都想拥有,都不想丢下,他曾对林妹妹说过,除了老太太、太太、老爷三个人,我心里再没有别人了,可见宝玉其实并不是个爱情至上者。他爱林妹妹,但是也放不开现实的羁绊,这是我对他最不满意的地方。

杨过和小龙女的爱情为什么能让我们一直念念不忘,还不是因为杨过等了小龙女十六年之后,当得知小龙女已经真的“死”了之后,仍旧绝望地跳下了悬崖,一般男子能做到孤身等待十六年已是及其难得,十六年之后仍旧不顾一切地跳崖殉情,全然不顾身边有那么多优秀的女孩子在苦苦地爱着他。像杨过这样深情又不顾世俗的男子太少见了,唯其少见,所以珍贵。但从世俗和现实的观点来说,杨过这样做也许并不为主流所欣赏,大家更欣赏和敬佩的,可能是郭靖这样的大侠,“为国为民”嘛,就连杨过自己也承认自己完全无法和郭大侠这样的“侠之大者”相提并论。

哇,又扯远了。还是说回黛玉的感情。也许因为独孤这个人物是我倾尽心血打造的,就像我的一个“孩子”,所以我不自觉地对他有所偏爱,于是我想背离自己的初衷,让他和黛玉终成眷属。

但我不知道这样写,我的读者朋友能不能答应和接受,所以就做了这个小调查。微信公众号和简书的调查结果显示,大家选黛玉和独孤在一起的居多。更有我的几位忠实读者,认真留言说明了自己的看法,谢谢你们。

公众号上的几位粉丝,意见基本上一致,那就是觉得黛玉不适合与甄宝玉(独孤)在一起,因为甄宝玉长得和贾宝玉太相像了,大家觉得如果独孤不是甄宝玉就好了,如果独孤长得不像宝玉就好了。但又怕黛玉如果重新和贾宝玉在一起,会伤害到其他人,比如宝钗,比如独孤,所以内心纠结。

看了大家的评论,其实我也纠结,但总要做出选择,或者就干脆弄一个开放式的结局,让大家想象去吧。或许,我写着写着,结局就顺理成章地不受我控制地出来了,因为成熟的小说,其实到最后作者已经不能控制小说里的人物,而是跟着人物性格走。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写活书中的人物,第一次写连载,心里没底啊!呜呜。

在此,谢谢所有投票和留言的朋友们!

更要谢谢一直追文,鼓励我支持我打赏我的所有读者朋友。

坚持,是因为热爱,而有信心坚持,则要感谢追文的你们。

无论你们是从一开始就支持我,还是后来加入的,无论你们是真喜欢我的文,还是出于友情支持我,都令我心存感激。

在此,也谢谢连载的主编一鸣,感谢你对连载版块的精心打理,感谢你不遗余力地推大家的连载上首页,让我们的小说被更多的读者看到。

希望大家在读文的过程中,有什么看法及时留言和我交流,我不怕批评,只要不是恶意谩骂,再厉害的批评意见我都能听进去,但如果我觉得你说得不对,请允许我依旧按自己的想法来,哈哈。

我写红楼新编,是希望给红楼众女儿一个美好的结局,一个可以奋斗的未来。也许有的读者觉得让封建时代的女孩们去离婚,去开创一番事业,我的故事和观点太过前卫,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古时候的人们情感观念是多么开放达观,读读诗经就知道了。即使到了隋唐时代,女子的婚姻也并非从一而终。都是受了程朱理学的荼毒,受了统治阶级的蛊惑,明清时代,女子恪守贞节才成了一种潮流,一种风向。曹雪芹是有意写一种末世的悲剧,以此来警醒世人,但其实从古到今,传奇时时在上演,我的作品既然命名为“微传奇”,自然要演绎一番传奇方不负了这书名。

宋代大才女李清照,在丈夫去世几年后,也曾走进第二段婚姻,不过可惜她所遇非人,遇到的是个感情骗子罢了。陆游和表妹唐婉,结婚三年,因为太过恩爱,被母亲强行拆散后,唐婉不是也再嫁了吗,抛开俩人的旧情不谈,可见再嫁在当时是很普通的一件事,并非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即使是在贞节潮流最热烈的清朝,(去查查史料,你会对清朝会有那么多的贞女烈妇而感到触目惊心)其实,但凡是有良知、不那么大男子主义的知识分子,对封建的贞节观也是反对和深恶痛绝的。不知大家有没有读过清代文人袁枚的《祭妹文》,袁枚在祭奠妹妹的文章中,强烈地表达了对封建道德观的痛恨,说正是因为妹妹从小和自己一起读那些封建道学书,导致妹妹将“从一而终”误当成了女性美德,所以,袁枚的妹妹素文,即使被丈夫恶意抛弃了,也仍然选择“从一而终”,坚决不再婚,失去了再觅幸福的机会,一辈子待在娘家,直到四十岁时郁郁而终。

我希望人可以遵从自己内心的选择,可以坚守自己的爱情,但是不要被道德绑架。

今天头疼,想到哪写到哪,可能有些杂乱无章,大家将就看吧。有感而发,感谢阅读。

红楼新编:第四十一回 满觉陇赏桂遇晴雯 知真姓黛玉恼独孤
红楼新编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